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1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此章似又言鯀事,然羽山東裔,而此云西征已不 可曉。或謂越巖墮死,亦無明文。左傳言鯀化為黃 熊,國語作黃能,按熊獸名能,三足鱉也。說者曰:獸 非入水之物,故是鱉也。說文又云:能,熊屬,足似鹿。 蓋不可曉。或云東海人祭禹廟,不用熊白及鱉為 膳,豈鯀化為二物乎。

咸播秬黍,莆雚是營,何繇并投,而疾鯀修盈。

秬黍,黑黍也。說文黍,禾屬而黏也。莆,疑即蒲字。蒲 水草可以作席。雚,亂也,與萑同。左氏云:萑苻之澤 是也。餘未詳。

白蜺嬰茀,胡為此堂。安得夫良藥,不能固臧。天式從 橫,陽離爰死,大鳥何鳴,夫焉喪厥體。茀音拂 舊注引列仙傳云:崔文子學仙于王子僑,子僑化 為白蜺,而嬰茀持藥與之,文子驚怪,引戈擊蜺,因 墮其藥。俯而視之,子僑之尸也。須臾化為大鳥,飛 鳴而去,事極鄙妄,不足復論。

蓱號起雨,何以興之。撰體脅鹿,何以膺之。

舊說蓱蓱,翳雨師名也。號,呼也。興,起也。又言天撰 十二神鹿,一身八足兩頭,獨何膺受此形體乎。此 章大抵荒誕無說,今亦不論。

鼇戴山抃,何以安之。釋舟陵行,何以遷之。

鼇,大龜也。擊手曰抃。舊注引列仙傳曰:有巨靈之 龜,背負蓬萊之山,而抃舞。事亦見列子,下二句未 詳。

惟澆在戶,何求于嫂。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女岐 縫裳,而館同爰止。何顛易厥首,而親以逢殆。

澆,浞之子也。舊說澆無義,淫泆其嫂,往至其戶,佯 有所求,因與淫亂。夏少康因田獵,放犬逐獸,遂襲 殺澆而斷其頭。顛,倒也。隕,墜也。女岐,澆嫂也。言女 岐與澆淫泆,為之縫裳,于是共舍而宿止。少康夜 襲得女岐頭,以為澆,因斷之。故言易首。不知何據。 湯謀易旅,何以厚之。覆舟斟尋,何道取之。

湯與上句過澆,下句斟尋事不相涉,疑本康字之 誤。謂少康也。斟尋,國名也。杜預云:斟灌、斟尋夏同 姓,諸侯相失國,依於二斟,為澆所滅。其子少康為 虞庖正,有田一成,有眾一旅,遂滅過澆。祀夏配天, 不失舊物也。旅謂一旅五百人也。覆舟,言夏后相 已傾覆於斟尋之國。今少康以何道而能復取澆 乎。

桀伐蒙山,何所得焉。妹嬉何肆,湯何殛焉。

桀伐蒙山之國而得妹嬉,因此肆其情意,故為湯 所殛,放之南巢也。

舜閔在家,父何以鰥。堯不姚告,二女何親。

閔,憂也。無妻曰鰥。姚,舜姓也。問舜孝如此,父何以 不為娶乎。堯妻舜而不告其父母,二女何自而與 之相親乎。程子曰:舜不告而娶,固不可,堯命瞽使 舜娶,舜雖不告,堯固告之矣。堯之告也,以君治之 而已。

厥萌在初,何所意焉。璜臺十成,誰所極焉。

億,度也。論語曰:億則屢中。璜,美玉也。成,重也。言賢 者預見萌芽之端,而知其存亡,非虛億也。紂作象 箸而箕子歎,預知象箸必有玉杯,玉杯必盛熊蹯 豹胎,如此必崇廣宮室,紂果作玉臺十重糟丘酒 池,以至於亡也。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舊說伏羲始畫八卦,修行德道,萬民登以為帝,誰 開導而尊尚之乎。傳言女媧人頭蛇身,一日七十 化,其體如此,誰所制匠而圖之乎。上句無伏羲字, 不可知,下句則怪甚而不足論矣。

舜服厥弟,終然為害,何肆犬豕。而厥身不危敗。 服,事也。言舜弟象施行無道,舜猶服而事之。然象 終欲害舜,施犬豕之心,燒廩窴井。舜為天子,卒不 誅象,何耶。說見下眩弟章。

吳獲迄古,南嶽是止,孰期去斯,得兩男子。

此章未詳,舊注以兩男子為太伯、虞仲,未知是否。 緣鵠飾玉,后帝是饗,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

后帝謂殷湯也。言伊尹始仕,因緣烹鵠鳥不羹,修 玉鼎以事湯。湯賢之,遂以為相,承用其謀而伐夏 桀,終以滅桀也。此即孟子所辯割烹要湯之說,蓋 戰國遊士謬妄之言也。

帝乃降觀,下逢伊摯,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說。 帝謂湯也。摰,伊尹名也。條,鳴條也。黎,眾也。言湯觀 風俗而逢伊尹,遂用其謀伐桀於鳴條,而放之南 巢,天下眾民大喜悅也。致罰,即湯誥所謂致天之 罰也。

簡狄在臺,嚳何宜。元鳥致貽,女何喜。

簡狄,帝嚳之妃也。元鳥,燕也。貽,遺也。言簡狄侍帝 嚳於臺,上有飛燕墮遺其卵,喜而吞之,因生栔也。 事見商頌說,見女岐章。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胡終弊於有扈,牧夫牛羊。 此章未詳。諸說亦異,補曰:言啟兼秉禹之末德,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