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渊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七 丹渊集 卷第三十八
宋 文同 撰 宋 家诚之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九

陈眉公先生订正丹渊集卷三十八

    宋  蜀 文 同与可 撰

    明  吴 毛 晋子晋

       蜀 李应魁务滋同叅

       吴 吴一标建先

  墓志

   试秘书省校书郎赵君墓志铭

治平二年五月十三日龙图阁直学士吏部员

外郎知成都府天水赵公某之子新授将仕郎

试秘书省校书郎知杭州於潜县事监西京粮

料院名屼字景山以疾卒于洛阳之官舎卜以

某年某月某日载其柩归衢州葬于某县某鄕

某里某原龙图公一日召其部吏广汉郡尉文

某语之曰余之子不幸蚤弃世余常观其所为

宜有以舒发流闻于后者今巳矣使其志不克

就呜呼余识子且旧子可为余志其墓同被命

唯唯退自念同文字朴涩何足以缀缉於潜君

之美行告于无穷然辱龙图公眷爱之重当勉

强无以辞乃按於潜君之叔著作佐郎杨之状

云君之生风度竦秀寡言笑既毁齿性益聪悟

诵书画字无一日不加进龙图公友爱群弟多

𢹂之官毎退食即便舎相与磨讲道𧨏为文章

而君常入诸父行谨谨就业未始略遨嬉不满

其所程淳粹和厚无毫发儿侄之过一家欣爱

之年十六举进士不中归自闭嘿愈𡚒厉增力

极取游太学事先生胡援授诸经钩探擿抉造

诣深隐纂撰辞语精简浑重援独常称之同舎

生三十人君最少动有仪法众以君不敢燕惰

废所事两就天府贡礼部辄落龙图公为益州

路转运使用祫享授君太庙斋郎嘉祐中鏁试

嘉庆院复得是时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屋方议以策论取士天下

豪俊并挟艺京师无一人肯自以为吾不如某

人而愿下之者南宫主司皆禁林巨公亦审愼

戒饬以待多士既试文卷坌入悉高谭剧办磊

磊可畏而柬次其可以应当世之所宜用者上

之以君当奏名第六于是都下烜然驰声称遂

远闻龙图公向在台谏论事不少避权贵风威

逼人海内骇伏人至是得君名皆曰赵氏复有

此子矣中第御前调宪州司理参军或谓曰君

盛年有令誉从宦边藩荣途自此远矣君曰虽

然吾安念此吾亲之侧无它兄弟以侍且旦暮

去左右岂所云乐耶因留不之官今皇帝改元

之二年春龙图公自河北都转运使移成都朝

廷以君为县令假局河南府且使视其家未治

事得疾药不效寝革毋夫人在旁日夜忧泣无

所问计君徐起安坐怡颜色如平时曰死生固

有定期自昔人谁逃者愿毋自苦恐耿耿祗以

累阿𡝠因索𥿄为书将留诀成都裁数行复裂

之 此又重吾大人之伤也遂投笔以卒时年

三十一噫君之事其止此耶君既为名臣子早

以文行知于人死之日中外士大夫与其所往

还及龙图公尝所临之吏民无不嗟悼以泣且

疑夫天地鬼神以祸福考善恶而施之者于君

殊未为可谅矣君博学喜辩论雅善鼔琴平居

入静室为雍容闲澹之音以揄扬其和易之性

闻之者皆泊然忘世虑扰其中好黄帝书晓诊

法明药品之所以能为功与病之可治不治之

状尝被羸疾惧其亲为忧阴自疗之至愈不以

告有文数十篇语气浩荡皆可与当时号能为

