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5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生豈能久止水與SKchar山只争死先後若云袁夏甫時地皆

非偶得正而斃焉庶幾全所受丙子辭墓舟過西洋港再

拜叩頭曰老臣力不能報國聊以一死明臣誼投洋中顧

久不得溺舟子入水扶之而岀㑹聘書至先生口授答曰

國破君亡爲人臣子惟有一死七十餘生業已絕食經旬

正在彌留之際其敢尚俟遷延遺玷名敎戊寅遷楊枋王

毓芝侍先生字呼之曰嗟紫睂當以道義相成勿作兒女

子態毓芝曰然語及毓蓍死事先生爲淚下曰吾講學十

五年僅得此人又曰始吾不食數日渴甚飲茶覺如甘露

因知茶亦能續命也今後勺水不入口矣毓芝問曰先生

心境何如先生曰他人生不可以對父母妻子吾死可以

對天地祖宗他人求生不得生吾求死得死他人終日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