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曜布,度物施生,精者為三光,號者為五行。行生情,情 生汁中,汁中生神明,神明生道德,道德生文章,故乾 鑿度曰太初者,氣之始也。太始者,形兆之始也。太素 者,質之始也。陽唱陰和,男行女隨也。天道所以左旋, 地道右周,何以為天地動而不別,行而不離,所以左 旋右周者,猶君臣陰陽相對之義。男女總名為人,天 地所以無總名,何曰天圓地方。不相類,故無總名也。 君舒臣疾,卑者宜勞,天所以反常行,何以為,陽不動, 無以行其教,陰不靜,無以成其化。雖終日乾乾,亦不 離其處也。故易曰:終日乾乾,反覆道也。

《張河間集·靈憲》:太素之前,幽清元靜,寂寞冥默,不可 為象。厥中惟靈,厥外惟無。如是者永久焉。斯謂溟滓, ?乃道之根也。道根既建,自無生有,太素始萌,萌而 未兆,并氣同色,渾沌不分。故道志之言,云有物渾成, 先天地生,其氣體固未可得而形,其遲速固未可得 而紀也。如是者,又永久焉。斯謂龐鴻,?乃道之幹也。 道幹既育,有物成體,於是元氣剖判,剛柔始分,清濁 異位,天成於外,地定於內。天體於陽,故圓以動。地體 於陰,故平以靜。動以行施,靜以合化,堙鬱構精,時育 庶類,斯謂太元,蓋乃道之實也。在天成象,在地成形, 天有九位,地有九域,天有三辰,地有三形,有象可效, 有形可度,情性萬殊,旁通感薄,自然相生,莫之能紀。 於是人之精者作聖,實始紀綱而經緯之、八極之,維 徑二億三萬二千三百里。南北則短減千里,東西則 廣增千里。自地至天半於八極,則地之深亦如之。通 而度之,則是渾已將覆其數,用重勾股懸天之景,薄 地之義,皆移千里而差一寸得之。過此而往者未之 或知也。未之或知者,宇宙之謂也。宇之表無極,宙之 端無窮。天有兩儀以?道中,其可睹樞星是也。謂之 北極在南者不著,故聖人弗之名焉。陽道左迥,故 天運左行。有驗於物,則人氣左羸形左繚也。天以陽 迥,地以陰淳,是故天致其動稟氣舒光,地致其靜承 施候明。天以順動不失其中,則四序順至,寒暑不減, 致生有節,故品物用。生地以靈靜,作合承天,清化致 養四時而後育,故品物用成。

《陰符經中篇》:天地,萬物之盜。

《廣雅·釋天》:太初氣之始也。生於酉仲,清濁未分也。太 始,形之始也。生於戌仲,清者為精,濁者為形也。太素, 質之始也。生於亥仲,已有素朴而未散也。三氣相接, 至於子仲,剖判分離,輕清者上為天,重濁者下為地, 中和者為萬物。

天圍闢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東西 短減四步,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步。從地至天 一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七里。下度地之厚,與天高 等。

《翼莊》:天地者,萬物之總名也。

《無能子·聖過篇》:天地未分,混沌一氣。一氣充溢,分為 二儀,有清濁焉,有輕重焉。輕清者上為陽,為天。重濁 者下為陰,為地矣。天則剛健而動,地則柔順而靜。? 之自然也。天地既位,陰陽?交,於是裸蟲鱗蟲毛蟲 羽蟲甲蟲生焉。天與地,陰陽氣中之巨物爾。裸鱗 羽毛甲五靈,因巨物合和之?,又物於巨物之內,亦 猶江海之含魚鱉,山陵之包草木爾。

《紀見篇》:且萬物之名,亦豈自然著哉。清而上者曰天。 黃而下者曰地。燭晝者曰日,燭夜者曰月。以至風雲 雨露,煙霧霜雪,皆妄作者強名之也。人久習之,不見 其強名之初,故沿之而不敢移焉。昔妄作者,或謂清 上者曰地,黃下者曰天,燭晝者月,燭夜者日,今亦沿 之矣。

《續博物志》:《爾雅》既曰:釋天不得不略言其趣,凡有六 等,一曰?天,文見周髀如蓋在上。二曰渾天,形如彈 丸,地在其中,天包其外,猶如雞卵白之繞黃。揚雄、桓 譚、張衡、蔡邕、陸績、王肅、鄭元之徒並所依用。三曰宣 夜,舊說云殷代之制。四曰昕天,昕讀為軒,言天北高 南下,若車之軒。吳時姚信所說。五曰穹天,云穹窿在 上,虞氏所說。六曰安天,晉時虞喜所論。鄭注考靈耀 云天者純陽,清明無形,聖人則之,制璿璣玉衡以度 其象。如鄭此言,則天是太虛,本無形體,但指諸星運 轉以為天耳。

天周圜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按考靈耀云:一 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千四百六十一分里之三百 四十八,周天百七萬一千里者,是天圓周之里數也。 以圍三徑,一言之則直徑三十五萬七千里,此為二 十八宿周迴直徑之數也。然二十八宿之外,上下東 西各有萬五千里,是為四遊之極,謂之四表。四表之 內,并星宿內總有三十八萬七千里,然則天之中央 上下正半之處,則一十九萬三千五百里,地在於中, 是地去天之數也。

《譚子·天地篇》:天地盜太虛生,人蟲盜天地生,?虰盜 人蟲生。?虰者,腸中之蟲也。?我精氣,鑠我魂魄,盜 我滋味,而有其生。有以見我之必死,所以知天之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