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相,為袁術所害,統母改適為華歆小妻,統時八歲,遂 與親客歸會稽。其母送之,拜辭上車,面而不顧,其母 涕泣于後,御者曰:『夫人猶在也』。統曰:『不欲增母思,故 不顧耳』。」

兒《世說》:駱統八歲年饑,統飲食裒少,曰:「士大夫糟糠 不足,我何心獨飽?」

《何晏別傳》:「晏時小養魏宮,七八歲便慧心天悟,眾無 愚智,莫不貴異之。魏武帝讀兵書有所未解,試以問 晏,晏分晰所疑,無不冰釋。」

《蜀志諸葛瞻傳》:「瞻字思遠,建興十二年,亮出武功,與 兄瑾書曰:瞻今已八歲,聰慧可愛,嫌其早成,恐不為 重器耳。」

《魏志王昶傳》:「昶稱樂安任昭先,淳粹履道,內敏外恕, 吾友之善之,願兒子遵之。」注:「昭先名嘏,《別傳》曰:『嘏八 歲喪母,號泣不絕聲,自然之哀,同于成人。故幼以至 性見稱』。」

《裴潛傳》:「潛子秀,咸寧中為尚書僕射。」註:《文章敘錄》曰: 「秀字季彥,弘通博濟,八歲能屬文,遂知名。」

《晉書裴秀傳》:「秀好學有風操,八歲能屬文。」

《盛彥傳》:「彥少有異才。年八歲,詣吳太尉戴昌,昌贈詩 以觀之,彥于坐答之,辭甚慷慨。」

《劉曜載記》:曜字永明,元海之族子也。少孤,見養于元 海。幼而聰惠,有奇度。年八歲,從元海獵于西山,遇雨, 止樹下,迅雷震樹,旁人莫不顛仆,曜神色自若,元海 異之曰:「此吾家千里駒也,從兄為不亡矣。」

《樂廣傳》:廣字彥輔,南陽淯陽人也。父方,參魏征西將 軍夏侯元軍事,廣時年八歲,元常見廣在路,因呼與 語,還謂方曰:「向見廣神姿朗徹,當為名士,卿家雖貧, 可令專學,必能興卿門戶也。」

《謝尚傳》:尚字仁祖,豫章太守鯤之子也。八歲神悟夙 成,鯤嘗攜之送客,或曰:「此兒一坐之顏回也。」答曰:「坐 無尼父焉別顏回席。」賓莫不歎異。

《苻堅載記》:堅質性過人。八歲,請師就家學。洪曰:「汝戎 狄異類,世知飲酒,今乃求學邪?」欣而許之。

《前秦錄》:苻堅八歲,請就師學。洪曰:「尚小未可。吾年十 三,方欲求師,時人猶以為速成。」

《世說》:張吳興年八歲虧齒,先達知其不常,故戲之曰: 「君口中何為開狗竇?」張應聲答曰:「正使君輩從此中 出入。」

范宣年八歲,後園挑菜誤傷指,大啼。人問:「痛邪?」答曰: 「非為痛,身體髮膚不敢毀傷,是以啼耳。」

兒,《世說》:索琳八歲,父靖曰:「吾兒廊廟之才,州郡吏不 足污吾兒也。」

《宋書周續之傳》:「續之年八歲喪母,哀戚過于成人,奉 兄如事父。」

《裴松之傳》:「松之年八歲,學通《論語》《毛詩》,博覽墳籍,立 身簡素。」

《南齊書徐孝嗣傳》:「孝嗣字始昌,東海郯人也。祖湛之, 宋司空。父聿之,著作郎。並為太子劭所殺,孝嗣在孕 得免。幼而挺立,風儀端簡。八歲襲爵枝江縣公,見宋 孝武,升階流涕,迄于就席。帝甚愛之。尚康樂公主。」 《王慈傳》:「慈字伯寶,琅邪臨沂人,司空僧虔子也。年八 歲,外祖宋太宰江夏王義恭迎之內齋施寶物,恣聽 所」取。慈取素琴石研,義恭善之。

《梁書丘遲傳》:「遲字希範,吳興烏程人也。父靈鞠,有才 名,仕齊,官至太中大夫。遲八歲便屬文,靈鞠常謂氣 骨似我。黃門郎謝超宗,徵士何點並見而異之。」 《庾肩吾傳》:「肩吾八歲能賦詩,特為兄於陵所友愛。」 《范雲傳》:「雲字彥龍,南鄉舞陰人,晉平北將軍汪六世 孫也。年八歲,遇宋豫州刺史殷琰于塗,琰異之,要就 席。雲風姿應對,傍若無人。」琰令賦詩,操筆便就,坐者 歎焉。嘗就親人袁照學書,一夜不怠。照撫其背曰:「卿 精神秀朗,而勤于學,卿相才也。」

《甄恬傳》:「恬數歲喪父,哀感有若成人。年八歲,問其母, 恨生不識父,遂悲泣累日,忽若有見,言其形貌,則其 父也。時以為孝感。」

《陳書王元規傳》:元規八歲而孤,兄弟三人隨母依舅 氏往臨海郡,時年十二。郡土豪劉瑱者,資財巨萬,以 女妻之。母以其兄弟幼弱,欲結強援,元規泣請曰:「因 不失親,古人所重,豈得苟安異壤,輒婚非類。」母感其 言而止。

《謝貞傳》:貞八歲,嘗為《春日閒居》五言詩,從舅尚書王 筠奇其有佳致,謂所親曰:「此兒方可大成,至如風定 花猶落,乃追步惠連矣。」由是名輩知之。

《陸瓊傳》:「瓊父雲公,梁給事黃門侍郎,掌著作。大同末, 雲公受梁武帝詔,校定棋品,到溉、朱异以下並集。瓊 時年八歲,于客前覆局,由是京師號曰神童。异言之 武帝,有敕召見。瓊風神警亮,進退詳審,帝甚異之。瓊 第三子從典,幼而聰敏,八歲讀沈約集,見回文研銘, 從典援筆擬之,便有佳致。」

《魏書裴駿傳》:「駿從弟安祖,少而聰惠,年八九歲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