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史盧齊卿就謁問政,答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此言 足矣。元宗東巡狩,詔州縣敦勸,見行在時九十餘,帝 令張說訪以政事,宦官扶入宮中,與語甚悅,拜國子 博士,聽還山。敕州縣春秋致束帛酒肉,仍賜絹百,衣 一稱』」

《澠水燕談錄》:鎮陽道士證隱,博學多識,道行精潔。太 祖北征,召見,時已九十而形氣不衰。上訪以養生之 術,隱曰:「我無為而人自化,我無欲而民自正,軒轅帝 堯享國延年,率由此道。」帝嘉之,賜以茶帛。

《宋史西蜀世家幸寅遜傳》:「寅遜,蜀人,仕昶,拜翰林學 士,隨昶歸朝。開寶五年,為鎮國軍行軍司馬,罷職,年 九十餘,尚有仕進意,治裝赴闕,未登路而卒。」

《文昌雜錄》:梁灝八十二歲,雍熙二年狀元及第。其謝 啟云:「白首窮經,少伏生之八歲;青雲得路,多太公之 二年。」後終祕書監,年九十餘。

《宋史郭雍傳》:「雍隱居峽州,放浪長楊山谷間,號白雲 先生。乾道中,以峽守任清臣、湖北帥張孝祥薦于朝, 旌召不起,賜號沖晦處士。孝宗稔知其賢,每對輔臣 稱道之,命所在州郡歲時致禮存問。後封頤正先生, 令部使者遣官就問雍所欲言,備錄繳進。于是雍年 八十有三矣。」

《明道雜志》:貢父劉公作給事中時,鄭穆學士表請致 仕狀過門下省,劉公謂同舍曰:「宏中請致仕,為年若 干也?」答者曰:「鄭年七十三矣。」劉公遽曰:「慎不可遂其 請。」問曰:「何故也?」劉曰:「且留取伴八十四底。」時潞公年 八十四,再起平章事。或云潞公聞之甚不懌。宏中,穆 字也。

《宋史鄧孝甫傳》:「孝甫字成之,臨川人。第進士,歷陳留 尉、萬載、永明令,知上饒縣。積官奉議郎,提點開封府 界河渠。坐事去官,遂閉戶著書,不復言仕。元符末,詔 求直言。孝甫年八十一,上書云:『亂天下者,新法也。末 流之禍,將不可勝言。今宜以時更化,純法祖宗』。」因論 熙寧而下,權臣迭起,欺世誤國,歷指其事而枚數其 人。蔡京嫉之,謂為詆訕宗廟,削籍羈筠州。《崇寧去黨 碑》,釋逐臣,同類者五十三人,其五十人得歸,惟孝甫 與范柔中、封覺民獨否,遂卒於筠。

《筆記》:陸平泉先生八十六時,手書邀余同眺白龍潭 閣,行不支杖,上下樓級,如健少年。謂余云:「每夜欲睡, 必走千步始寢。日以為常。」

《老學庵筆記》:青城山上官道人,北人也。巢居,食松麨, 年九十矣,人有謁之者,但粲然一笑耳。有所請問,則 託言病喑,一語不肯答。予嘗見之于丈人觀道院,忽 自語養生曰:「為國家致太平,與長生不死,皆非常人 所能。然且當守國使不亂,以待奇才之出;衛生使不 夭,以須異人之至。不亂不夭,皆不待異術,惟勤而已。」 予大喜,從而叩之,則已復言《喑》矣。

《三朝野史》:宏齋先生包恢,年八十有八,為樞密陪祀, 登拜郊臺,精神康健。一日,賈似道忽問曰:「包宏齋高 壽,步履不艱,必有衛養之術,願聞其略。」恢答曰:「有一 服丸子藥,乃是不傳之祕方。」似道欣然,欲授其方,恢 徐徐笑曰:「恢喫五十年獨睡丸。」滿座皆笑。

《瑯嬛記》:「吳秀有仙風道骨,受葛仙翁元明祕法。年八 十九,白日昇天。」

辟寒袁員外,時年八十有二,顏貌筋力,如四五十許 人為言。「甫弱冠,遭逢盛明,初宰當塗,過九華山,道逢 神人,與棗食之。後數數見,夢寐間,若冥感元遇者。員 外韜耀蘊真,仕祿以自給,不為人所知」,豈郭恕先之 流歟?

九十一歲至百歲部彙考

《禮記》:

《曲禮》

百年曰「期頤。」

人壽以百年為期,故曰「期。」飲食居處動作無不待於養,故曰《頤》。

《釋名》

《釋長幼》

《百年曰期頤》。頤,養也。老昏不復知服味善惡,孝子期 于盡養道而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