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8-柳宗元-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8-4.djvu/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商矣哉惡音廉吏以行商行下孟切不役傭工不費舟車無資同

惡減耗時無得失貨無良苦盗賊不得殺敓水火不得焚溺

利愈多名愈尊身富而家強子孫葆光是故廉吏之商愽也

苟修嚴潔白以理政由小吏得爲縣由小縣得大縣由大縣

得刺小州其利月益各倍其行不改又由小州得大州其利

月益三之一其行又不改又由大州得廉一道廉察也如今監司戸

利月益之三倍不勝富矣苟其行又不改則其爲得也夫可

量哉雖赭山以爲章涸海以爲塩未有利大能(⿱艹石)是者然而

舉丗爭爲貨商以故貶吏相逐於道百不能一遂人之知謀

好邇富而近禍如此悲夫或曰君子謀道不謀富子見孟子

之對宋牼乎牼口莖切何以利教爲也柳子曰君子有二道誠而

明者不可教以利明而誠者利進而害退焉吾爲是言爲利

而爲之者設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