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9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羊祜傳》:「祜以伐吳必藉上流之勢,時吳有童謠曰:『阿

童復阿童,銜刀浮渡江。不畏岸上獸,但畏水中龍』。祜 聞之曰:『此必水軍有功,但當思應其名者耳』。」會益州 刺史王濬徵為大司農,祜知其可任,又小名阿童,因 表留濬監益州諸軍事。祜卒,荊州人為祜諱名,屋室 皆以「門」為稱,改「戶曹」為「辭曹」焉。

《陸機傳》:機遷太子洗馬著作郎。范陽盧志於眾中問 機曰:「陸遜、陸抗於君近遠?」機曰:「如君於盧毓、盧珽。」志 默然。既起,雲謂機曰:「殊邦遐遠,容不相悉,何至於此?」 機曰:「我父祖名播四海,寧不知邪?」議者以此定二陸 之優劣。

《王濟傳》:濟遷侍中,與侍中孔恂王恂,楊濟同列,為一 時秀彥。武帝常會公卿藩牧於式乾殿,顧濟恂而謂 諸公曰:「朕左右可謂恂恂濟濟矣。」

《小名錄》:「石崇字季倫,勃海清河人,苞之子,生於青州, 故小字齊奴。」

《晉書江統傳》:「統遷中郎,選司以統叔父春為宜春令。 統因上疏曰:『故事,父祖與官職同名,皆得改選,而未 有身與官職同名,不在改選之例。臣以為父祖改選 者,蓋為臣子開地,不為父祖之身也。而身名所加,亦 施於臣子。佐吏係屬,朝夕從事。官位之號,發言所稱, 若指實而語,則違經禮諱尊之義;若詭辭避迥,則為 廢官,擅犯憲制。今以四海之廣,職位之眾,名號繁多, 士人殷富,至使有受寵皇朝,出身宰牧,而令佐吏不 得表其官稱,子孫不得言其位號,所以上嚴君父,下 為臣子,體例不通。若易私名,以避官職,則違《春秋》不 奪人親之義。臣以為身名與官職同者,宜與觸父祖 名為比,體例既全,於義為弘』。」朝廷從之。

《劉元海載記》:劉豹妻呼延氏,魏嘉平中祈子於龍門, 俄而有一大魚,頂有二角,軒鬐躍鱗而至祭所,久之 乃去。巫覡皆異之,曰:「此嘉祥也。」其夜夢旦所見魚變 為人,左手把一物,大如半雞子,光景非常,授呼延氏 曰:「此是日精,服之生貴子。」寤而告豹,豹曰:「吉徵也。吾 昔從邯鄲張冏母司徒氏相云:吾當有貴子孫三世 必大昌」,仿像相符矣。自是十三月而生。元海左手文 有其名,遂以名焉。

《石勒載記》:「勒字世龍,初名㔨。為群盜成都王穎故將 公師藩等自稱將軍,起兵趙魏,眾至數萬。勒與汲桑 帥牧人乘苑馬數百騎以赴之。桑始命勒以石為姓, 勒為名焉。藩拜勒為前隊督,從攻平昌公模於鄴。濮 陽太守苟晞討藩,斬之。時胡部大張㔨督馮突莫等 擁眾數千,壁於上黨,勒往從之,深為所昵。因說㔨督」 曰:「劉單于舉兵誅晉,部大,距而不從,豈能獨立乎?」曰: 「不能。」勒曰:「如其不能者,兵馬當有所屬。今部落皆已 被單于賞募,往往聚議欲叛部大而歸單于矣,宜早 為之計。」㔨督等素無智略,懼部眾之貳己也,乃潛隨 勒單騎歸元海。元海署㔨督為親漢王,莫突為都督 部大,以勒為輔漢將軍、平晉王以統之。勒於是命㔨 督為兄,賜姓石氏,名之曰「會」,言其遇己也。

《阮孚傳》:孚字遙集,其母即胡婢也。孚之初生,其姑取 王延壽《魯靈光殿賦》曰「胡人遙集於上楹」而以字焉。 《謝石傳》:石字石奴,初拜祕書郎,累遷尚書僕射,征句 難,以勳封興平縣伯。淮肥之役,詔石解僕射,以將軍 假節征討大都督,與兄子元琰破苻堅。先是童謠云: 「誰謂爾堅石打碎。」故桓豁皆以石名子以邀功焉。堅 之敗也,雖功始牢之而成於元琰,然石時實為都督 焉。

《桓溫傳》:溫字元子,宣城太守彝之子也。生未期而太 原溫嶠見之曰:「此兒有奇骨,可試使啼。」及聞其聲,曰: 「『真英物也』。彝以嶠所賞,故遂名之曰溫。嶠笑曰:『果爾, 後將易吾姓也』。」

《張天錫傳》:「天錫字純嘏,駿少子也,小名獨活。初字公 純。嘏入朝,人笑其三字,因自改焉。」

《毛穆之傳》:「穆之字憲祖,小字武生」,名犯王靖后諱,故 行字。後又以桓溫母名憲,乃更稱小字。

《王述傳》:述代殷浩為揚州刺史,加征虜將軍。初至,主 簿請諱,報曰:「亡祖先君,名播海內,遠近所知,內諱不 出門,餘無所諱。」

《周訪傳》:「元帝渡江,命訪參鎮東軍事,時有與訪同姓 名者,罪當死,吏誤收訪,訪奮擊,收者數十人皆散走, 而自歸於帝,帝不之罪。」

《前涼錄》:李弇,隴西狄道人也。本名梁,妻姓梁。張駿戲 之曰:「卿名梁,妻姓梁,夫妻同稱,子孫將何以目其舅 氏?昔耿弇以少年立功立事,吾今賴卿有同於耿氏。」 乃錫名曰弇。

陳安成紀平莊人也。少慷慨讀書見許褚而慕之乃 自字虎侯。

《小名錄》:「後趙石季龍殺勒,子弘僭位,大饗群臣於太 武殿,佛圖澄吟曰:『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將壞人衣』。」季 龍發殿石下視之,有棘生焉。諸石後為冉閔滅略盡。 閔小字棘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