词章者较上下馀未就君之先本㑹稽人上有

官于衢州者因留不去今家焉曾祖讳某庐州

庐江县尉善吟诗其语淸深险峭不𩔖近世作

者有集行人间人争诵之祖讳某广州南海县

主簿赠给事中君娶时氏生女子四人长十三

岁馀尚㓜男子一人名河北郎始三岁毋安定

郡君徐氏见君物故闻君语一悟遂自解不邑

邑铭曰

  惟君之生 蹈庆之基 慿坚乘完

  孰惮以危 爰初横经 在勤弗嬉

  道妙圣真 取深其师 乃试天官

  汪洋发词 下动诸公 争收竞持

  籍名于高 盛誉四驰 𫉬第入铨

   犴狱是司 曰吾之亲 有子止斯

   敢名宦游 去左右为 遂留其旁

   气下声怡 馀力于行 学问愈滋

   帝用成都 疏恩淋漓 居君洛阳

   廪事以尸 乃进尔资 乃便尔私

   曾不乆焉 得疾莫医 遂至奄然

   群啼众嘻 于嗟乎君 命曷若兹

   回𧨏之亡 君齿与差 何天于贤

   不假以耆 纷纭𡚶庸 寿或介眉

  当在其婴 百福承之 太末之墟

  旧兆累累 君归其丘 列祖是毗

  山磨水淤 名岂即衰 刻词茫茫

  以慰永思

   梓州处士张公墓志

有笃行君子姓张氏名温其字希泽居梓州城

中六十五年治平改元正月日以疾终于家闾

巷田野之人凡见闻其所以为人者皆涕泣相

吊曰天胡为而遽夺若人之寿耶如是者累月

矣希泽少喜儒术经传百家曲学小说无不尽

读既读无不尽晓其大抵举进士不中乃放肆

自得与世俗俛仰浩然若不可以法制收敛之

者性明悟内行孝谨知是身不足以为巳有故

投之于自然之域而不以贫贱富贵累其心谓

救人疾苦其惠利为无涯故颛向医艺而大究

其精巧父母死日夜膜拜西方圣人自阅十二

分教者数过以图报罔极至老无少倦赴人病

急虽风雨道途之阻未尝辄以辞既而不复计

校其所以为谢死之日使人攀慕哀戚者以此

好飮酒至颓倒而语言不乱善谈谑亹亹可听

人多记去以娱其坐賔与人交终身常恐有毫

发之缺而不得其欢心也人或非意侵之曾不

以恨至胸中遇之如平时其人乆亦自悔年未

三十丧其配遂终身不娶庆历中余始自永㤗

来应举是时郡中诸君未甚识余然概以疏外

辟之希泽一见余于稠人遂引其友陈颙信臣

诣余于邸退相谓曰吾軰有子常患无良师友

以磨切之者今见其人矣于是二人者各遣其

子以从余游待余二十年日日益㳟希泽初得

疾余持服里居遣人候之希泽报曰我无状子

最为知我者今病革不复见子愿得子之文以

记我死死⿰目𡨋目矣既死其子以某年某月某日

葬于某鄕某里余方在京师不得哭送輤车之

后又不得以文与俱薶于幽壌诚所恨矣归而

其子择交以其先人尝见累于余也叙其理命

屡以抵余且曰陈皋希古先生既巳志先人之

墓矣其所以谓之表者非君也其谁为之余乃

具次希泽之生平如此复系以辞而哀之云

  禀完而弗驳又辅以学性其浑矣检诸身

  动不夫伦何疵咎之或履得于是陶然自

  贵可以谓之君子天胡以寿𢌿彼厚而独

  啬于此嗟乎希泽魂安所适兮一世云巳

   秘书丞陈君墓志铭

君讳叔献字元之蜀州新津人其上世由颖川

从僖宗入蜀因不归籍此县东北凤皇冈有丘

墓十许世深林巨木蔚然有豪宗大姓气象而

自五代巳降无仕者君生而耸慧始读书一历

目而遂贯于心不废忘下笔走词语骎骎不可

止遏其徒尊畏之中皇祐元年进士第为万州

司戸参军居官如故习老黠吏不敢肆其巧忠

