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Xubian403-沈與求-沈忠敏公龜谿集-4-4.djvu/8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夫差之争雄也高城深溝有荒田野草之悲穴狐狸

而伏鰌鱓也其人骨巳朽而其事為可哀也前年盜

㺯潢池兵傅吾城連三日夜民大震擾天子至出禁

旅討平之盜去而城完因得剏亭其上一觴相屬是


可樂也侯生于相家文章事業稱天下設施當有大

於今日者則名之傳山川猶將託之不朽况斯亭乎

故亭之成壞情之哀樂有不足言而侯之功名為可


勉也於是乎書

  水陸報應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