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07-張耒-張右史文集-12-10.djvu/6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人之飲酒勧之飲愈不飲禁之飲愈飲夫佗

之帝也必意漢𢙣其逼我而矜張以伐之夫

如是則足以自張于國人而意亦且少申矣

今乃不然漢天子視我爲帝漠然如未嘗有

則吾何以取重于國退而視其黄屋左纛非

甚童騃必且以爲是果何用之物哉冐而居

之且甚不安夫行所不安而求所無用佗老

賊必不然也幸賈之来恨去之不亟耳文帝

之策可謂得矣其智可謂絶人矣是合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