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不淺而後之言大學者以把持念慮爲誠意之功道心溷

于危殆言中庸者以静觀氣𧰼窺未發之朕中體落于偏

枯二書矛盾非先生身體而力行之又何以知未發之中

卽誠意之眞體叚而二書相爲表裏也當是時浙河東之

學新建一傳而爲王龍溪再傳而爲周海門汝登陶文

簡則湛然澄之禪入之三傳而爲陶石梁奭齡輔之以姚

沍之沈國謨管宗聖史孝咸而密雲悟之禪又入之㑹稽

諸生王朝式者又以押闔之術鼓動以行其敎証人之㑹

石梁與先生分席而講而又爲㑹于白馬山雜以因果僻

經𡚶說而新建之傳掃地矣石梁言識得本體不用工夫

先生曰工夫愈精密則本體愈昭熒今謂旣識後遂一無

事事可以縱橫自如六通無碍勢必至爲無忌憚之歸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