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5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成昔人之論而實,不自覺其非矣。然則自漢以前,以 周髀論天何如。曰:周髀之法,謂天如覆蓋,以斗極為 ?樞,今之中國在樞之南。天體中高,四旁低下,日月 旁行繞之,其光有限。日近則明而為晝,日遠則暗而 為夜,恆在天上,未嘗入地。但以人遠不見如入地耳。 ?器測景而造用之日久,不同於祖。術數雖在,多有 違失。故史官不用,遂失其傳。其理實與渾天無異。南 史曰:渾天覆觀以靈憲為文,蓋天仰觀以周髀為法, 覆仰雖殊,大歸一致是也。惜乎今不見其術也。

《章潢圖書編》

《天地總論》

易道乾一而實,故以質言而曰大。坤二而虛,故以量 言而曰廣。朱子謂此兩句說得極分曉。蓋曰以形言 之,則天包地外,地在天中。所以說天之質大。以理與 氣言之,則天之氣卻在地之中,地盡承受得天之氣, 所以說地之量廣。天只是箇物事,一故實從裏面便 實出來流行發生,只是一箇物事,所以說乾一而實。 地雖堅實,然卻虛。天之氣流行乎地之中。皆從裏面 發出來,所以說坤二而虛。用之云地如肺,形雖硬而 中本虛,故陽氣升降乎其中,無所障礙,雖金石也透 過去。地便承受得這氣發育萬物要之。天形如一箇 鼓?,天便是那鼓?外面皮殼子,中間包得許多氣 開闔消長,所以說乾一而實。地中間盡是這氣來往 升降,緣中間虛,故容得這氣來往升降,以其包得地, 所以說其質之大,以其容得天之氣,所以說其量之 廣。非是說地之形有盡,故以量言也。只是說地盡容 得天之氣,所以說地之廣爾。今曆家用律呂候氣,其 法最精。氣之至也,分寸不差。便是這氣都只地中透 出來,如十一月冬至用黃鍾管距地九寸以葭灰實 其中,至之日氣至灰去,晷刻不差。

天空虛而其狀與雞卵相似,地局定於天中,則如雞 卵中黃。地之上下四圍蓋皆虛空處,即天也。地所以 懸於虛空而亙古不墜者,天行於外,晝夜旋轉而無 一息停也。天北高南下而斜倚,故北極出地三十六 度。黃道周匝於天腹,日月則行於虛空之中,而晝夜 不離黃道。隋書謂日入水中。妄也。水由地中行不離 乎地,地之四表皆天,安得有水。謂水浮天載地,尤妄 也。冬至之日晝則近南極,而行在天之南方,而陽氣 去人甚遠,故寒夜則潛於地底之虛空,而陽氣正在 人之足下,所以井泉溫。夏至之日,晝則近北極而行, 正在人之頂上,而陽氣直射於下,故熱。夜潛於地外, 在北方之虛空處而陽不在地底,所以井泉冷。萬物 春而生,夏而長,由地底太陽之氣自下蒸上也。秋而 收,冬而藏,由太陽之氣去地底以漸而遠也。此理昭 然,而昧者自不知耳。

《天地東西南北溫涼寒暑》

帝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涼。地不滿東南,右熱而 左溫。其故何也。岐伯曰:陰陽之氣,高下之理,太少之 異也。東南方陽也,陽者其精降於下,故右熱而左溫。 西北方陰也,陰者其精升於上,故左寒而右涼。是以 地有高下,氣有溫涼。寒涼者脹下之。溫熱者瘡汗之。 下之則脹已,汗之則瘡已。此腠理開閉之常,太少之 異耳。

《天地運旋變化》

天體,東西南北經緯三十五萬七千里,每一方距八 萬九千二百五十里。自地至上八萬里,以日照陽城 之半為中,乃天體正圓也。以古法算之,南極七十二 度隱而不見,謂之下規。北極七十二度見而不隱,謂 之上規。每度比人間二千九百三十里七十一步二 尺七寸四分。總而算之,每度皆三千里。自下度之,每 度如日輪之大三百六十五,周絡四方以行七政。雖 位分四方,體無定常。旦暮視中星以知方所。其體健 而不息,其行如璧周旋。自東運至南,自南運至西,自 西運而入北,自北運而出東,推行以序,漸積寒暑以 成歲功。二儀隨以出沒,五緯隨以伏留,列舍隨以隱 見。七政非不行也,天行速而七政行緩,如負戴以周 運也。夫天一氣也,氣分東南為陽,而日隨陽升於東 南。氣分西北為陰,而日隨陰入於西北。?東南陽氣 盛於自然,故日出於東方暘谷,熾於南方明都,而顯 麗於正晝。西北陰氣盛於自然,故日入於西方昧谷, 藏於北方幽都,而晦伏於半夜。炎夏天道南行,陽盛 之方,日出寅入戌,以陽盛於陰,日影隨長。窮冬天道 行北,陰盛之方,日出辰入申以陰盛於陽,日影隨短。 春秋行於正中,日出卯入酉而影隨停,且南為明都, 天體所見,日月五星至是明顯。北為幽都,天體所藏, 日月五星入是隱晦。兩都各異,天體一也。日月五星 入幽都,陰盛之極,所以不明。非天入於地也。若天入 地,則地中為日月所照而明,何得名地為幽都壤歟。 雨出天氣,霜雪肅寒皆自天降。蓋天體陽而其用陰 也。雲出地氣,風煙蒸鬱皆自地出,蓋地道陰而其用 陽也。天不足於西北,則陽弱而陰盛,西北之化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