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建州刺史,遂家浦城。得象母方娠,夢登山遇神人授

以玉像。及生父奐,復夢家庭積笏如山。」

《段少連傳》:「少連字希逸,開封人。其母嘗夢鳳集家庭, 寤而生少連。及長,美姿表,倜儻有識度。舉服勤詞學, 為試祕書省校書郎,歷龍圖閣直學士。」

《李至傳》:「至字言幾,真定人。母張氏嘗夢八仙人自天 降,授字圖使吞之,及寤,猶若有物在胸中,未幾生至。 歷工部尚書、參知政事。」

《富弼傳》:「富弼字彥國,河南人。初,母韓有娠,夢旌旗鶴 鴈降其庭,云有天赦,已而生弼。」

《胡寅傳》:「寅字明仲,安國弟之子也。寅將生弟婦以多 男,欲不舉。安國妻夢大魚躍盆水中,急往取而子之。」 《江萬里傳》:萬里字子遠,都昌人。自其父煜始業儒,大 父璘鄉稱善人。其鄰史知縣者夸其能杖譁健士璘 俛首不答,歸語煜曰:「史祖父故寒士,今居官以杖士 人自憙,於我心有不釋然審爾,史氏且不昌,汝其戒 之。」是夕,煜妻陳夢一貴人入其家曰:「以汝家長有善 言,故來。」已而有娠,生萬里。

《李顯忠傳》:顯忠,綏德軍青澗人也,初名世輔,南歸賜 名顯忠。由唐以來,世襲蘇尾九族巡檢。初,其母當產, 數日不能娩,有僧過門曰:「所孕乃奇男子,當以劍矢 寘母旁即生。」已而果生顯忠,立於蓐,咸異之。

《春渚紀聞》:「楊文公之生也,其胞蔭始脫,則見兩鶴翅 交掩塊物而蠕動,其母急令密棄諸溪流。始出戶而 祖母迎見,亟啟視之,則兩翅欻開,中有玉嬰,轉仄而 啼。舉家驚異,非常器也。」余宣和間於其五世孫德裕 家見其八九歲時《病起謝郡官》一啟,屬對用事,如老 書生,而筆蹟則童稚也。

《談苑》:呂公弼,申公之次子。始秦國妊娠而疾,將去之, 醫工陳遜煮藥將熟,巳三鼓,坐而假寐,忽然鼎覆,再 煮再覆,方就榻,夢神人被金甲持劍叱曰:「在胞者本 朝宰相,汝何人也,敢以毒加害。」遜懼而寤,以白相國。 後生公弼,熙寧中位樞密使。

《過庭錄》:韓持國晚年守許,崔子厚為酒官,值韓生辰, 獻歌頌褒諛者甚眾。子厚獨以詩警之云:「衣錦榮名 雖烜赫,掛冠高節莫因循。」韓得之,再三嘆詠曰:「非君 誰為我言。」於是以太子少師致仕。

《墨客揮犀》:熙寧中,鞏大卿申者,善事貴權。王丞相生 日,即飯僧,具疏籠雀鴿,造相府以獻。丞相方家位,即 於客宴,開籠搢笏,手取雀鴿,跪而一一放之,每放一 鳥,且祝曰:「願相公一百二十歲。」

《談圃》:閩中唯建、劍、汀、邵武四處殺子,士大夫家亦然。 章郇公,建州人,生時家嫗將不舉,凡滅燭而復明者 三,有呼於梁者曰「相公」,家人懼甚,遽收養之。

《談苑》:陳恭公判亳州,遇生日,親族多獻《老人星圖》,姪 世修獨獻《范蠡游五湖圖》,且贊曰:「賢哉陶朱,霸越平 吳,名隨身退,扁舟五湖。」公即日納節,明日致仕。 聞見前錄:伯溫曾祖母張夫人遇祖母李夫人嚴甚, 李夫人不能堪,一夕欲自盡,夢神人令以玉著食羹 一杯,告曰:「無自盡,當生佳兒。」夫人信之。後夫人病瘦, 醫者既投藥,又夢寢堂門之左右,木瓜二株,右者已 枯,因為大父言,大父遽取藥令覆之。及期生康節公, 同墮一死胎女也。後十餘年,夫人病臥堂上,見月色 中一女子拜庭下,泣曰:「母不察庸醫,以藥毒兒,可恨。」 夫人曰:「命也。」女子曰:「若為命何兄獨生?」夫人曰:「汝死, 兄獨生,乃命也。」女子涕泣而去。又十餘年,夫人再見 女子來,泣曰:「一為庸醫所誤,二十年方得受生,與母 緣重,故相別。」又涕泣而去。則知釋氏輪迴鬼神之說, 有可信者,康節知而不言者也。

伊川丈人與李夫人因山行,於雲霧間見大黑猿,有 感,夫人遂孕。臨蓐時,慈烏滿庭,人以為瑞,是生康節 公。公初生髮,被面,有齒,能呼母。七歲,戲於庭蟻穴中, 豁然別見天日,雲氣往來。久之,以告夫人,夫人至,無 所見,禁勿言。既長,游學晉州,山路馬突,同墜深澗中。 從者攀緣下尋公,無所傷,唯壞一帽。

泊宅編狀頭時,邦彥母懷之彌月,夢九人皂衣,肩輿 一金紫人,徑入房中。明日,犬生九子,皆黑。晚遂生邦 彥,故小名「十狗。」《同年錄》見之,終於吏部尚書。

《清波雜志》:王荊公當國,值生日,差其子雱押送禮物。 雱言:「例有書送物,閣門繳申樞密院取旨出劄子乃 許收下牓子謝恩。緣父子同財,理無餽遺,取旨謝恩, 一皆作偽。竊恐君臣父子之際,為禮不宜如此。乞自 今應差子孫弟姪押賜,並不用此例。」從之。至當之論, 後皆遵行。頃見老先生言,此出荊公意。奏檢亦公筆, 特假雱名耳。雱字元澤,大觀元年,詔賜使相以上生 日器幣,故事,止差親戚,殊失寵遇大臣之意。自今取 旨差官。

《道山清話》:章子厚為侍從時,遇其生朝會客,其門人 林特者,亦鄉人也,以詩為壽。子厚晚於座上取詩以 示客,且指其頌德處云:「只是海行言語道人須道著 乃為工。」門人者頗不平之,忽曰:「昔人有令畫工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