守缺转运使以君摄其事乆之郡政大治人尽

服察举得令移郴县郴湖南小邑民吏杂扰牒

诉日日堆几案索裁决君始视事睨廷下忽取

一人者钩诘之本䖍民也寓于此凡二十年受

赇出入鄕市构两讼以乱令治谓君新至故杂

稠人𮗚君听㫁是否期中之得情如此具对闻

之安抚使流它郡自是恶少相语以君为神不

知某用何术也狱辞遂省县之粟移于衡往反

数百里下戸不能独去人有倍敛其酬为输之

者往往遁避不可求遂至再纳此弊尤甚君择

高赀附其直与并干之故赋入办先诸县里民

有各失一犊者逾年甲始𫉬于乙乙拒益坚诣

县辨君俾引其㹀使视犊跃就其乳乃还甲争

遂定一邑嗟尚之马氏僣窃多横赋毎丁岁有

常率几百年仁宗朝有诏一切除之而郴道衡

永桂阳监不谕旨督敛尚急君建言转运使悉

免忘虑数万万而方二三千里之民始得掷去

重压而舒四体矣群口邕邕颂君不休同年陈

启期过县闻之作诗与君有巨刃秋霜寒之句

及罢民遮道涕挽极谢乃得行入朝授著作佐

郎知绵州魏城县迁秘书丞赐绯衣银鱼魏城

之政大抵不甚力而自占八邑之最歳满以太

夫人年高乞便地复得巴西县未赴因卧疾熙

宁元年七月某日遂卒于其家享年五十一君

素羸㾪平时常喘喘畏风萧然骨立若不能朝

暮人也然临事讲利害决是非气厉而语壮短

长见前不可屈盖刚果内蓄以学术辅之而吐

理明白也性孝友事太夫人毎惧以巳疾为忧

常强饭设精神以立左右问之答亡恙太夫人

乃喜姊二人贫且孀君指SKchar田二顷赒之终身

以及其甥又为经营其家使其族之狠忿𭧂戾

者不敢犯与人交简介若不相密而遇有所急

难冒锋刃入汤火肯为也死之日无谁不沾泣

初病革其弟叔达问所以欲为君曰我何所言

但佩恨入地而不能泯灭者使老母不及封而

哭我矣虽然愿得与可文纳吾圹中乃幸也泪

数行下气遂绝曾祖某祖某考某母唐氏年八

十君娶乐氏再娶周氏男一人君轸女一人适

太学进士勾龙𡋕孙女二人以某年某月日葬

于某鄕某原叔达以君之见属其书遣介来道

君之语求铭其墓同乃君之同年进士与游甚

熟泣而铭之曰

  奄奄其息兮崭崭其形人视之而不知其

  中兮但常惜其不能以乆生然其论议之

  高兮区处之明盖受于所禀兮而发于所

  行胡不锡以永年兮中道以倾伊神理之

  茫昧兮善恶安足以讲评呜呼元之兮吾

  何忍而此铭

   李公泽墓志铭

君讳愼从字公泽曾祖讳某父讳某其先八世

祖讳远本京兆府万年县人广明中随驾入匿

为晋原令后遂不去家成都之温江今又迁为

郫人至大父始不仕父赠太常少卿毋文氏其

县君少卿有子五人尽使学进士教导有法自

成童悉与它儿异至有未胜冠而能中其科等

者愼修愼交也愼微后亦取皇祐元年高第二

巳物故惟愼惟修今为都官郞中君性精敏自

皆其气骨巳岌然秀爽读书不废忘为文辞皆

具晓大端不烦其师少卿厌世诸兄既从宦弟

幼各未立君视家事缺然亡它羸以待供索乃

脱身治产设次第积居与时遂未几号饶益督

其弟愼用日夜从于学不客堕游尝语之曰尔

勿与我事凡婚嫁一主于我尔自动尔之所当

为勿中休给远资近上下究足无间言愼思亦

皇祐五年进士先卒而君独享优游之乐于

其里闾为善人君子众虽景慕之而不可以力

致第嗟咨信向而退自恨其不能如也君复和

裕坚正内外亲友以至墟落邻哄之人无不相

与驩遇其有所未善不屑正之无不改以谢凡

吉凶燕集未有一日忽在众人之后客子游仕

至其邑有所求须先诣君君为之推引裁处各

