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詠懷》
張君祖

運形不標異,澄懷恬無欲。座可棲王侯,門可迴金轂。 風來詠逾清,鱗萃淵不濁。斯乃《元中子》,所以矯逸足。 何必玩幽閑,青衿表離俗。百齡苟未遐,昨辰亦非促。 曦騰望舒映,曩今迭相燭。一世皆逆旅,安悼電往速。 區區雖非黨,兼忘混礫玉。恪神罔叢穢,要在夷心曲。

其二

靈飆起回浪,飛雲騰逆鱗。苟擢南陽秀,固集《三造》賓。 緬懷結寂夜,味藻詠終晨。延佇時無遘,誰與拂流塵。 眇情寄極眄,蕭條獨遨神。相忘東溟裡,何晞西朝津。 我崇道無廢,長謠想義人。

其三

遙遯播荊衡,杖策憩南郢,遭詠透浪跡,遇靖恬夷性。 拊卷從老語,揮綸與《莊》詠。遐眺獨緬想,蕭神飆塵正。 時無喜惠偶,絕韻將誰聽。君子茂芳標,有欣徽音令。 穎敷陵霜倩,葩熙三春盛,拂翮期霄翔,豈與桑榆競, 我混不材姿,遺情忘雕映,雖非《嶧陽》椅,聊以翻泗磬。

《古意》
北齊·顏之推

十五好詩書,二十彈冠仕。楚王賜顏色,出入章華裏。 作賦凌屈原,讀書誇《左史》。數從明月讌,或侍朝雲祀。 登山摘紫芝,泛江採綠芷。歌舞未終曲,風塵暗天起。 吳師破九龍,秦兵割千里。狐兔穴宗廟,霜露沾朝市。 璧入邯鄲宮,劎去襄城水。未獲殉陵墓,獨生良足恥。 憫憫思舊都,惻惻懷君子。白髮闚明鏡,憂傷沒余齒。

其二

寶珠出東國,美玉產南荊。隋侯耀我色,卞氏飛吾聲。 已加明稱物,復飾夜光名。驪龍旦夕駭,白虹朝暮生。 華采燭兼乘,價值距連城。常悲黃雀起,每畏靈蛟迎。 千刃安可捨,一毀難復營。昔為時所重,今為時所輕。 願與濁泥會,思將垢石井。歸真川岳下,抱潤潛其榮。

《擬詠懷二十七首》
北周·庾信

步兵未飲酒,中散未彈琴。索索無真氣,昏昏有俗心。 涸鮒常思水,驚飛每失林。風雲能變色,松竹且悲吟。 由來不得意,何必往長岑。

赭衣居傅巖,垂綸在渭川。乘舟能上月,飛幰欲捫天。 誰知志不就,空有直如弦。洛陽蘇季子,連衡遂不連。 既無六國印,翻思二頃田。

俎豆非所習,帷幄復無謀。不言班定遠,應為萬里侯。 燕客思遼水,秦人望隴頭。倡家遭強聘,質子值仍留。 自憐才智盡,空傷年鬢秋。

楚材稱晉用,秦臣即趙冠。離宮延子產,羈旅接陳完。 寓衛非所寓,安齊獨未安。雪泣悲去魯,悽然憶相韓。 唯彼窮途慟,知余行路難。

「惟忠且惟孝,為子復為臣。一朝人事盡,身名不足親。」 吳起嘗辭魏,韓非遂入秦。壯情已消歇,雄圖不復申。 移住華陰下,終為關外人。

疇昔國士遇,生平知己恩。直言珠可吐,寧知炭可吞。 一顧重尺璧,千金輕一言。悲傷劉孺子,悽愴史皇孫。 無因同武騎,歸守灞陵園。

榆關斷音信,漢使絕經過。胡笳落淚曲,羌笛斷腸歌。 纖腰減束素,別淚損橫波。恨心終不歇,紅顏無復多。 枯木期填海,青山望斷河。

白馬向清波,乘冰始渡河。置兵須近水,移營喜竈多。 長坂初垂翼,鴻溝遂倒戈。的顱於此去,虞兮奈若何。 空營衛青塚,徒聽《田橫》歌。

北臨元菟郡,南戍朱鳶城。共此無期別,俱知萬里情。 昔嘗遊令尹,今峕事客卿。不特貧謝富,安知死羨生。 懷秋獨悲此,平生何謂平。

悲歌度燕水,弭節出陽關。李陵從此去,荊卿不復還。 故人形影滅,音書兩俱絕。遙看塞北雲,懸想天山雪。 遊子河梁上,應將蘇武別。

搖落秋為氣,凄涼多怨情。啼枯湘水竹,哭壞杞梁城。 天亡遭憤戰,日蹙值愁兵。直虹朝映壘,長星夜落營。 楚歌饒恨曲,南風多死聲。眼前一杯酒,誰論身後名。

周王逢鄭忿,楚后值秦冤。梯衝已鶴列,冀馬若雲屯。 武安檐瓦振,昆陽猛獸奔。流星夕照鏡,烽火夜燒原。 古獄饒冤氣,空亭多枉魂。天道或可問,微兮不忍言。

橫流遘屯慝,上墋結重氛。哭市聞妖獸,頹山起怪雲。 綠林多散卒,清波有敗軍。智士今安用,忠臣且未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