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久以家屬浮舟遠地是偈之逃也於是鎭臣劉澤淸高傑

遂相率有家屬寄江南之說軍法臨陳脫逃者斬臣謂一

撫二鎭皆可斬也請自今重撫臣事權以彈壓鎭臣且不

多設督臣以滋掣肘一曰愼爵賞以肅軍情請分别各帥

封賞孰應孰濫輕則收侯爵重則奪伯爵夫以左帥之恢

復而封高劉之敗逃而亦封又誰爲不封者武臣旣封文

臣隨之外臣旣封中璫隨之恐天下聞而解體也一曰核

舊官以立臣紀燕京旣破有受僞官而叛者有受僞官而

逃者有在封守而逃者有奉使命而逃者法皆不赦亟宐

分別定罪爲憲將來至於僞命南下徘徊順逆之間實繁

有徒必且倡爲曲說以惑人心尤宐誅絕又言賊入秦流

晉漸過畿南遠近洶洶獨大江南北晏然而二三督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