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27-貝瓊-清江貝先生集-6-2.djvu/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之怨商鞅之危而爲安也彼皆目如明星微察秋毫而所爲乃

至於此則其瞽有過於矇者世復不懲其失爲智伯爲衛侯爲

商居不亦悲乎(⿱艹石)雖矇於外至論天下之道高極無窮大極無

際及考古今事必原始要終而鏡其成敗是知矇於小而不矇

於大(⿱艹石)又何病乎黑白之不知由不睹乎黑白也彼能睹者且

以白爲黒以黑爲白矣美惡之不辯由不睹乎美惡也彼能睹

者且以美爲惡以惡爲美矣此病之不可攻而明也若之病可

得攻而明吾将進金鉤施金篦除目之翳使(⿱艹石)之視其銳不翅

太山視其小不翅八荒視其隱不翅日月之運乎晝夜以爲何

如雖然目不矇耳不塞足不兀手不攣人之大利也以矇廢視

以塞廢𦗟以兀廢行以攣廢執固爲不幸而有大幸存焉此塞

翁之子免於役而爲福(⿱艹石)之矇烏知非(⿱艹石)之福乎乃起而謝曰

至矣客之言吾終身無所尤矣矇爲好古翁氏也洪武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