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2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二人大驚,自是有名。」

《蔣乂傳》:「乂性銳敏,七歲時,見庾信《哀江南賦》,再讀輒 誦。」

《高郢傳》:郢子定辯惠,七歲讀《尚書湯誓》,跪問郢曰:「奈 何以臣伐君?」郢曰:「應天順人,何云伐邪?」對曰:「用命賞 于祖,不用命戮于社,是順人乎?」郢異之。

《宋史劉溫叟傳》:「溫叟性重厚方正,動遵禮法,唐武德 功臣政會之後。叔祖崇望相昭宗。父岳,後唐太常卿。 溫叟七歲能屬文,善楷隸。岳時退居洛中,語家人曰: 『吾兒風骨秀異,所未知者壽耳。今世難未息,得與老 夫皆為溫洛之叟足矣』。」故名之溫叟。

《楊澈傳》:「澈字晏如,徽之宗人也,世家建陽。父思進,晉 天福中北渡海,因家於青州之北海,累佐使幕。澈幼 聰警,七歲讀《春秋左氏傳》,即曉大義。周宰相李榖召 令默誦,一無遺誤,榖甚異之。」

《司馬朴傳》:「朴字文季,少育于外祖范純仁。紹聖黨事 起,父宏上書論辨得罪,純仁責永州疾失明,客至,必 令朴導以見,時方七歲,進揖應對如成人,客皆警歎。」 《种放傳》:「放沈默好學,七歲能屬文,不與群兒戲。」 《唐肅傳》:「肅當錢俶時,始七歲能誦五經,名聞其國中, 後與孫何、丁謂、曹商游,學者慕之。」

《崔遵度傳》:遵度純介好學,始七歲,授經于叔父憲。嘗 以《春秋》編年,史漢紀傳之例,問于憲。憲曰:「此兒他日 成令名矣。」

《李遵勖傳》:「遵勖子端懿,字元伯,性和厚,喜問學,頗通 陰陽醫術、星經、地理之學。七歲,授如京副使。侍真宗 東宮,尤所親愛,嘗解方玉帶賜之。稍長,出入宮禁如 家人。」

《李清臣傳》:清臣字邦直,魏人也。七歲知讀書,日數千 言,暫經目輒誦,稍能戲為文章。客有從京師來者,與 其兄談佛寺火,清臣從傍應曰:「此所謂災也,或者其 蠹民已甚,天固儆之耶?」因作《浮圖災解》。兄驚曰:「是必 大吾門!」

《楊億傳》:「億七歲能屬文,對客談論,有老成風。」

《劉一止傳》:一止七歲能屬文,試太學,有司欲舉八行, 一止曰:「行者士之常。」不就。登進士第,為越州教授。 《司馬光傳》:光生七歲,凜然如成人,聞講《左氏春秋》,愛 之,退為家人講,即了其大指。自是手不釋書,至不知 饑渴寒暑。群兒戲於庭,一兒登甕,足跌沒水中,眾皆 棄去。光持石擊甕破之,水迸,兒得活。其後京洛間畫 以為圖。

《席旦傳》:「旦七歲能詩,嘗登沉黎嶺,得句警拔,觀者驚 異。」

《賈黃中傳》:黃中幼聰悟,七歲能屬文,觸類賦詠。父常 令蔬食,曰:「俟業成乃得食肉。」十五舉進士,授校書郎、 集賢校理。

《聞見前錄》:賈黃中,唐相耽四世孫也。年七歲以童子 舉及第,李文公昉贈之詩曰:「七歲神童古所難,賈家 門戶有衣冠。十人科第排頭上,五部經書誦舌端。見 榜不知名字貴,登筵未識管絃歡。從今穩上青雲去, 萬里誰能測羽翰。」至太平興國中,遂參大政。

《續湘山野錄》:晏殊相年七歲,自臨川詣都下求舉神 童。時寇萊公出鎮金陵,殊以所業求見,萊公一見器 之。既辭,命所乘賜馬韉轡送還旅邸,復諭之曰:「馬即 還之,韉轡奉資,桂玉之費,知人之鑒,今罕其比。」 《澠水燕談錄》:麻先生仲英有俊才,七歲能詩,隨侍官 鄜州。宋翰林白方謫官鄜,聞而召之,坐賦詩十篇,宋 大稱賞。翌日,宋以《浣溪牋》、李廷珪墨、諸葛氏筆遺之, 乃贈以詩曰:「宣毫歙墨川牋紙,寄與麻家小秀才。七 歲能吟天骨異,前生應折桂枝來。」

《兒世說》:鮮于文宗七歲喪父,父以種芋時亡,明年對 芋嗚咽,如此終身。

宿食舒自賣與王氏,得大麥九斛以養母,纔七歲。後 官上黨太守。

《桐江詩話》:山谷七歲作牧童詩云:「騎牛遠遠過前村, 吹笛風斜隔隴聞。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 君。」

《春渚紀聞》:陸農師左丞之父少師公規,生七歲不能 言,一日忽書壁間云:「昔年曾住海三山,日月宮中數 往還。無事引他天女笑,謫來為吏向人間。」自此能言 語。後登進士第,官至卿監,壽八十而終。

《冷齋夜話》:「臨川謝逸,閑居多從衲子遊,不喜對書生。 一日有貢士來謁,坐定曰:『每欲問無逸一事輒忘之。 嘗聞人言:歐陽修果何如人』?無逸熟視久之曰:『舊亦 一書生,後甚顯達,嘗參大政』。又問:『能文章否』?無逸曰: 『也得』。無逸之子宗野方七歲,立於旁,聞之,匿笑而去。」 《吉安府志》:「李如圭,吉水人。七歲能文,隨父宦至京。孝」 宗召見,誦《尚書》《無逸》。上喜,賜宴。因父在,以珠簾隔之。 罷宴,撤珠簾以賜。如

高正夫,安福人。七歲通五經。寧宗召試寶慈宮,賜衣 綬,除正字說書寶謨閣,尚豫章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