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疑驚恐而吾心泰然如是而已庚辰秦祖軾侍先生口吟

絕命辭曰留此旬日死少存匡濟意決此一朝死了我平

生事慷慨與從容何難亦何易祖軾欲書之先生曰偶然

爾先生謂祖軾曰爲學之要一誠盡之矣而主敬其功也

敬則誠誠則天若良知之說鮮有不流於禪者又曰吾日

來静坐小庵胷中渾無一事浩然與天地同流葢本來原

無一事凡有事皆人欲也若能行其所無事則人而天矣

又曰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吾今而後知孟子所言人能無

以饑渴之害爲心害明乎此者其于道也幾矣嗣子汋請

訓先生曰常將此心放在寛蕩蕩地則天理自存人欲自

去矣屬之曰死後葬吾于下蔣碑曰有明秦臺先生藏衣

冠處子某婦某合塟之墓言訖泫然淚下曰吾平生未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