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287-李昉-太平御覽-136-054.djvu/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列子曰紀昌學射於飛衛飛衛曰尓先學不瞚而後能又

使學視小如大紀昌𣯛懸虱於牖南靣而望之三年之後

如輪覩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幹射之貫虱

之心而懸不絶

孟子曰不仁不智無禮無義人役也人役而耻爲役猶弓

人而耻爲弓

孔藂子曰楚王張繁弱之弓載忘歸之矢射蛟兕於雲夢

胡非子曰一人曰吾弓良無所用矢一人曰吾矢善無所

用弓羿聞之曰非弓何以徃矢非矢何以中的令合弓矢

而教之射

孫卿子曰繁弱鉅𮮐古之良弓也廣雅又云

又曰天子雕弓諸侯SKchar弓大夫黒弓禮也

魯連子曰楚王成章華臺酌諸侯酒魯君先至楚王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