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长崎新闻记者的谈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与长崎新闻记者的谈话
作者:孙中山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日本新闻记者问:现在中国国事有全由段祺瑞处理之模样,确否?


    中山先生答:有此趋势。


    问:现在外国对中国有强硬共管之说,能否成为事实?


    答:决不能成事实,因中国国民更有强硬之抵抗。共管中国之说,是外国人做梦!


    问:谣传段祺瑞此次出山,向美国借款一万万,确否?


    答:我不清楚。


    问:我们看现在处理中国时局,必须有外国财政上之援助,然否?


    答:我看不必。


    问:先生对于中国财政,有无办法?


    答:中国当有办法,不必借外债。中国经此次大变以后,处理国事,当全由国民全体讲话。日本人以后不要再误会解决中国大事,还是任何军人讲话,或者任何外国人讲话。我们这次来解决中国问题,对内是打破军阀,对外要打破列强的干涉,完全由中国国民作主。


    问:先生这种意见,究竟能否实行?


    答:当然可以实行。我从前革命,要推翻满清,一般日本人不相信有这个能力;近来革命,要推翻军阀,一般日本人也是不相信有这个能力。但是在辛亥年已经推翻了满清,最近又推翻了吴佩孚的军阀;更进一步,以后中国国民,当然有能力来解决全国一切大事。日本新闻记者对于中国国民的能力,应该有这种信仰,不可有丝毫的怀疑。这个信仰是根本信仰。倘若中国国民无统一之能力,东亚便要大乱不已,世界便不能和平。


    问:先生要统一中国,是用什么方法呢?


    答:第一步的方法,是开国民会议,由全体国民自动的去解决国事。


    问:国民会议是怎么样组织呢?


    答:已经由我的宣言发表过了。


    问:外间宣传广东政府同俄国亲善,将来中国制度有改变没有呢?


    答:中国革命的目的和俄国相同,俄国革命的目的也是和中国相同,中国同俄国革命都是走一条路。所以中国同俄国不只是亲善,照革命的关系,实在是一家。至于说到国家制度,中国有中国的制度,俄国有俄国的制度,因为中国同俄国的国情彼此向来不相同,所以制度也不能相同。


    问:中国将来的制度是怎么样呢?


    答:中国将来是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的制度,可惜日本人还没有留心。


    问:吴佩孚近来用兵,听说背后有英国援助,然否?


    答:确有此事。


    中山先生又曰:日本维新是中国革命的第一步,中国革命是日本维新的第二步,中国革命同日本维新实在是一个意义。可惜日本人维新之后得到了强盛,反忘却了中国革命之失败,所以中日感情日趋疏远。近来俄国革命成功,还不忘中国革命之失败,所以中国国民同俄国国民,因革命之奋斗,日加亲善。


    注释:

    据《孙中山先生由上海过日本之言论》(上海民智书局一九二五年三月出版)中的《对长崎新闻记者之谈话》

    • 孙中山于十一月二十一日离沪,乘“上海丸”轮船取道日本转赴天津。二十三日经长崎,在船上接见来访记者。

    《孙中山全集》第十一卷,中华书局1986年版。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