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4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八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四十九
卷五十 
本作品收录于:《乾隆西安府志

西安府志卷第四十九

  大事志

宋书符瑞志十一月甲寅靑龙见京兆霸城

 按事在咸宁五年

宋书符瑞志九月白龙见京兆阴盘

 按事在太康六年

宋书符瑞志四月甘露降京兆杜陵

五行志八月京兆地震

 按巳上事并在太康八年

赵王伦传伦宣帝第九子琅琊郡王咸宁中攺封于赵元

康初迁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镇关中伦刑赏失中氐

羌反叛征还京师

 按晋室诸王镇关中者率以先后代如汉度辽将军之

 类不悉书必其有事于陕始特著之后仿此例伦镇关

 中事在元康元年

梁王彤传彤元康初转征西将军代秦王柬都督关中军

事久之复为征西大将军代赵王伦镇关中都督雍凉诸

军事置左右长史司马又领西戎校尉枨华传初赵王伦

挠乱关中氐羌反叛乃以梁王彤代之或说华曰赵王贪

昧信用孙秀所在为乱而秀变诈奸人之雄今可遣梁王

斩秀刈赵之半以谢关右华从之彤许诺秀友人辛冉从

西来言于彤曰氐羌自反非秀之为故得免死

惠帝纪八月雍州刺史解系又为度元所破秦雍氐羌悉

叛推氐帅齐万年僣号称帝围泾阳十一月遣安西将军

夏侯骏建威将军周处等讨齐万年梁王彤屯好畤周处

传周处迁御史中丞凡所紏劾不避权贵梁王彤犯法处

深文按之及齐万年反朝臣恶处强直乃使隶夏侯骏西

征万年闻之曰周府君才兼文武若专断而来不可当也

知受制于人此成擒耳既而梁王彤为征西将军都督关

中诸军事陈凖知彤将逞宿憾乃言于朝曰骏及梁王皆

是贵戚非将帅之才进不求名退不畏咎周处忠勇果劲

有怨无援将必丧身宜许孟观以精兵万人为处前锋必

能殄冦不然彤当使处先驱其败必也朝廷不从次年正

月处力战而殁

 按巳上事并在元康六年

孟观传氐帅齐万年众数十万诸将覆败相继中书令陈

凖监张华以赵梁诸王在关中士卒不为之用周处丧败

职此之由观沉毅有文武才所领宿卫兵皆趫捷勇悍并

统关中士卒身当矢石大战十数皆破之生擒万年威慑

氐羌索靖传元康中西戎反叛拜靖为大将军梁王彤左

司马加荡寇将军屯兵粟邑击贼败之迁始平内史

河间王颙传河间王颙元康九年代梁王彤为平西将军

镇关中石函之制非亲亲不得都督关中颙于诸王为疏

特以贤举

 按巳上事并在元康八年

河间王颙传赵王伦篡位齐王冏谋讨之前安西叅军夏

侯奭在始平合众得数千人以应冏遣信要颙颙遣主簿

房阳河间国人张方讨擒奭及其党十数人于长安市腰

斩之及冏檄至颙执冏使送伦伦征兵于颙颙遣方率关

右健将赴之至潼关而伦秀巳诛天子反正各率众还

 按事在永宁元年

惠帝纪太安二年河间王颙成都王颖举兵讨长沙王乂

帝以乂为大都督帅军御之刘沉传李流乱蜀诏沉以侍

中假节讨流行次长安河间王颙请留为军司后领雍州

刺史及张昌作乱诏颙遣沉将州兵万人征西府五千人

自蓝田关讨之颙不奉诏沉自领州兵至蓝田颙又逼夺

其众长沙王乂命沉将武吏四百人还州张方既逼京都

王师屡败王湖祖逖言于乂曰刘沉忠义果毅雍州兵力

足制河间宜启上诏沉发兵袭颙颙窘急必诏张方以自

救此计之良也乂从之沉奉诏驰檄四境合七郡之兵及

守防诸军坞壁甲士万馀人以安定太守卫博新平太守

张光安定功曹黄甫澹为先登袭长安

 按事在太安二年

刘沉传颙时顿于郑县为东军声援闻沉起兵遣都䕶虞

夔率歩骑万馀人逆沉于好畤夔众败颙惧退入长安沉

渡渭而垒颙使澹博以精甲五千从长安门入力战至颙

帐下沉兵来迟颙军见憺等无继气益倍冯翊太守张辅

率众救颙横击之大战于府门博父子皆死澹又被擒颙

