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93-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50-36.djvu/8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以自爲者鮮不溺於人欲之𥝠而其所以謀人之國家則

亦曰功利焉而巳爾爰自國家南渡以來乃有丞相魏國

張忠獻公唱明大義以斷國論侍讀南陽胡文定公誦說

遺經以開聖學其託於空言見於行事雖(⿱艹石)不同而於孟

子之言董葛程氏之意則皆有所謂千載而一轍者(⿱艹石)

故荆州牧張侯敬夫者則又忠獻公之嗣子而胡公季子

峯先生之門人也自其㓜壯不出家庭而固巳得夫忠

孝之傳旣又講於五峯之門以㑹其歸則其所以黙契於

心者人有所不得而知也獨其見於論說則義利之間毫

釐之辨蓋有出於前哲之所欲言而未及究者措諸事業

則凡宏綱大用巨細顯微莫不洞然於胷次而無一毫功

利之雜是以論道於家而四方學者争鄊往之入侍經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