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Sanbian046-吳縝-新唐書糾謬-4-4.djvu/6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韓全義傳云全義討蔡無功班師過闕下託疾

不入謁卒不見天子去時恨帝失政使姦人得

自肆云憲宗在藩疾之旣嗣位全義大懼願入

覲不復用以太子少保致仕卒

 今案杜黃裳傳云於是夏綏銀節度使韓全

 義憸佞無功因其來朝白罷之以全義傳言

 之則是憲宗素已疾全義之姦妄雖不因黃

 裳之白亦必罷去而黃裳傳則又全歸功於

 黃裳而隱憲宗之疾惡明斷史筆與奪豈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