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Sanbian309-李昉-太平御覽-136-076.djvu/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其故荅曰栖丘飲谷三十餘年豈可於王門折腰爲趍走

吏乎髙祖善其對妙善琴書精於言理每逰山水往輒忘

歸征西長史王弘每從之逰未常不彌日也乃下入廬山

就釋惠逺考尋文義兄臧爲南平太守逼與俱還乃於江

陵三湖立宅閑居無事髙祖召爲太尉參軍不就二兄早

孤累甚多家貧無以相贍頗營稼穡髙祖數致餼賚宋

受禪徴爲太子舎人元嘉𥘉又數徴庶子並不應衡陽王

在荆州親至炳室與之歡讌命爲諮議不起好山水愛逺

逰西陟荆巫南登衡岳因而結宇衡山欲懷尚平之志有

疾還江陵歎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難逰遍唯當澄懷觀道

卧以逰理皆圖之於室謂人曰撫琴操欲令衆山皆響古

有金石弄唯炳傳焉太祖遣樂師就炳受之元嘉二十年

炳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