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2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百济本纪 第一 三国史记
卷二十四 百济本纪 第二
百济本纪 第三 

仇首王[编辑]

 仇首王或云贵须。肖古王之长子,身长七尺,威仪秀异。肖古在位四十九年薨,即位。

 三年,秋八月,靺鞨来围赤岘城,城主固拒,贼退归。王帅劲骑八百,追之,战沙道城下,破之,杀获甚众。

 四年,春二月,设二栅于沙道城侧,东西相去十里,分赤岘城卒,戍之。

 五年,王遣兵围新罗獐山城,罗王亲帅兵,击之,我军败绩。

 七年,冬十月,王城西门火。靺鞨寇北边,遣兵拒之。

 八年,夏五月,国东大水,山崩四十馀所。六月戊辰晦,日有食之。秋八月,大阅于汉水之西。

 九年,春二月,命有司修堤防。三月,下令劝农事。夏六月,王都雨鱼。冬十月,遣兵入新罗牛头镇,抄掠民户。罗将忠萱领兵五千,逆战于熊谷,大败,单骑而遁。十一月,庚申晦,日有食之。

 十一年,秋七月,新罗一吉飡连珍来侵,我军逆战于烽山下,不克。冬十月,太<[1]白昼见。

 十四年,春三月,雨雹。夏四月,大旱,王祈东明庙,乃雨。

 十六年,冬十月,王田于寒泉。十一月,大疫。靺鞨入牛谷界,夺掠人物。王遣精兵三百,拒之。贼伏兵夹击,我军大败。

 十八年,夏四月,雨雹,大如栗,鸟雀中者死。

 二十一年,王薨。

古尔王[编辑]

 古尔王,盖娄王之第二子也。仇首王在位二十一年薨,长子沙伴嗣位,而幼少不能为政,肖古王母弟[2]古尔即位。

 三年,冬十月,王猎西海大岛,手射四十鹿。

 五年,春正月,祭天地用鼓[3]吹。二月,田于釜山,五旬乃返。夏四月,震王宫门柱,黄龙自其门飞出。

 六年,春正月,不雨,至夏五月,乃雨。

 七年,遣兵侵新罗。夏四月,拜真忠为左将,委以内外兵马事。秋七月,大阅于石川。双雁起于川上,王射之,皆中。

 九年,春二月,命国人,开稻田于南泽。夏四月,以叔父质为右辅。质性忠[4]毅,谋事无失。秋七月,出西门观射。

 十年,春正月,设大坛,祀天地山川。

 十三年,夏大旱,无麦。秋八月,魏幽州刺史毌丘俭与乐浪太[1]守刘茂、带[5]方太[1]守王遵,伐高句丽,王乘虚,遣左将真忠,袭取乐浪边民,茂闻之怒,王恐见侵讨,还其民口。

 十四年,春正月,祭天地于南坛。二月,拜真忠为右辅,真勿为左将,委以兵马事。

 十五年,春夏,旱。冬,民饥,发仓赈恤,又复一年租调。

 十六年,春正月甲午,太[1]白袭月。

 二十二年,秋九月,出师侵新罗,与罗兵战于槐谷西,败之,杀其将翊宗。冬十月,遣兵攻新罗烽山城,不克。

 二十四年,春正月,大旱,树木皆枯。

 二十五年,春,靺鞨长罗渴献良马十匹,王优劳使者以还之。

 二十六年,秋九月,靑紫云起宫东,如楼阁。

 二十七年,春正月,置内臣佐平,掌宣纳事;内头佐平,掌库藏事;内法佐平,掌礼仪事;卫士佐平,掌宿卫兵事;朝廷佐平,掌刑狱事;兵官佐平,掌外兵马事。又置达率、恩率、德率、捍率、奈率及将德、施德、固德、季德、对德、文督、武督、佐军、振武、克虞。六佐平并一品,达率二品,恩率三品,德率四品,捍率五品,奈率六品,将德七品,施德八品,固德九品,季德十品,对德十一品,文督十二品,武督十三品,佐军十四品,振武十五品,克虞十六品。二月,下令六品已上服紫,以银花饰冠,十一品已上服绯,十六品已上服靑。三月,以王弟优寿为内臣佐平。

 二十八年,春正月初吉,王服紫大袖袍、靑锦袴、金花饰乌罗冠、素皮带、乌韦革履,坐南堂听事。二月,拜真可为内头佐平;优豆为内法佐平;高寿为卫士佐平;昆奴为朝廷佐平;惟己[6]为兵官佐平。三月,遣使新罗请和,不从。

 二十九年,春正月,下令:凡官人受财及盗者,三倍征赃,禁锢终身。

 三[7]十三年,秋八月,遣兵,攻新罗烽山城。城主直宣率壮士二百人,出击败之。

 三十六年,秋九月,星孛于紫宫。

 三十九年,冬十一月,遣兵侵新罗。

 四十五年,冬十月,出兵攻新罗,围槐谷城。

 五十年,秋九月,遣兵侵新罗边境。

 五十三年,春正月,遣使新罗请和。冬十一月,王薨。

责稽王[编辑]

 责稽王或云靑稽。古尔王子,身长大,志气雄杰,古尔薨,即位。王征发丁夫,葺慰礼城。高句丽伐带方,带方请救于我。先是,王娶带方王女宝果,为夫人。故曰:“带方我舅甥之国,不可不副其请。”遂出师救之,高句丽怨。王虑其侵寇,修阿旦城、蛇[8]城,备之。

