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2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百济本纪 第二 三国史记
卷二十五 百济本纪 第三
百济本纪 第四 

辰斯王[编辑]

近仇首王之仲子 枕流之弟 为人强勇聪惠 多智略 枕流之薨也 太子少 故叔父辰斯即位

二年 春 发国内人年十五岁已上 设关防 自靑木岭 北距八坤城 西至于海 秋七月 陨霜害谷 八月 高句丽来侵

三年 春正月 拜真嘉谟为达率 豆知为恩率 秋九月 与靺鞨战关弥岭不捷

五年 秋九月 王遣兵侵掠高句丽南鄙

六年 秋七月 星孛于北河 九月 王命达率真嘉谟 伐高句丽 拔都坤城 虏得二百人 王拜嘉谟为兵官佐平 冬十月 猎于狗原 七日乃返

七年 春正月 重修宫室 穿池造山 以养奇禽异卉 夏四月 靺鞨攻陷北鄙赤岘城 秋七月 猎国西大岛[1] 王亲射鹿 八月 又猎横岳之西

八年 夏五月丁卯朔 日有食之 秋七月 高句丽王谈德 帅兵四万 来攻北鄙 陷石岘等十馀城 王闻谈德能用兵 不得出拒 汉水北诸部落多没焉 冬十月 高句丽攻拔关弥城 王田于狗原 经旬不返 十一月 薨于狗原行宫

阿莘王[编辑]

或云阿芳 枕流王之元子 初生于汉城别宫 神光照夜 及壮志气豪迈 好鹰马 王薨时 年少 故叔父辰斯继位 八年薨 即位

二年 春正月 谒东明庙 又祭天地于南坛 拜真武为左将 委以兵马事 武王之亲舅 沈毅有大略 时人服之 秋八月 王谓武曰 “关弥城者 我北鄙之襟[2]要也 今为高句丽所有 此寡人之所痛惜 而卿之所宜用心而雪耻也” 遂谋将兵一万 伐高句丽南鄙 武身先士卒 以冒矢石 意复石岘等五城 先围关弥城 丽人婴城固守 武以粮道不继 引而归

三年 春二月 立元子腆支为太子 大赦 拜庶弟洪为内臣佐平 秋七月 与高句丽战于水谷城下 败绩 太[3]白昼见

四年 春二月 星孛于西北 二十日而灭 秋八月 王命左将真武等 伐高句丽 丽王谈德 亲帅兵七千 阵于𬇙水之上拒战 我军大败 死者八千人 冬十一月 王欲报𬇙水之役 亲帅兵七千人 过汉水 次于靑木岭下 会大雪 士卒多冻死 回军至汉山城 劳军士

六年 夏五月 王与倭国结好 以太子腆支为质 秋七月 大阅于汉水之南

七年 春二月 以真武为兵官佐平 沙豆为左将 三月 筑双岘城 秋八月 王将伐高句丽 出师[4]至汉山北栅 其夜 大星落营中有声 王深恶之 乃止 九月 集都人习射于西台

八年 秋八月 王欲侵高句丽 大征兵马 民苦于役 多奔新罗 户口衰灭

九年 春二月 星孛于奎娄 夏六月庚辰朔 日有食之

十一年 夏 大旱 禾苗焦枯 王亲祭横岳 乃雨 五月 遣使倭国求大珠

十二年 春二月 倭国使者至 王迎劳之特厚 秋七月 遣兵侵新罗边境

十四年 春三月 白气自王宫西起 如匹练 秋九月 王薨

腆支王[编辑]

或云[5]直支 梁书名映 阿莘之元子 阿莘在位第三年 立为太子 六年 出质于倭国 十四年 王薨 王仲弟训解摄政 以待太子还国 季弟碟礼杀训解 自立为王 腆支在倭闻讣 哭泣请归 倭王以兵士百人卫送 既至国界 汉城人解忠来告曰 大王弃[6]世 王弟碟礼杀兄自王 愿太子无轻入 腆支留倭人自卫 依海岛以待之 国人杀碟礼 迎腆支即位 妃八须夫人 生子久尔辛

二年 春正月 王谒东明庙 祭天地于南坛 大赦 二月 遣使入晋朝贡 秋九月 以解忠为达率 赐汉城租一千石

三年 春二月 拜庶弟馀信为内臣佐平 解须为内法佐平 解丘为兵官佐平 皆王戚也

四年 春正月 拜馀信为上佐平 委以军国政事 上佐平之职 始于此 若今之冢宰

五年 倭国遣使 送夜明珠 王优礼待之

十一年 夏五月甲申 彗星见

十二年 东晋安帝遣使 册命王为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将军百济王

十三年 春正月甲戌朔 日有食之 夏四月 旱 民饥 秋七月 征东北二部人年十五已上 筑沙口城 使兵官佐平解丘监役

十四年 夏 遣使倭国 送白绵十匹

十五年 春正月戊戌 星孛于大微 冬十一月丁亥朔 日有食之

十六年 春三月 王薨

久尔辛王[编辑]

