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9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陸堅傳》:「堅,河南洛陽人。初為汝州參軍,以友婿李慈 伏誅,貶涪州參軍,再遷通事舍人。有詔起復,遣中官 敦諭,不就。以給事中兼學士,善書。初名友悌,元宗」嘉 其剛正,更賜名。

《李抱玉傳》:「抱玉本安興貴曾孫,世居河西,善養馬。始 名重璋,閑騎射,少從軍。其為人沈毅有謀,尤忠謹,李 光弼引為裨校。天寶末,元宗以其戰河西有功,為改 今名。」

《柳渾傳》:「渾字夷曠,一字惟深,本名載,梁僕射惔六世 孫,為尚書右丞。朱泚亂,渾匿終南山。賊素聞其名,以 宰相召,執其子榜笞之,搜索所在。渾羸服步至奉天, 改右散騎常侍。賊平,奏言,臣名向為賊汙,且載於文 從戈,非偃武所宜。乃更今名。」

《補前定錄》:杜鴻漸父名鵬舉,父子似兄弟名有由也。 鵬舉父嘗有所之,見一大碑云:「宰相碑已作者金填 其字,未作者刊名於上。」杜問曰:「有杜家兒否?」曰:「有。」任 自看之。記得姓下乃鳥偏旁曳腳,忘其字,遂名鵬舉。 謂曰:「汝不為相,即世世名鳥旁曳腳也。」鵬舉生鴻漸, 果作相。

《唐書高固傳》:「固生微賤,賣為渾瑊童奴,能讀《左氏春 秋》,瑊愛養之,以齊有高固,因以名。」

《苗晉卿傳》:晉卿十子:發、丕、堅、粲、垂、向、呂、稷、望、咸。粲,德 宗時官至郎中。陸贄欲進粲官,帝不許,曰:「晉卿往攝 政,有不臣之言。」又名其子,皆與帝王同,粲等宜與外 官。贄奏:晉卿起文儒,致位台輔,謙柔敦厚,為三朝所 推,安肯為族滅計。帝然之,而粲官終不顯。

《葆化錄》:馬司徒孫始生,德宗命之曰繼祖,退而笑曰: 「此有二義。」意謂以索繫祖也。

傳載唐李栖筠避暑青龍寺,夢戴白神人云:「昔尹氏 相宣王致中興君,男亦佐中興之君,可以吉甫名之。」 《唐書。韓愈傳》:愈貶陽山令,有愛在民,民生子多以其 姓字之。

《程日華傳》:日華,定州安喜人,始名華,德宗以其有功, 益曰「日華。」

《張萬福傳》:德宗以萬福為濠州刺史,召謂曰:「先帝改 爾名正者,所以褒也。朕謂江淮草木,亦知爾威名,若 從所改,恐賊不曉是卿也。」復賜舊名。

《冊府元龜》:康藝全為河東編伍,勇力絕人,節度使馬 燧以其多藝,因以「藝全」名之。

崔咸,字重易。父銳,貞元中為李抱真從事。有道者自 稱曰盧老,嘗師隋朝雲霽寺李先生,能知遠近事。屬 河北禁遊客,銳遂館之。一旦辭去,且曰:「我死當為君 子。」因指口下黑子,願以為記。既生,咸果有黑子,其狀 則盧老也。遂以「盧老」名之。

《韓仙傳》:純陽翁領予神抵唐國之松水,投予於呂母 之懷,囑予曰:「汝勿言,吾來視汝。」遂降生焉。先父死,予 抱負宿興皆委於叔。予七歲猶記翁不言之囑,終不 呼一字。叔不悅曰:「是兒癡物也。寧馨耶?芻靈耶?何日 得清爽耶?」強笑而負之,遂以爽為小字。

《前定錄》:豆盧署本名輔真,貞元六年舉進士下第,將 遊信安,以文謁郡守鄭式瞻,甚禮之,館給數日,稍狎, 因謂署曰:「子複姓,不宜兩字為名,將為改之,何如?」署 因起謝,且求其所改。式瞻書數字,若著者助者。署者 曰:「吾慮子宗從中有同者,故書數字,子當自擇之。」其 夕宿於館,夢一老人謂曰:「聞使君與子更名,子當四」 舉成名。四者甚佳。後二十年為此郡守,因指郡隙地 曰:「此可以建亭臺。」既寤思之,四者署字也,遂以為名。 既二年又下第,以為夢無徵知者或誚之,後二年果 登第。蓋自更名後四舉也。太和九年,署自祕書少監 為衢州刺史。既至,周覽郡內,得夢中所指隙地,遂命 建一亭,名曰徵夢亭。

《唐書蔣乂傳》:乂初名武。憲宗時,因進見,請曰:「陛下今 日偃武修文,群臣當順承上意。請改名乂。」帝悅。時討 王承宗,兵方罷,乂恐天子銳於武,亦因以諷。它日,帝 見侍御史唐武曰:「『命名固多,何必曰武』?乂既改之矣, 更曰『慶』。」群臣乃知帝且厭兵云。

《田弘正傳》:弘正幼通兵法,善騎射,承嗣愛之,以為必 興吾宗,名之曰「興。」憲宗召充魏博節度使,弘正奉表 陳謝,制詔褒答,且賜今名。

《雲溪友議》:樂坤員外素名沖,出入文場多蹇。元和十 二年,忿起歸耕之思,乃辭知己東邁,求禱華嶽廟,虔 心啟祝,願知升黜之分,止此一宵。如可求名者,則重 適關城;如不可,則無由再窺仙掌矣。中夜忽夢一青 綬人檢簿書報云:「來年有樂坤及第,名已到,冥簿不 見樂沖也。」沖遂改名坤,果如其說。春闈後,經嶽祈謝, 又祝「官職於主簿,夢中稱官,歷四資郡守而已,乃終 於郢州。神其靈哉。」

《全唐詩話》:白居易未冠,以文謁顧況。況睹姓名,熟視 曰:「長安米貴,居大不易。」乃捲卷讀其《芳草詩》,至「野火 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歎曰:「吾謂斯文遂絕,今復得子 矣。前言戲之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