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7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宋史宋琪傳》:端拱初,琪以故相進吏部尚書。至道元 年春,大宴于含光殿。上問琪年,對曰:「七十有九。」上因 慰撫久之。

《許懷德傳》:「懷德歷殿前都指揮使,更保寧、進雄二節 度。年八十猶生子,筋力過人。」

《中山詩話》:陳文惠堯佐以使相致仕,年八十,有詩云: 「青雲岐路遊將遍,白髮光陰得最多。」搆亭號「佚老」,後 歸政者往往多效之。公喜堆墨書,游長安佛寺題名, 從者誤側硯汙鞋,公性急,遂窒筆於其鼻,客笑失聲, 若皇甫湜怒其子,不暇取杖,遂齕臂血流。

《東軒筆錄》:錢公輔與王荊公坐,忽語荊公曰:「周武王 真聖人也。」荊公曰:「何以言之?」公輔曰:「武王年八十猶 為太子,非聖人詎能如是?」荊公曰:「是時文王尚在,安 得不為太子也?」

《明道雜志》:貢父劉公作給事中時,鄭穆學士表請致 仕狀過門下省,劉公謂同舍曰:「宏中請致仕,為年若 干也?」答者曰:「鄭年七十三矣。」劉公遽曰:「慎不可遂其 請。」問曰:「何故也?」對曰:「且留取伴八十四底。」時潞公年 八十四,再起平章事。或云潞公聞之甚不懌。宏中,穆 字也。

《彥周詩話》:王君玉內翰嘗乞夢于后土祠,夜得報云: 「君年二十七,官至四品。」時年正二十七,大惡之。過歲 乃稍自安。後以禮部侍郎樞密直學士致仕,未改官 制時,正四品,年七十二云。

《東軒筆錄》:蘇舜元為京西轉運使,廨宇在許州。舜元 好進,不喜為外官,常怏怏不自足,每語親識,「人生稀 及七十,而吾乃于許州過了二年矣。」

《清波雜志》:樸樕翁《陶朱集》載:閩人韓南老就恩科,有 來議親者,韓以一絕示之:「讀盡文書一百擔,老來方 得一青衫。媒人卻問余年紀,四十年前三十三。」樸樕, 單父人,嘗宦于政宣間。或云陳君向也。

《元史竇默傳》:「至元十二年,默年八十,公卿皆往賀。帝 聞之,拱手曰:『此輩賢者,安得請於上帝,減去數年,留 朕左右,共治天下,惜今老矣!悵然者久之。默既老,不 視事,帝數遣中使以珍玩及諸器物往存問焉』。」 《明外史劉三吾傳》:「三吾,洪武十八年以茹常薦召,至 年七十三矣。奏對稱旨,授左贊善,累遷翰林學士。時 天下」初平,儀制闕略,帝銳意制作,而宿儒凋謝。得三 吾晚悅之,一切禮制及三場取士法,多所刊定。 《范濟傳》:濟,元進士,洪武中,以文學舉為廣信知府,坐 累謫戍興州。宣宗即位,濟年八十餘矣,詣闕上章言 八事。奏上,宣宗命廷臣議之,尚書呂震以為文辭冗 長,且事多已行,不足採。帝曰:「朕觀其言,甚有學識,多 契朕心,當察其素履以聞。」震乃言:「濟故進士,曾守郡, 坐事戍邊。」帝曰:「惜哉斯人,而令久淹行伍,今猶足用。」 震曰:「年老矣,奈何?」帝曰:「國家用人,正須老成,但不宜 任以繁劇耳。」乃以濟為儒學訓導。

七十一歲至八十歲部雜錄

《避暑錄話》:《續漢禮儀志》記歲八月,民年八十,賜玉杖, 端以鳩為飾。鳩者,不噎之鳥,欲老人不噎。

《芥隱筆記》:禮年八十曰有秩,故以八十為八秩。又道 家流用此語,白樂天屢用之。自注:「行開第八秩,可謂 盡天年。」時俗謂七十以上為開第八秩又云:「已開第七秩,屈指幾多 人。」

《嬾真子》:古今之事有可資一笑者,太公八十遇文王, 世所知也。然宋玉《楚詞》云:「太公九十乃顯榮兮」,誠未 遇其匡合。東方朔云:太公體行仁義,七十有二,乃設 用於文武。噫太公老矣,方得東方朔減了八歲,卻被 宋玉展了十歲。此事真可絕倒。

《野客叢談》以十年為一袠,其說見白樂天集中。詩云: 「年開第七袠,屈指幾多人。」是時六十三元日時也。又 曰:「行開第八袠,可謂盡天年。」注曰:「時俗謂七十以上 為開第八袠,蓋以十年為一袠爾。」近時壽聖皇太后 慶八十,而廟堂有辭免恩例,劄子曰:「昌運協千齡之 會,東朝開八袠之期。」又曰:「慶闈登八袠之算,三世奉」 萬年之觴。蓋改「開」為「登」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