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13-宋濂-宋學士文集-14-12.djvu/1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知之曰既知之當書責欵以上師即操觚如吏言尚書暨侍

郎覧之大驚咸曰師當今名徳也惡宜是有㳺審之務得其

情師了無異辭扵是皆謫陜西爲民聞亦大悔且泣曰聞草

芥耳豈意上累師徳蚤知至此雖萬死不爲也師弗顧行至

應従者道昇曰吾四體稍異常時報身殆将盡乎夜宿

寜國禪寺寺之住持總虚了公與師爲舊㳺一見甚讙師女

弟之夫陳義安時爲青州衛知事移戌鳳陽以道經寺中師

恱曰吾遺骸有所托矣是夕共飯猶備言遷謫之故不見有

憊色明旦忽端坐合爪連稱無量夀佛之名泊然而逝實洪

武十一年正月十九日也義安與總虚爲其龕歛以俟師之

季父至道衋然傷心遣其法孫𣑽譯走寳應焚其骨而還骨

間舎利叢布如珠縣大夫及薦紳之流来𮗚皆嘆息而去其

年四月八日至道同其徒結竁扵山隂和塔祖隴之側瘞焉

嗚呼師𥘉以童子従弘敎大師立公扵至大報恩寺大師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