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6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四十一歲至五十歲部藝文

《百年歌》
錄一首     晉陸機

五十時,荷旄仗節鎮邦家,鼓鐘嘈囋趙女歌。羅衣綷 粲金翠華,言笑雅舞相經過,清酒漿炙奈樂何,清酒 漿炙奈樂何。

《五十篇》有序
明·馮夢禎

昔人云:「五十之年,忽焉以至,悲始衰也。」 今歲丁酉八月二十二日,余五十懸弧之辰,鑒止足之分,傷流光之駛,有懷家園,思投簪笏,乃賦斯篇。

五十忽焉至,頹齡始自茲。懸弧睠秋辰,稱觴來故知。 予本淡者流,夙好敦《書》《詩》。得性在丘樊,隨祿暫階墀。 魯郊享異鳥,徒以鐘鼓怡。梁園嚇鵷雛,寧為腐鼠縻。 四見鍾阜春,洵美吾土非。

「吾土饒山水,卜築面清池。」清池曲且廣,高楊夾路垂。 層樓貯圖史,密室藏姜姬。出門即湖山,興到惟所之。 偶然值蘭交,談謔或忘歸。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

富貴仍多憂,貧賤未足卑。靈龜戀泥中,雄雞憚為犧。 李斯具《五刑》,牽犬一何悲。陸機西入洛,聽鶴乃無期。 無才足完身,功高跡反危。所以賢達人,未老先拂衣。

拂衣謝塵氛,靜侶時相追。披素詠新賞,開帙渙所疑。 豈不戀圭組,天爵無磷淄。豈不念子孫,清白自可詒。 觀民計已極,從道安可蚩。《申毫》著斯文,聊以從吾私。

四十一歲至五十歲部紀事

《史記五帝本紀》:「舜年五十,攝行天子事。」

《晉語》:「公問元帥于趙衰,對曰:『郤縠可行,年五十矣,守 學彌惇。夫先王之法志,德義之府也。夫德義,生民之 本也。能惇篤者,不忘百姓也。請使郤縠』。」公從之。 《淮南子。原道訓》: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 《漢書。高祖本紀》:二年春二月,舉民年五十以上,有修 行,能帥眾為善,置以為三老,鄉一人,以十月賜酒肉。 《朱買臣傳》:「買臣家貧,好讀書,不治產業,常刈薪樵,賣 以給食,擔束薪,行且誦書。其妻亦負戴相隨,數止買 臣母歌謳道中。買臣愈益疾歌,妻羞之求去,買臣笑 曰:『我年五十當富貴,今已四十餘矣,女苦日久,待我 富貴報女功』。妻恚怒曰:『如公等,終餓死溝中耳,何能 富貴?買臣不能留,即聽去』。」

《後漢書儒林傳》:「楊仁字文義,巴郡閬中人也。建武中, 詣師學習《韓詩》。數年歸,靜居教授。仕郡為功曹,舉孝 廉,除郎。太常上仁經,中博士。仁自以年未五十,不應 舊科,上府讓選,顯宗特詔補北宮衛士令。」

《朱穆傳》:「穆同郡趙康叔盛者,隱于武當山,清靜不仕, 以經傳教授。穆時年五十,乃奉書稱弟子。及康歿,喪 之如師。其尊德重道,為當時所服。」

《楊震傳》:「震年五十乃始仕州郡。大將軍鄧騭聞其賢 而辟之,舉茂才,四遷荊州刺史,東萊太守。」

《孔奮傳》:「奮除武都郡丞,時隴西餘賊隗茂等夜攻府 舍,殘殺郡守。賊畏奮追急,乃執其妻子,欲以為質。奮 年已五十,惟有一子,終不顧望,遂窮力討之,吏民感 義,莫不倍用命焉。」

《晉書孔愉傳》:「石冰封雲為亂,雲逼愉為參軍,不從,將 殺之,賴雲司馬張統營救,獲免。東遷會稽,入新安山 中,改姓孫氏。以稼穡讀書為務,信著鄉里。後忽捨去, 皆謂為神人,而為之立祠。永嘉中,元帝始以安東將 軍鎮揚土,命愉為參軍。邦族尋求,莫知所在。建興初, 始出應召為丞相掾,仍除駙馬都尉,參丞相軍事,時」 年已五十矣。以討華軼功,封《餘不亭侯》。

《徐邈傳》:孝武帝始覽典籍,招延儒學之士。邈既東州 儒素,太傅謝安舉以應選,年四十四,始補中書舍人。 《梁書劉霽傳》:霽母明氏寢疾,霽年已五十,衣不解帶 者七旬,誦《觀世音經》,數至萬遍,夜因感夢,見一僧謂 曰:「夫人算盡,君精誠篤至,當相為申延。」後六十餘日 乃亡。

《隋書李孝貞傳》:「孝貞為蒙州刺史,自此不復留意于 文筆。人問其故,慨然嘆曰:五十之年,倏焉而過,鬢垂 素髮,筋力已衰,宦意文情,一時盡矣。悲夫!然每暇日, 輒引賓客絃歌對酒,終日為歡。」

《唐書高適傳》:「適年五十始為詩即工,以氣質自高。每 一篇已,好事者輒傳布。」

《韋表微傳》:「表微授監察御史,裏行不樂,曰:爵祿譬滋 味也,人皆欲之。吾年五十,拭鏡揃白,冒游少年間,取 一班一級,不見其味也。將為松菊主人,不愧陶淵明 云。」

《北夢瑣言》:劉仁恭微時,曾夢佛旛于手指飛出。或占 之曰:「君年四十九,必有旌幢之貴。」後如其說,果為幽 帥。

《閩川名士傳》:「王播年五十始登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