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故非高賢。

《白鳧行》
前人

君不見黃鵠高於五尺童,化為白鳧似老翁。故畦遺 穗已蕩盡,天寒歲暮波濤中。鱗介腥羶素不食,終日 忍飢西復東。魯門爰居亦蹭蹬,聞道如今猶避風。

《朱鳳行》
前人

君不見瀟湘之山衡山高,山巔朱鳳聲嗷嗷。側身長 顧求其曹,翅垂口噤心甚勞。下愍百鳥在羅網,黃雀 最小猶難逃。願分竹實及螻蟻,盡使鴟鴞相怒號。

《去矣行》
前人

君不見,韝上鷹,一飽則飛掣。焉能作堂上燕,銜泥附 炎熱。野人曠蕩無靦顏,豈可久在王侯間。未識囊中 餐玉法,明朝且入藍田山。

《曲江三章章五句》
前人

曲江蕭條秋風高。芰荷枯折隨風濤。游子空嗟垂二 毛。白石素沙亦相蕩。哀鴻獨叫求其曹。

即事非今亦非古。長歌《激越》梢林莽,比屋豪華固難 數。吾人甘作心似灰,弟姪何傷淚如雨。

「自斷此生休問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將移住南山 邊。短衣匹馬隨李廣,看射猛虎終殘年。

《垂白》
前人

垂白馮唐老,清秋宋玉悲。江喧長少睡,樓迥獨移時。 多難身何補,無家病不辭。甘從千日醉,未許《七哀詩》。

《客亭》
前人

秋窗猶曙色,木落更天風。日出寒山外,江流宿霧中。 聖朝無棄物,老病已成翁。多少殘生事,飄零任轉蓬。

《獨坐二首》
前人

「竟日雨冥冥,雙崖洗更清。水花寒落盡,山鳥暮過庭。 煖老須《燕玉》,充饑憶《楚萍》。」《胡笳》在樓上,哀怨不堪聽。

白狗斜臨北,黃牛更在東。峽雲常照夜,江日會兼風。 曬藥安垂老,應門試小童。亦知行不逮,苦恨耳多聾。

《不寐》
前人

瞿塘夜水黑,城內改更籌。翳翳月沉霧,輝輝星近樓。 氣衰甘少寐,心弱恨容愁。多壘滿山谷,《桃源》無處求。

《初冬》
前人

垂老戎衣窄,歸休寒色深。漁舟上急水,獵火著高林。 日有習池醉,愁來《梁甫》吟。干戈未偃息,出處遂何心。

《即事》
前人

天畔群山孤草亭,江中風浪雨冥冥。一雙白魚不受 釣,三寸黃甘猶自青。多病長卿無日起,窮途阮籍幾 時醒。未聞《細柳》散《金甲》,腸斷秦川流濁涇。

《狂夫》
前人

萬里橋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滄浪。風含翠篠娟娟 淨,雨裛紅蕖冉冉香。厚祿故人書斷絕,恆饑稚子色 凄涼。欲填溝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

《宿府》
前人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永夜角聲悲自 語,中天月色好誰看。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 路難。已忍伶俜十年事,彊移棲息一枝安。

《暮歸》
前人

霜黃碧梧白鶴棲,城上擊柝復烏啼。客子入門月皎 皎,誰家搗練風凄凄。南渡桂水闕舟楫,北歸秦川多 鼓鞞。年過半百不稱意,明日看雲還杖藜。

《曉發公安數月憩息此縣》
前人

北城擊柝復欲罷,東方明星亦不遲。鄰雞野哭如昨 日,物色生態能幾時。舟楫眇然自此去,江湖遠適無 前期。出門轉盼已陳跡,藥餌扶吾隨所之。

《復愁六首》
前人

金絲縷箭鏃,皂尾掣旗竿。一自風塵起,猶嗟行路難。

貞觀銅牙弩,開元錦獸張。花門小箭好,此物棄沙場。

胡虜何曾盛,干戈不肯休。閭閻聽小子,談笑覓封侯。

今日翔麟馬,先宜駕鼓車。無勞問河北,諸將覺榮華。

罷轉江淮粟,休添苑囿兵。由來貔虎士,不滿鳳凰城。

病減詩仍拙,吟多意有餘。莫看江總老,猶被賞時魚。

《少年行》
前人

巢燕養雛渾去盡,江南結子也無多。黃衫年少來宜 數,不見堂前東逝波。

《長歌行》
劉復

淮南木落秋雲飛,楚宮商歌今正悲。青春白日不與 我,當壚舉酒勸君持。出門驅馳四方事,徒用辛勤不 得意。三山海底無見期,百齡世間莫虛棄。君不見金 城帝業漢家有,東制諸侯欲長久。姦雄竊命風塵昏, 函谷重關不能守。龍蛇出沒經兩朝,胡虜憑陵大道 銷。河水東流宮闕盡,五陵松柏自蕭蕭。

《題長安主人壁》
張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