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1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念吾以文學起身,而不以儒者見,遇報以實直,京覺

之而怒。重和二年,京以太師魯公賜第京師,一日上 問京:「『卿曩居杭,識推官吳倜乎』?對曰:『識之。其人傲狠 無上』。」上驚曰:「『何以知之』?曰:『知陛下御諱而不肯改,乃』」 以一圈圍之,蓋言「倜」字也。上默然不懌。未幾,言者承 風旨論罷,自是不復出。

《揮麈後錄》:李釜字元量,淮水人。家世業儒,其母懷娠, 誕彌之日,晨起庖下,釜鳴甚可畏,聲絕,免身育男,其 父即名之曰「釜。」

《閒燕常談》:薛肇明謹事蔡元長,至戒家人避其名。宣 和末,有朝士新買一婢,頗熟事,因會客,命出侑尊。一 客語及「京」字,婢遽請罰酒。問其故,曰:「犯太師諱。」一座 駭愕。婢具述先在薛太尉家,每見與賓客會飲,有犯 京字者,必舉罰。平日家人輩誤犯,必加叱詈,太尉脫 或自犯,則自批其頰以示戒。

近歲,許沖元將知西京,有一屬稟事云:其預錢若干, 已有指揮,許將來春充預買錢。沖元厲聲叱之曰:「許 將如何作得預買錢?」其人始悟觸諱,踧踖謝過而退。 又元厚之知杭州,一吏呈公事云:「合依元降指揮。」厚 之徐拱手緩聲曰:「元降何嘗指揮?」吏惶恐,厚之曰:「爾 誤也。」不之罪。

錢中道帥太原,一日,武官謁見,敘舊累數百言而退。 錢語坐客曰:「適來官人,口不稱名,但稱賤跡不已。欲 面折之,便是要人避己名也。」客問:「似干門下有舊?」錢 曰:「舊識其公。」客曰:「某亦識之,佳士也。」錢曰:「只那老賤 跡。」一坐皆笑。

《宋史徐俯傳》:「俯字師川,洪州分寧人。以父禧死國事, 授通直郎,累官至司門郎。靖康中,張邦昌僭位,俯遂 致仕。時工部侍郎何昌言與其弟昌辰避邦昌,皆改 名俯買婢名昌奴,遇客至,即呼前驅使之。」

《韓世忠傳》:世忠嘗戒家人曰:「吾名世忠,汝曹毋諱忠 字。諱而不言,是忘忠也。」

《岳飛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世力農。父和,能節食 以濟飢者,有耕侵其地,割而與之,貰其財者不責償。 飛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因以為名。」

《禮志》:紹興二年十一月,禮部太常寺言:「淵聖皇帝御 名見於經傳義訓者,或以威武為義,或以回旋為義, 又為植立之象,又為亭郵表名,又為圭名,又為姓氏, 又為木名,當各以其義類求之。以威武為義者今欲 讀曰威,以回旋為義者今欲讀曰旋,以植立為義者 今欲讀曰『植』,若姓氏之類,欲去木為亙,又緣漢法,邦」 之字曰「國」,「盈」之字曰「滿」,止是讀曰「國」、曰滿,其本字見 於經傳者,未嘗改易。司馬遷漢人也,作《史記》曰:「先王 之制,邦內畿服,邦外侯服。」又曰:「盈而不持,則傾於邦 字。」「盈」字亦不改易。今來淵聖皇帝御名欲定讀如前 外,其經傳本字即不當改易,庶幾萬世之下,有所考 證。推求義類,別無未盡。

紹興三十二年正月,禮部太常寺言:「欽宗袝廟,翼祖 當遷。於正月九日告遷翼祖皇帝、簡穆皇后神主奉 藏夾室,所有以後翼祖皇帝諱,依禮不諱。」詔恭依 蔡幼學傳。幼學調潭州,執政薦於朝,帝許之,且問年 幾何矣?何以名幼學?參政施師點舉《孟子》「幼學壯行」 之語以對,上佇思慨然曰:「今壯矣,可行也。」遂除敕令 所刪定官。

《容齋續筆》:建安城東二十里有梨山廟,相傳為唐刺 史李公祠。予守郡日,因作祝文曰:「亟回哀眷。」書吏持 白,「回」字犯相公名,請改之。蓋以為李回也。

《老學庵筆記》:「『常瓌字子然,河朔人。本農家,一村數十 百家皆常氏,多不通譜。子然既為御史,一村之人名 皆從玉,雖走史下令皆然,無如之何。子然乃名子曰 任、佚、美、向』,謂周任、史佚、子美、叔向也,意使人不可效 耳。」

紹興末,謝景思守括蒼,司馬季思佐之,皆名伋。劉季 高以書與景思曰:「公作守,司馬九作倅,想郡事皆如 律令也。」聞者絕倒。

田登作郡,自諱其名,觸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於是 舉州皆謂燈為火。上元放燈,許人入州治遊觀。吏人 遂書榜揭於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行營雜錄》:孝宗留心經術,無所不涉,奏對官被顧問 者,多致失措。有王過者,蜀人,上殿,孝宗驟問曰:「李融 字若川,謂何」過即對曰:「天地之氣,融而為川,結而為 山。李融之字若川,如元結之字次山也。」上大喜,遂詔 改官密院編修。

《談藪》:甄龍友遊天竺寺,集詩句贊大士,大書於壁云: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孝廟臨 幸,一見賞之,詔侍臣物色其人,或以甄姓名聞,甄時 為某邑宰,趣召登殿,上迎問曰:「卿何故名龍友?」甄惘 然不知所對。既退,乃得之曰:「君為堯舜之君,故臣得 與夔龍為友。」由是不稱旨。

《宋史余玠傳》:玠有子曰「如孫」,取「當如孫仲謀」之義,遭 論改師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