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8-柳宗元-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8-4.djvu/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謀慮之不長跽陳辭以隕涕𠔃跽巨几切仰視天之茫茫苟偷丗

之謂何𠔃言余心之不臧言一本作信

   伊尹五就桀賛

伊尹五就桀或疑曰湯之仁聞且見矣桀之不仁聞且見矣

夫胡去就之亟也亟去吏切頻也柳子曰惡是吾所以見伊尹之大

者也彼伊尹聖人也聖人出於天下不夏商其心心乎生民

而巳曰孰能由吾言由吾言者爲堯舜而吾生人堯舜人矣

退而思曰湯誠仁其功遟桀誠不仁朝吾從而暮及於天下

可也於是就桀桀果不可得反而從湯旣而又思曰尚可十

一乎使斯人蚤𬒳其澤也又往就桀桀不可而又從湯以至

於百一千一萬一卒不可乃相湯伐桀俾湯爲堯舜而人爲

堯舜之人是吾所以見伊尹之大者也仁至於湯矣四去之

不仁至於桀矣五就之大人之欲速其功如此不然湯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