称其所欲以去故其善誉寖闻于人人贤之盖

用此也张少愚明劲辩博少所推借走海内识

人无限而毎谓君疆果通干生于自然不假增

修而皆诣当处它不能及也少愚将有所欲为

而尚尤豫者必更取君讲解辨折然后乃定其

于治事明审能厌人意也如此君平时尝谓人

云吾寿巳自知不能乆于世问之但笑不道其

所以能得自知之者故于易老庄释之书必亹

亹再三研玩其极深之论而有意于其间者焉

某年某月忽得疾虽甚革而神意不乱治后事

尤委曲至某日遂不起享年若干君娶申氏生

五男曰某某娶王氏皆好学整饬不务敖荡人

皆曰公泽宜有后也三女长适何氏二许嫁某

等将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君于某鄕某原谓某

于君为亲且密知君最详来求铭君之墓某泣

而为之铭铭曰

  於乎公泽之为人也外虽夷易而中甚端

  劲故其接乎物也以和而处乎事也以正

  惜其名位有遗其才谋而鄕党止述其谊

  行胡为善不得其酬兮卒阏之以所命甫

  五十而遂没兮夫何遘兹乎不幸推其无

  所欿然兮有后之盛何以知其然今曰元昆之显而诸嗣之今

   卭州处士郭君墓志铭

余少时与郭周田蟠叟同学西州交游甚熟知

其父处士者之为人常爱之处士今既死蟠叟

求余铭其墓处士讳某字某自言本汾阳忠武

之后子孙流落居蜀不知凡几世占名于卭家

素饶财处士少任侠傥遏无畛域善格五意钱

之戏毎入市群豪朋来从随上下酣飮讴歌器

謼击鞠㺯鹰犬罢即入隐坊与其徒投五木争

缯彩金贝一掷不卢遂推去不顾藉时亦胜人

不赀为寒士巧乞尽𢌿之不以为巳物故义声

铮然不琐琐治家事人语之处士曰尔焉知我

但我业此而所恃者我有子矣异日教之使立

千万人上令晓道义善文章者争来推高之视

此讵不若尔曹占田藏镪之无涯哉我岂欲效

里闾庸人旦暮龊龊经营后时不使寒饿计耶

于是出蟠叟令力学蟠叟才冠便知名四方所

友皆当世才杰处士之高识自此愈远闻处士

晚好读书尤于班马二史为精深与人议论牵

引证据甚可听治平三年四月十一日忽被病

遂不起年七十五其配文氏生蟠叟后一年亦

卒年若干治平四年十月一日蟠叟葬之于临

卭县思君鄕丰义里息头山蟠叟蓬头茧足披

风露践泥潦昼夜号哭负土为坟凡三年远近

观者日日来不绝叹喟嗟悼而去铭曰

  人生常患巳之所欲乐为而礼法从而撄

  之攌然如囚曾不得恣肆而自嬉若处士

  者少脱略而无羁敖荡一世而胸中不置

  乎险夷以寿而返兮群口为之赍咨发其

  庆以昌后兮其子宜之

   荣州杨处士墓志铭

君讳某字某荣州荣德人其上世官族见紫微

石公杨休龙图李公绚为其考虞部郎中见素

妣崇德县君袁氏之墓铭君少敏惠尝授经于

唐安罗勉先生通博善讲议辩者不能敌晚工

于诗既乆且精意词高新无所得其迹于父母

昆弟一尽其孝友崇德病累亟君再剔髀肉以

馔进悉愈郎中好接賔客两蜀闻人无不至门

下君善治产致资以赡给其用多寡称之杨氏

所以义声满天下实由君振之也间尝语群弟

曰家事不可以累大人予其主之尔曹第力学

予将资尔异时求有以昌大门戸者是后屡有

繇郡举试礼部而若冲者遂中其第今巳入尚

书为郎矣君性方廉重许诺视人有不𩔖辄耻

遇之如一善可喜则奖励称述亹亹不巳宗族

邻里婚丧之用所不能足者君咸为办之赖远

别业为一郡之冠其林峦之秀涧谷之异围拥

