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07-張耒-張右史文集-12-10.djvu/1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堯舜之際與夫三代之盛時至于鳥獸之無

情隂陽之不可測而人之才智皆能為之故

其後有豢龍御龍之官而四時之官皆能

天地之氣導馭其莭而制其和由是言之則

人之所以深思極慮以治事赴功者何如哉

自聖人之亾其後世比于先王之盛固已少

减而天下之事日以煩亂詭偽生于其中而

信厚之徳薄人之賢者不及于先王之時而

間之以不肖混亂而不可知天下之事日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