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丹穴,北盡空同。遐方外區,絕域殊鄰,人首蛇軀,鳥翼 龍身,衣毛被羽,或介或鱗,棲林浮水,若獸若人。居乎 大荒之外,處於巨海之濱。於是,六合混一而同宅,宇 宙結體而括囊。元運渾流而無窮,陰陽循度而率常。 回動糾紛而乾乾,天道不息而自彊。統群生而載育, 人託命於所繫。尊太一於上皇,奉萬神於五帝。故萬 物之所宗,必敬天而事地。若乃共工赫怒,天柱摧折, 東南俄其既傾,西北豁而中裂。斷鼇足而續毀,鍊玉 石而補缺。豈斯事之有徵,將言者之虛設。何陰陽之 難測,偉二儀之奓闊。坤厚德以載物,乾資始而至大。 俯盡鑒於有形,仰蔽視於所蓋。游萬物而極思,故一 言於天外。

《釋天地圖贊》         郭璞

祭地肆瘞,郊天致煙。氣升太一,精淪九泉。至敬不文, 明德惟鮮。

《渾天賦》          唐楊炯

顯慶五年,炯時年十一,待制弘文館。上元三年,始 以應制舉補校書郎。朝夕靈臺之下,備見銅渾之 象。尋返初服,臥病丘園。二十年而一徙,官斯亦拙 之效也。代之言天體者,未知渾蓋孰是。代之言天 命者,以為禍福由人。故作渾天賦以辨之。其辭曰: 客有為宣夜之學者,喟然而言曰:旁望萬里之黃山 而皆青翠,俯察千仞之深谷而皆黝黑。蒼蒼在上,非 其正色。遠而望之,無所至極。日月載於元氣,所以或 中而或昃。星辰浮於太空,所以有行而有息。故知天 常安而不動,地極深而不測。可以為觀象之準繩,可 以作談天之楷式。有稱周髀之術者,囅然而笑曰:陽 動而陰靜,天迥而地遊。天如倚蓋,地若浮舟。出于卯, 入于酉,而生晝夜。交于奎,合于角,而有春秋。天則西 北既傾,而三光北轉。地則東南不足,而萬穴東流。比 于圓首,前臨胸者,後不能覆背。方于執炬,南稱明者, 北可以言幽。此天與而不取,惡遑遑而更求。太史公 有睟其容,乃盱衡而告曰:楚既失之,齊亦未為得也。 言宣夜者,星辰不可以闊狹有常。言蓋天者,漏刻不 可以春秋各半。周三徑一,遠近乖于辰極。東井南箕, 曲直殊于河漢。明入于地葛稚川,所以有辭。日應于 天桓君山,由其發難。假蘇秦之不死,既莫知其為說, 儻隸首之重生,亦不能成其筭也。二客嘗聞渾天之 事歟。請為左右揚榷而陳之原。夫杳杳冥冥,天地之 精,混混沌沌,陰陽之本。何太虛之無礙,偉造化之多 端。南溟玉室之宮,爰皇是宅。西極金臺之鎮,上帝攸 安。地則方如棋局,天則圓如彈丸。天之運也,一北而 物生,一南而物死。地之平也,影長而多暑,影短而多 寒。太陰當日之衝也,成其薄蝕。眾星傅月之光也,因 其波瀾。乾坤闔闢,天地成矣。動靜有常,陰陽行矣。方 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 化見矣。部之以三門,張之以八紀。其周天也,三百六 十五度。其去地也,九萬一千餘里。日居而月諸,天行 而地止。載之以氣,乘之以水。生之育之,長之畜之,亭 之毒之,蓋之覆之。天聰明也,聖人得之。天垂象也,聖 人則之。其道也,不言而信。其神也,不怒而威。驗之以 衡軸,考之以樞機。三十五官,有群生之繫命。一十二 次,當下土之封畿。中衡外衡,每不召而自至。黃道赤 道,亦殊途而同歸。表裏見伏,聖人于是乎發揮。分至 啟閉,聖人于是乎範圍。可以窮理而盡性,可以極深 而研幾。天有北斗,杓攜龍角,魁枕參首。天有北辰,眾 星環拱,天帝威神。尊之以耀魄,配之以勾陳。有四輔 之上相,有三公之近臣。華蓋巖巖,俯臨于帝座。離宮 奕奕,旁絕于天津。列長垣之百堵,啟閭闔之重闉。文 昌拜于大將,天理囚于貴人。泰階平而君臣穆,招搖 指而天下春。東宮則析木之津,壽星之野。箕為敖客, 房為駟馬。天王對于攝提,皇極臨于宦者。左角右角, 兩曜之所巡行。陰間陽間,五星之所次舍。後宮掌於 燕息,太子承于冢社。宗人宗正,內外惇敘于邦家。市 樓市垣,貨殖畢陳于天市。北宮則靈龜潛匿,螣蛇伏 藏。匏瓜宛然而獨處,織女終朝而七裏。登漸臺而顧 步,御輦道而徜徉。聞雷霆之隱隱,聽枹鼓之硠硠。南 斗主爵祿,東壁主文章。須女主布幣,牽牛主關梁。羽 林之軍,所以除暴亂。壘壁之陣,所以備非常。西宮則 天潢咸池,五車三柱,奎為封豕,參為白虎,胃為天倉, 婁為眾聚。旄頭之北宰制其胡虜,天畢之陰蓄洩其 雲雨。大陵積尸之肅殺,參旗九斿之部伍。樵蘇之地, 出入于園苑。萬億之資,填積于倉庾。南宮則黃龍賦 象,朱鳥成形,五帝之座,三光之庭,傷成于鉞,誅成于 鑕,禍成于井,德成于衡。執法者,廷尉之列,大夫之象。 少微者,儲君之位,處士之星。天弧直而狼顧,軍市曉 而雞鳴。三川之郊,鶉火通其耀。七澤之國,翼軫寓其 精。南河北河,象闕于是乎增峻。左轄右轄,邊荒于是 乎自寧。乃有金之散氣,水之精液。法渭水之橫橋,像 昆池之刻石。歲時占其水旱,滄溟應其潮汐。織女之 室,漢家之使,可尋飲牛之津,海上之人易覿日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