奇澹勇壮将活之澹不为屈于是见杀沉军败南遁为陈

仓令所执颙怒鞭之而后腰斩张光传刘沉讨河间王颙

光起兵助之谋多不用及二州军溃为颙所擒颙谓光曰

前起兵欲作何䇿光曰刘雍州不用鄙计故令大王得有

今日颙壮之表为右卫司马

惠帝纪冬十一月乙未张方请帝谒庙因劫帝幸长安以

所乘车入殿中帝驰避后园竹中方逼帝升车帝令方具

车载宫人宝物军人因妻略后宫分争府藏魏晋以来之

积扫地无馀矣河间王颙帅官属率骑迎于霸上颙前拜

谒帝下车止之以征西府为宫高光传高光为廷尉帝为

张方逼幸长安朝臣奔散莫有从者光独侍帝而西

 按巳上事并在永兴元年

河间王颙传东海王越起兵徐州西迎大驾关中大惧方

谓颙曰方所领犹十馀万众奉送大驾还洛宫公自留镇

关中方北讨博陵如此天下可小安无复举手者颙虑事

大难济不许乃遣成都王颖总统诸军据河桥以距越初

越以张方劫车驾天下怨愤先遣说颙令送帝还都与颙

分陕而居颙欲从之而方不同及东军大捷成都等败颙

乃令方亲信将郅辅夜斩方送首以示东军

惠帝纪颙遣宏农太守彭随北地太守刁黙距祁宏等于

湖黙败颙走南山宏等所部鲜卑大掠长安宏等奉帝还

洛阳帝乘牛车行宫籍草河间王颙传颙既杀张方寻遣

刁黙守潼关东军破刁黙入关颙惧又遣马瞻郭愇于霸

水御之瞻等战败散走颙单马逃太白山东军入长安大

驾旋以太弟太保梁柳为镇西将军守关中马瞻等出诣

柳因共杀柳于城内瞻等与始平太守梁迈合从迎颙于

南山颙初不肯入府长安令苏众记室督朱永劝颙表称

柳病卒辄知方事宏农太守裴廙秦国内史贾龛安定太

守贾疋等起义讨颙斩马瞻梁迈等东海王越遣督䕶麋

晃率国兵伐颙至郑颙将牵秀距晃晃斩秀并其二子义

军据有关中颙保城而巳牵秀传帝西幸长安以牵秀为

尚书关东诸军秀与颙将马瞻等将辅颙以守关中颙宻

遣使就东海王越求迎越遣将麋晃等迎颙时秀拥众在

冯翊晃不敢进颙长史杨腾与冯翊大姓诸严诈称颙命

使秀罢兵秀信之腾遂杀秀于万年

 按巳上事并在光熙元年

南阳王模传模永嘉初转征西大将军开府都督秦雍梁

益诸军事代河间王颙镇关中时关中饥荒百姓相啖加

以疾疠盗贼公行模力不能制乃铸铜人钟𪔂为 器以

易谷议者非之东海王越表徴模为司空遣中书监傅祗

代之模谋臣淳于定说模曰关中天府之国霸王之地今

以不能绥抚而还既于声望有亏又公兄弟倡起大事而

并在朝廷若自强则有专制之罪弱则受制于人非公之

利也模纳其言不就征

 按事在永嘉元年

怀帝纪平阳人刘芒荡自称汉后诳诱羌戎僣帝号于马

兰山支胡五斗叟郝索聚众数千为乱屯新丰与芒荡合

党征西大将军南阳王模使其将淳于定破之

 按事在永嘉三年

怀帝纪刘聪使子粲攻䧟长安南阳王模遇害南阳王模

传牙门赵染戌蒲阪率众降于刘聪聪使其子及染攻长

安模使淳于定距之为染所败士众离叛仓库虚竭军祭

酒韦辅曰事急矣早降可免模从之前赵载记刘聪遣赵

染刘雅率骑二万攻南阳王模于长安粲曜率大众继之

败王师于潼关军至于下邽模降染染送模于粲粲害模

及其子范阳王黎署刘曜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雍州牧攺封中山王镇长安

索𬘭传索𬘭为南阳王模从事中郎刘聪侵掠关东以𬘭

为奋威将军御之斩聪将吕𨓜又破聪党刘丰迁新平太

守聪将苏铁刘五斗等掠劫三辅除𬘭安西将军冯翊太

守𬘭有威惠华夷向服及怀帝蒙尘长安又䧟模被害𬘭

泣曰与其俱死宁为伍子胥乃赴安定与雍州刺史贾疋

扶风太守梁综安夷䕶军麹允等紏合义众频破贼党修

复旧馆迁定宗庙进救新平琳手擒贼帅李羌与阎𪔂立

秦王为皇太子前赵载记刘曜既据长安贾疋及诸氐羌

皆送质任唯雍州刺史麹特新平太守竺恢固守不降䕶

军麹允平阳令梁肃自京兆南山将奔安定遇疋任子于

阴宻拥还临泾推疋为平西将军率众五万攻曜于长安

梁综及麹特竺恢等亦率众十万㑹之曜遣刘雅赵染来

距败绩而还曜又尽长安锐卒与诸军战于黄邱曜众大

