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十歲部紀事

《通鑑前編》:「顓頊高陽氏,年十歲,佐少昊。」

《香案牘》:「季充號負圖先生,伏生十歲,就石壁中受充 《尚書》,授四代之事。伏生以繩繞腰領,一讀一結,十尋 之繩皆成結矣。」

《童子傳》:孔林,魯國人,年十歲,詣魯相客,有獻鴈者,歎 曰:「天之於人,生五穀以為之食,有魚鳥以為之肴」,眾 賓咸曰:「誠如公旨。」林曰:「不然,夫萬物所生,各稟天氣, 不必為人,人徒以智得之,故蚊蚋食人,蚓虫噉土,非 天為蚊蚋生人,為蚓生土」,公曰:「童子辯焉。」

《後漢書孔融傳》:「融字文舉,魯國人,孔子二十世孫也。 七世祖霸,為元帝師,位至侍中。父宙,太山都尉。融幼 有異才,年十歲,隨父詣京師。時河南尹李膺以簡重 自居,不妄接士賓客,敕外自非當世名人,及與通家, 皆不得白。融欲觀其人,故造膺門,語門者曰:『吾是李 君通家子弟』。門者言之,膺請融問曰:『高明祖父嘗與 僕有恩舊乎』?」融曰:「然。先君孔子,與君先人李老君同 德比義,而相師友,則融與君累世通家。」眾坐莫不歎 息。太中大夫陳煒後至,坐中以告煒,煒曰:「夫人小而 聰了,大未必奇。」融應聲曰:「觀君所言,將不早惠乎!」膺 大笑曰:「高明必為偉器!」

《魏志劉廙傳》:「劉廙,字恭嗣,南陽安眾人也。年十歲,戲 於講堂上,潁川司馬德操拊其頭曰:『孺子,孺子!黃中 通理,寧自知不』?」

《拾遺記》:賈逵年五歲,明惠過人。其姊韓瑤之婦,嫁瑤 無嗣而歸居焉,亦以貞明見稱。聞鄰中讀書,旦夕抱 逵隔籬而聽之,逵靜聽不言,姊以為喜。至年十歲,乃 暗誦六經。姊謂逵曰:「吾家貧困,未嘗有教者入門,汝 安知天下有三墳五典,而誦無遺句耶?」逵曰:「憶昔姊 抱逵于籬間,聽鄰家讀書,今萬不遺一。」乃剝庭中桑 「皮以為牒,或題于扉屏,且誦且記。」

《晉書裴秀傳》:「秀少好學,有風操。叔父徽有盛名,賓客 甚眾。秀年十歲,有詣徽者,出則過秀。」

《范宣傳》:宣字宣子,陳留人也。年十歲,能誦詩書。嘗以 刀傷手,捧手改容,人問:「痛邪?」答曰:「不足為痛,但受全 之體而致毀傷,不可處耳。」家人以其年幼而異焉。 《呂光載記》:光年十歲,與諸童兒游戲邑里,為戰陣之 法,儔類咸推為主,部分詳平,群童歎服。

《西戎葉延傳》:葉延年十歲,其父為羌酋姜聰所害,每 旦縛草為姜聰之像,哭而射之,中之則號泣,不中則 瞋目大呼,其母謂曰:「姜聰諸將已屠鱠之矣,汝何為 如此?」葉延泣曰:「誠知射草人不益於先讎,以申罔極 之志耳。」

《搜神後記》:「臨淮公荀序,字休元,母華夫人憐愛過常。 年十歲,從南臨歸,經青草湖,時正帆風駛,序出塞郭, 忽落水,比得下帆,已行數十里,洪波淼漫,母撫膺遠 望,少頃見一掘頭船,漁父以楫棹船如飛,載序還之, 云:送府君還。」荀後位至常伯長沙相,故云府君也。 《宋書。蔡廓傳》:「廓子興宗,年十歲失父,哀毀有異凡童。 廓」罷豫章郡還,起二宅,先成東宅與兄軌,廓亡而館 宇未立。軌罷長沙郡還,送錢五十萬以補宅直。興宗 年十歲,白母曰:「一家由來豐儉必共,今日宅價,不宜 受也。」母悅而從焉。軌有愧色,謂其子淡曰:「我年六十, 行事不及十歲小兒。」

《謝方明傳》:「方明子惠連,幼而聰敏,年十歲能屬文,族 兄靈運深相知賞。」

兒《世說》:「蕭思話十歲好騎屋棟,打細腰鼓,鄰曲患之。 後折節,有令望。」

《南史傅昭傳》:昭六歲而孤,哀毀如成人,為外祖所養。 十歲,于朱雀航賣曆日,雍州刺史袁顗見而奇之。顗 嘗來昭所,昭讀書自若,神色不改,顗歎曰:「此兒神情 不凡,必成佳器。」

《梁書謝胐傳》:「胐父莊,有名前代。胐幼聰慧,莊器之,常 置左右。年十歲能屬文,莊遊土山,賦詩,使胐命篇,胐 攬筆便就。瑯邪王景文謂莊曰:『賢子足稱神童,復為 後來特達』。莊笑,因撫胐背曰:『真吾家千金』。」

《陶弘景傳》:弘景幼有異操,年十歲,得葛洪《神仙傳》,晝 夜研尋,便有養生之志。謂人曰:「仰青雲睹白日,不覺 為遠矣。」

《韓懷明傳》:懷明客居荊州,年十歲,母患屍疰,每發輒 危殆,懷明夜於星下稽顙祈禱,時寒甚切,忽聞香氣, 空中有人語曰:「童子母須臾永差,無勞自苦。」未曉而 母豁然平復,鄉里異之。

《張緬傳》:緬,車騎將軍弘策子也。年數歲,外祖中山劉 仲德異之,嘗曰:「此兒非常器,為張氏寶也。」齊永元末, 義師起,弘策從高祖入伐,留緬襄陽。年始十歲,每聞 軍有勝負,憂喜形于顏色。

《陳書周弘正傳》,「弘正幼孤,及弟弘讓、弘直,俱為叔父 侍中護軍捨所養。年十歲,通《老子》《周易》。捨每與談論, 輒異之曰:『觀汝神情穎悟,清理警發,後世知名,當出 吾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