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07-張耒-張右史文集-12-10.djvu/1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職無所繫不以教率不以言喻故曰審父子

君臣之道以示之而已少傅則教以率之言

以告之故曰審喻之師也則教之以事而喻

諸徳保也則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則

二者其聀已劳矣其徳有小大故官有劳佚

以心治者其官逸而以事䛇者其任劳此其

理然也至所謂大司成者論説在東序又曰

凡侍坐于大司成者逺近間三席可以問則

大司成者主學之教者也所謂大楽正者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