 二年,春正月,谒东明庙。

 十三年,秋九月,汉与貊人来侵,王出御,为敌兵所害,薨。

汾西王[编辑]

 汾西王,责稽王长子。幼而聪惠,仪表英挺,王爱之,不离左右,及王薨,继而即位。冬十月,大赦。

 二年,春正月,谒东明庙。

 五年,夏四月,彗星昼见。

 七年,春二月,潜师袭取乐浪西县。冬十月,王为乐浪太[1]守所遣刺客贼害,薨。

比流王[编辑]

 比流王,仇首王第二子,性宽慈爱人,又强力善射。久在民间,令誉流闻。及汾西之终,虽有子,皆幼不得立,是以,为臣民推戴即位。

 五年,春正月丙子朔,日有食之。

 九年,春二月,发使巡问百姓疾苦,其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赐谷人三石。夏四月,谒东明庙。拜解仇为兵官佐平。

 十年,春正月,祀天地于南郊。王亲割牲。

 十三年,春,旱,大星西流。夏四月,王都井水溢,黑龙见其中。

 十七年,秋八月,筑射台于宫西,每以朔望习射。

 十八年,春正月,以王庶弟优福为内臣佐平。秋七月,太[1]白昼见。国南蝗害谷。

 二十二年,冬十月,天有声,如风浪相激。十一月,王猎于狗原北,手射鹿。

 二十四年,秋七月,有云如赤乌夹日。九月,内臣佐平优福,据北汉城叛,王发兵讨之。

 二十八年,春夏大旱,草木枯,江水竭,至秋七月,乃雨。年饥人相食。

 三十年,夏五月,星陨。王宫火,连烧民户。秋十七月,修宫室。拜真义为内臣佐平。冬十二月,雷。

 三十二年,冬十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三十三年,春正月辛巳,彗星见于奎。

 三十四年,春二月,新罗遣使来聘。

 四十一年,冬十月,王薨。

契王[编辑]

 契王,汾西王之长子也。天资刚勇,善骑射。初汾西之薨也,契王幼不得立,比流王在位四十一年薨,即位。

 三年,秋九月,王薨。

近肖古王[编辑]

 近肖古王,比流王第二子也,体貌奇伟,有远识,契王薨,继位。

 二年,春正月,祭天地神祇[9]。拜真净为朝廷佐平。净王后亲戚,性狠戾不仁,临事苛细,恃势自用,国人疾之。

 二十一年,春三月,遣使聘新罗。

 二十三年,春三月丁巳朔,日有食之。遣使新罗,送良马二匹。

 二十四年,秋九月,高句丽王斯由帅步骑二万,来屯雉壤,分兵侵夺民户。王遣太子,以兵径至雉壤,急击破之,获五千馀级,其虏获分赐将士。冬十一月,大阅于汉水南,旗帜皆用黄。

 二十六年,高句丽举兵来。王闻之,伏兵于𬇙河上,俟其至,急击之,高句丽兵败北。冬,王与太子帅精兵三万,侵高句丽,攻平壤城。丽王斯由钊[10],力战拒之,中流矢死,王引军退。移都汉山。

 二十七年,春正月,遣使入晋朝贡。秋七月,地震。

 二十八年,春二月,遣使入晋朝贡。秋七月,筑城于靑木岭。秃山城主率三百人,奔新罗。

 三十年,秋七月,高句丽来攻北鄙水谷城,陷之。王遣将拒之,不克。王又将大举兵报之,以年荒不果。冬十一月,王薨。古记云:“百济开国已来,未有以文字记事。至是,得博士高兴,始有《书记》。”然高兴未尝显于他书,不知其何许人也。

近仇首王[编辑]

 近仇首王一云讳须。近肖古王之子。先是,高句丽国冈王斯由亲来侵,近肖古王遣太子拒之。至半乞壤,将战。高句丽人斯纪,本百济人,误伤国马蹄,惧罪奔于彼。至是,还来,告太子曰:“彼师虽多,皆备数疑兵而已。其骁勇,唯赤旗,若先破之,其馀不攻自溃。”太子从之,进击大败之,追奔逐北,至于水谷城之西北。将军莫古解谏曰:“尝闻道家之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今所得多矣,何必求多。”太子善之,止焉。乃积石为表,登其上,顾左右曰:“今日之后,畴克再至于此乎。”[11]其地有岩石,罅若马蹄者,他人至今,呼为太子马迹。近肖古在位三十年薨,即位。

 二年,以王舅真高道为内臣佐平,委以政事。冬十一月,高句丽来侵北鄙。

 三年,冬十月,王将兵三万,侵高句丽平壤城。十一月,高句丽来侵。

 五年,春三月,遣使朝晋,其使海上遇恶风,不达而还。夏四月,雨土竟日。

 六年,大疫。夏五月,地裂,深五丈,横广三丈,三日乃合。

 八年,春不雨,至六月,民饥,至有鬻子者,王出官谷,赎之。

 十年,春二月,日有晕三重。宫中大树自拔。夏四月,王薨。

枕流王[编辑]

 枕流王,近仇首王之元子,母曰阿尔夫人,继父即位。秋七月,遣使入晋朝贡。九月,胡僧摩罗难陁自晋至,王迎之,致宫内,礼敬焉。佛法始于此。

 二年,春二月,创佛寺于汉山,度僧十人。冬十一月,王薨。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原本“大”
  2. 原本「第」
  3. 原本“鼓”
  4. 原本「思」
  5. 原本“朔”
  6. 原本“巳”
  7. 原本“二”
  8. 原本“蛇”
  9. 原本“祗”
  10. 原本缺刻
  11. 原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