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07-張耒-張右史文集-12-10.djvu/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楽善愈富為吏而有賜于民多積而深藏之

自爱而重出之則将名譽充于四海出入紫

闥訏謨黄閣也可跂而俟也敢以是為遺行

之言

   曹昧字昭父序

大梁曹昧涕泣告予曰我不幸蚤孤既長而

族人言爾先人名爾昧字爾曰昭父余實用

之而未能言其説子盍為我申言之乎余曰

昧之必昭譬之夜必有旦晦必有明也莫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