列立若设图𦘕君于其间筑室百楹裒辑古今

书史万卷引内外良子弟数十人召耆儒之有

名业者教之其子约果登皇祐五年进士授遂

州小溪县主簿先君卒馀皆摐摐号称佳士者

君以至和二年九月十五日以疾不起享年若

干娶王氏生男子五人纲约𬘡纪纮女子六人

婿普州进士汝某资州资阳县尉袁某进士勾

某袁某张某著作佐郎知绵州魏城县张某孙

男十人某曾孙某君以嘉祐五年二月二十五

日葬于崇德县荣川鄕南坦庄锜以书并状拜

道士李有庆来诣同山居始求铭君之墓同亦

与锜识故为之铭铭曰

  古语有之 天道难论 吾今于君

  以为知言 种善殖德 所获未蕃

  中寿亟亡 人闻而𡨚 何以慰君

  有文诸孙

   绵州李处士墓志铭

先生讳某字某绵州巴西县人曾祖某仕孟昶

意其国不能以乆复位下无所信道遂解官以

去就闲居焉祖某善计策广政末年两川抢攘

郡邑多冦盗能用之以庇䕶族党𫉬亡恙鄕人

以才豪名之父某博学有智思尤深于诊剂人

远近赖其术而不夭枉者无几数然未尝蕲之

来以贿为谢者有问之曰吾求以此德遗后人

生先生遂使被儒服先生少通敏才辩倾给自

向师学专精讲问一力不厌横波绝浪大渉经

史时出其语以耸坐客虽其朋流率无不下之

者景祐初就进士举试礼部既不得叹曰吾不

能是矣吾有子宜其为之于是归教其子及里

中良子弟昼夜相临随自不少懈不十年其子

文艺益精凡两偕计吏一试大廷下遂中皇祐

五年第蜀人常谓先生意与物出入相应效乃

如此性孝友家饶财不自靳啬养同产常使厚

于巳归二甥于良家奁盝所与视巳子一概独

不异宝元蜀旱大饥朝廷遣贵臣抚谕发私峙

合程者𢌿赤牒先生曰民困蹙上忧之若此岂

幸之以徼身名时耶吾所蓄虽不能如其格忍

自闭以视元元捐瘠乎悉倒廪输之官无德色

在位咸高之士有来绵者未授馆悉先诣先生

所先生从之游无问风雨相驩至去皆满意不

戚戚故其好事之声闻四方也以此所居西偏

构月轩常𨼆几其中端静凝黙人不知其所以

为时复论撰有书号百一者凡十卷大抵明古

意述世务自言此书百分廑有一能补于吾道

者乃名耳好吟诗逮千馀篇语近而意高皆不

徒为之者治平四年十月十五日以疾卒于家

病已革尚能作诗以与其交亲为诀其日起索

冠带坐求笔疏𥿄曰不为不道不为不正裁八

字气渐短目⿰目𡨋笔落遂化去一城之人无谁何

皆奔走哭嘂相属道上春秋六十有六矣娶文

氏生一男三女男𧨏伯为秘书丞知卭州大邑

县女适周氏范氏文氏周范二女先亡孙若于

人卜以某年某月日葬先生于某鄕某里祖茔

之东呜呼同尝忆去年六月自广汉移守安岳

道先生门下入拜先生于南堂先生与同语时

有不任被病恐不能乆留于世之说同解之先

生笑曰事当然者何足异矣别未百日而秘丞

君遣使以状来且谓同曰𧨏伯恶逆深重而遽

丧所天先人临终揽𧨏伯手属之曰吾死当使

普州志吾墓幸矣愼无忘𧨏伯敢持遗训以累

君诚死罪同读巳曰噫善人也今死矣其治命

尚能以予文为求于予厚矣肯不为之铭之欤

遂为之铭铭曰

  山蟠于离而水走乎干之维中有墓兮蹲

  而巍问焉居之者云谁成纪先生之所归

  先生之生兮为鄕里之所师宜其遗光馀

  耀兮愈华而不衰吾恐绵人世世之子孙

  兮望者趋之而过者拜之刻载善行无愧

  辞呜呼先生安所亏



丹渊集卷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