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683-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7.djvu/1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致殃咎自方作身嫉或作怒陽旻行立事旣巳往今所用嚴公素者亦

非撫御之才不能别立規模依前還請攻討素或作集如此不巳

臣恐嶺南一道未有寜息之時

一昨者併邕容兩管爲一道深合事宜或无併字然邕州與賊逼

近容州則甚懸隔其經略使(⿱艹石)置在邕州與賊隔江對岸兵

鎭所處物力必全一則不敢輕有侵犯一則易爲逐便控制

今置在容州則邕州兵馬必少賊見𫝑弱易生姦心伏請移

經略使於邕州其容州但置刺史實爲至便

一比者所發諸道南討兵馬例皆不諳山川不伏水土遠郷

覉旅疾疫殺傷伏或作服臣自南來見說江西所發共四百人曾

未一年其所存者數不滿百方无者字岳鄂所發都三百人其所

存者四分纔一續𣸸續死每發倍難(⿱艹石)令於邕容側近召募

添置千人便割諸道見供行營人數糧賜均融充給所費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