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893-歐陽脩-歐陽文忠公文集-36-08.djvu/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請髙塞粟之價下南鹽以償之使東南去滯積而西

北之粟盈曰此輕重之術也行之果便是時京師粟

少而江淮𡻕漕不給三司使懼大臣以爲憂叅知政

事范仲淹謂公獨可辦乃以公爲江淮兩浙荆湖發

運判官公曰以六路七十二州之粟不能足京師者

吾不信也至則治千艘浮江而上所過州縣留三月

食其餘悉發而州縣之廪(“㐭”換為“面”)逺近以次相𥙷由是不數

月京師足食旣而嘆曰此可爲於乏時然𡻕漕不給

者有司之職廢也乃考故事明約信令發歛轉徙至

於風波逺近遲速賞罰皆有法凡江湖數千里外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