腆支王长子 腆支王薨 即位

八年 冬十二月 王薨

毗有王[编辑]

久尔辛王之长子 或云 腆支王庶子 未知孰是 美姿貌 有口辩 人所推重 久尔辛王薨 即位

二年 春二月 王巡抚四部 赐贫乏谷有差 倭国使至 从者五十人

三年 秋 遣使入宋朝贡 冬十月 上佐平馀信卒 以解须为上佐平 十一月 地震 大风飞瓦 十二月 无冰

四年 夏四月 宋文皇帝 以王复修职贡 降使册授先王映爵号 腆支王十二年 东晋册命 为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将军百济王

七年 春夏 不雨 秋七月 遣使入新罗请和

八年 春二月 遣使新罗 送良马二匹 秋九月 又送白鹰 冬十月 新罗报聘以良金·明珠

十四年 夏四月戊午朔 日有食之 冬十月 遣使入宋朝贡

二十一年 夏五月 宫南池中有火 焰如车轮 终夜而灭 秋七月 旱 谷不熟 民饥 流入新罗者多

二十八年 星陨如雨 星孛于西北 长二丈许 秋八月 蝗害谷 年饥

二十九年 春三月 王猎于汉山 秋九月 黑龙见汉江 须臾云雾晦冥飞去 王薨

盖卤王[编辑]

或云近盖娄 讳庆司 毗有王之长子 毗有在位二十九年薨 嗣

十四年 冬十月癸酉朔 日有食之

十五年 秋八月 遣将侵高句丽南鄙 冬十月 葺双岘城 设大栅于靑木岭 分北汉山城士卒戍之

十八年 遣使朝魏 上表曰 臣立国东极 豺狼隔路 虽世承灵化 莫由奉藩 瞻望云阙 驰情罔极 凉风微应 伏惟皇帝陛下 恊和天休 不胜系仰之情 谨遣私署冠军将军驸马都尉弗斯侯长史馀礼 龙骧将军带方太守司马张茂等 投舫波阻 搜径玄津 托命自然之运[7] 遣进万一之诚 冀[8]神祇[9]垂感 皇灵洪覆 克达天庭 宣畅臣志 虽旦闻夕没 永无馀恨’ 又云 ‘臣与高句丽 源出扶馀 先世之时 笃崇旧款 其祖钊轻废邻好 亲率士众 凌践臣境 臣祖须 整旅电迈 应机驰击 矢石暂交 枭斩钊首 自尔已来 莫敢南顾 自冯氏数终 馀烬奔窜 丑类渐盛 遂见凌逼 构怨连祸 三十馀载 财殚力竭 转自孱踧 若天慈曲矜 远及无外 速遣一将 来救臣国 当奉送鄙女 执帚后宫 并遣子弟 牧圉外厩 尺壤匹夫 不敢自有 又云 今琏有罪 国自鱼肉 大臣强族 戮杀无已 罪盈恶积 民庶崩离 是灭亡之期 假手之秋也 且冯[10]族士马 有鸟畜之恋 乐浪诸郡 怀首丘之心 天威一举 有征无战 臣虽不敏 志效毕力 当率所统 承风响应 且高句丽不义 逆诈非一  外慕隗嚣藩卑之辞[11] 内怀凶祸豕突之行 或南通刘氏 或北约蠕蠕 共相唇齿[12] 谋凌王略 昔唐尧至圣 致罚丹水 孟尝称仁 不舍涂詈 涓流之水 宜早壅塞 今若不取 将贻后悔 去庚辰年后 臣西界小石山北国海中 见尸十馀 并得衣器鞍勒 视之非高句丽之物 后闻乃是王人来降臣国 长蛇[13]隔路 以沈[14]于海 虽未委当 深怀愤恚 昔宋戮申舟 楚庄徒跣 鹞撮放鸠 信陵不食 克敌立名 美隆无已 夫以区区偏鄙 犹慕万代之信 况陛下合气天地 势倾山海 岂令小竖 跨塞天逵[15] 今上所得鞍 一以实验’ 显祖以其僻远冒险朝献 礼遇尤厚 遣使者邵安 与其使俱还 诏曰 ‘得表闻之 无恙甚[16]善 卿在东隅 处五服之外 不远山海 归诚魏阙 欣嘉至意 用戢于怀 朕承万世之业 君临四海 统御群生 今宇内淸一 八表归义 襁负而至者 不可称数 风俗之和 士马之盛 皆馀礼等亲所闻见 卿与高句丽不穆 屡致凌犯 苟能顺义 守之以仁 亦何忧于寇雠也 前所遣使 浮海以抚荒外之国 从来积年 往而不返 存亡达否 未能审悉 卿所送鞍 比校旧乘 非中国之物 不可以疑似之事 以生必然之过 经略权要 以具别旨’ 又诏曰 知高句丽阻疆 侵轶卿土[17] 修先君之旧怨 弃息民之大德 兵交累载 难结荒边 使兼申胥之诚 国有楚·越之急 乃应展义扶微 乘机电举 但以高句丽称藩先朝 供职日久 于彼虽有自昔之衅 于国未有犯令之愆 卿使命始通 便求致伐 寻讨事会 理亦未周 故往年遣礼等至平壤 欲验其由状 然高句丽奏请频烦 辞理俱诣 行人不能抑其请 司法无以成其责 故听其所启 诏礼等还 若今复违旨 则过咎益露 后虽自陈 无所逃罪 然后兴师讨之 于义为得 九夷之国 世居海外 道畅则奉藩 惠戢则保境 故羁縻著于前典 楛贡旷于岁时 卿备陈强弱之形 具列往代之迹 俗殊事异 拟况乖衷 洪规大略 其致犹在 今中夏平一 宇内无虞 每欲陵威东极 悬旌域表 拯荒黎于偏方 舒皇风于远服 良由高句丽即叙 未及卜征 今若不从诏旨 则卿之来谋 载协[18]朕意 元戎启行 将不云远 便可豫率同兴 具以待事 时遣报使 速究彼情 师举之日 卿为鄕导之首 大捷之后 又受元功之赏 不亦善乎 所献锦布海物 虽不悉达 明卿至心 今赐杂物如别 又诏琏护送安等 安等至高句丽 琏称昔与馀庆有仇 不令东过 安等于是皆还 乃下诏切责之 后使安等 从东莱浮海 赐馀庆玺书 褒其诚节 安等至海滨 遇风飘荡 竟不达而还 王以丽人屡犯边鄙 上表乞师于魏 不从 王怨之 遂绝朝贡

