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47-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15.djvu/9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塌正嘉之際奸民盗種之矣屡𬒳告訐屡罪不悛先有薛釗継有仇𨺚用財

  仗𫝑佃官承領時值倭㓂之變築造𤓰城𬋩工官髙守一受𥝠議将各塘之

  石移運脩城而塘之故址不復存矣遂有衙門猾吏土豪𫝑家蜂起效尤

  塘為田官𣲖其租民𫉬其利而不復再議興復之計是以連年以來西山之

  水無塘可蓄稍遇天旱則赤地千里水漲則泛濫盈湖不得已乃增堤以防

  之不知堤愈髙則水愈漲堤髙則東空而下危水漲則𫝑湧而易决且新培

  客土日洗于河堤崖日髙河底日積一朝决潰無不上阻運道下没民田者

  豈為政者經逺之計哉故計求十全以復塘為本一時錢粮浩大不能礱石

  姑於塘口去處倣其舊迹仍于閘基暫取兩崖之𡈽實而築之以𮗚有益與

  否又不然如小新二雷由淮子河而洩則實淮子之上流句城陳公由烏塔

  湾帶子湾而洩則實烏塔帶子之上流他如北山水櫃茅家劉塘茅柘白水

  羡塘東塘桞横塘鴨塘亦皆如是尋其水口以便築塞相其隘阜易于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