二十一年 秋九月 丽王巨琏 帅兵三万 来围王都汉城 王闭城门 不能出战 丽人分兵为四道夹攻 又乘风纵火 焚烧城门 人心危惧 或有欲出降者王窘不知所图 领数十骑 出门西走 丽人追而害之 先是 高句丽长寿王 阴谋百济 求可以间谍于彼者 时 浮屠道琳应募曰 愚僧既不能知道思有以报国恩 愿大王不以臣不肖 指使之 期不辱命 王悦 密使谲百济 于是道琳佯逃罪 奔入百济 时 百济王近盖娄 好博[19]弈道琳诣王门 告曰 臣少而学棋 颇入妙 愿有闻于左右 王召入对棋 果国手也 遂尊之为上客 甚亲昵之 恨相见之晩 道琳一日侍坐 从容曰 臣异国人也 上不我疏外 恩私甚渥 而惟一技之是效 未尝有分毫之益 今愿献一言 不知上意如何耳 王曰 第言之 若有利于国 此所望于师也 道琳曰 大王之国 四方皆山丘河海 是天设之险 非人为之形也 是以四邻之国 莫敢有觎心 但愿奉事之不暇 则王当以崇高之势 富有之业 竦人之视听而城郭不葺 宫室不修  先王之骸骨 权攒于露地 百姓之屋庐 屡坏于河流 臣窃为大王不取也 王曰 诺 吾将为之 于是 尽发国人 烝土筑城即于其内作宫楼阁台榭 无不壮丽 又取大石于郁里河 作椁以葬父骨 缘河树堰 自蛇城之东 至崇山之北 是以仓庾虚竭 人民穷困邦之陧杌 甚于累卵 于是 道琳逃还以告之 长寿王喜 将伐之 乃授兵于帅臣 近盖娄闻之 谓子文周曰 予愚而不明 信用奸人之言 以至于此民残而兵弱 虽有危事 谁肯为我力战 吾当死于社稷 汝在此俱死 无益也 盍避难以续国系焉 文周乃与木劦满致·祖弥桀取 木劦·祖弥皆复姓隋书以木劦为二姓 未知孰是 南行焉 至是高句丽对卢齐于·再曾桀娄·古尔万年再曾·古尔皆复姓等帅兵 来攻北城 七日而拔之 移攻南城 城中危恐王出逃 丽将桀娄等见王 下马拜已 向王面三唾之 乃数其罪 缚送于阿且城下戕之 桀娄·万年本国人也 获罪逃窜高句丽 

论曰 楚明王之亡也 郧公辛之弟怀 将弑王曰 平王杀吾父 我杀其子 不亦可乎 辛曰 君讨臣 谁敢雠之 君命天也 若死天命 将谁雠 桀娄等自以罪不见容于国 而导敌兵 缚前君而害之 其不义也甚矣 曰 然则伍子胥之入郢鞭尸何也 曰 杨子法言评此 以为不由德 所谓德者仁与义而已 则子胥之狠 不如郧公之仁 以此论之 桀娄等之为不义也 明矣

注释[编辑]

  1. 原本 “岛”
  2. 原本 “㯲”
  3. 原本 “大”
  4. 原本 “帅”
  5. 原本 “士”
  6. 原本 “弃”
  7. 原本 “㐌”
  8. 原本 “兾”
  9. 原本 “祗”
  10. 原本 “马”
  11. 原本 “辝”
  12. 原本 “卤”
  13. 原本 “蛇”
  14. 原本 “沉”
  15. 原本 “达”
  16. 原本 “其”
  17. 原本 “上”
  18. 原本 “恊”
  19. 原本 “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