败退保甘渠杜人王秃纪特等攻刘粲于新丰粲还平阳

曜攻䧟池阳掠万人归于长安

阎𪔂传𪔂与抚军长史王毗司马傅逊怀翼戴秦王之计

谓左长史刘畴太傅参军驺捷等曰山东非霸王处不如

关中河阳令傅畅遗𪔂书劝奉秦王过洛阳谒拜山陵径

据长安𪔂得书便欲诣洛畴等皆山东人不愿西入并逃

散𪔂遂奉秦王行止上洛为山贼所袭杀百馀人率馀众

西至蓝田时刘聪向长安为贾疋所逐走还平阳疋遣人

奉迎秦王遂至长安

 按巳上事并在永嘉五年

张轨传张轨闻秦王入关乃驰檄关中曰主上构危迁幸

非所普天分崩率土丧气秦王天挺圣德神武应期世祖

之孙王今为长凡我晋人食土之类龟筮克从幽明同款

宜简令辰奉登皇位今遣前锋督䕶宋配歩骑二万径至

长安翼卫乘舆折冲左右西中郞实中军三万武威太守

张琠胡骑二万络驿继发仲秋中旬彳亍临晋

元经雍州刺史贾疋败刘粲长安薛收元经传贾疋太尉

诩之孙也累迁雍州刺史复长安刘粲使刘曜来战疋破

之曜中流矢追至甘泉

阎𪔂传阎𪔂贾疋与大司马南阳王保卫将军梁芬京兆

尹梁综等并同心推戴立王为皇太子登坛告天立社稷

宗庙

贾疋传疋与胡彭荡仲结为兄弟旋自渭桥袭荡仲杀之

后荡仲子夫䕶帅群胡攻之疋败走夜堕于涧为夫䕶所

害麹允传阎𪔂等立秦王为皇太子于长安𪔂总摄百揆

允时为安夷䕶军始平太守心害𪔂功且矩权势因𪔂杀

京兆太守梁综乃与综弟冯翊太守纬等攻𪔂走之㑹雍

州刺史贾疋为屠各所杀允代其任

 按已上事并在永嘉六年

五行志愍帝初有童谣曰天子何在豆田中至建兴四年

帝降刘曜在城东豆田壁中

通鉴怀帝凶问至长安皇太子举哀因加元服即帝位以

梁芬为司徒麹允索𬘭为仆射是时长安城中戸不盈百

蒿荆成林公私有车四乘百官无章服印绶惟桑版署号

而巳寻以𬘭为卫将军领太尉军国之事悉以委之

麹允传愍帝即尊位刘曜殷凯赵染数万众逼长安允击

破之擒凯于阵

索靖传刘曜侵逼王城索𬘭讨之破曜呼日逐王呼延莫

愍帝纪五月以大司马南阳王保为右丞相都督陕西诸

军事诏曰夫阳九百六之灾虽在盛世犹或遘之朕以冲

㓜纂承洪绪庶凭祖宗之灵群公义士之力荡灭凶寇今

右丞相懋德齐圣当扫除鲸鲵奉迎梓宫克复中兴宜帅

秦凉梁雍武旅三十万径诣长安克成元勲

前赵载记刘聪遣刘曜及司隶乔智明武牙李景年等冦

长安命赵染率众赴之时大都督麹允据黄白城染谓曜

曰麹允帅大众在外长安可袭而取之得长安黄白城自

服愿大王以重众守此染请轻骑袭之曜从之王师败于

渭阳将军王广死之染夜入长安外城帝奔射雁楼染焚

烧龙尾及诸军营杀掠千馀人且退屯逍遥园麹允率众

袭曜连战败之曜入粟邑遂归平阳

 按已上事并在建兴元年

前赵载记曜复屯渭汭赵染屯新丰索𬘭自长安东讨染

长史鲁𡽪曰今司马邺君臣自相逼僭王畿雄劣不同必

致死距我将军宜整众按兵以击之弗可轻也染晨帅轻

骑数百逆之战于城西败绩而归悔曰吾不用鲁𡽪之言

以至于此何面见之于是斩𡽪𡽪临刑谓染曰死者无知

则已若其有知当诉将军于黄泉使将军不得服床枕而

死曜还师赵染冦北地夣鲁𡽪大怒引弓射之染惊悸而

寤旦将攻城中弩而死张轨传刘曜寇北地轨遣参军麹

陶领三千人卫长安

 按事在建兴二年

五行志六月丁卯长安地震

愍帝纪盗发汉霸杠二陵及薄太后陵得金玉彩帛不可

胜纪时以朝廷草创服章多阙敕收其馀以实内府辛巳

敕雍州掩骼埋胔修复陵墓有犯者诛及三族索𬘭传时

三秦人尹桓解武等数十家盗发汉陵多获珍宝帝问𬘭

曰汉陵中物何多邪𬘭曰汉天子即位一年而为陵用天

下供赋三分之一武帝享年永久比崩而茂陵不复容物

赤眉取陵中物不能减半于今犹有朽帛委积珠玉未尽

此二陵是俭者耳亦百世之戒也

 按已上事并在建兴三年

张实传张实遣都䕶王该送诸郡贡计献名马方珍经史

图籍于京师㑹刘曜逼长安实遣将军王该率众以援帝

拜实陕西都督诸军事

麹允传曜复攻北地贼纵反间诈允郡城已陷众惧而溃

后数日突围赴长安北地遂陷允无威断羌胡因此䟦扈

关中扰乱纲目曜取北地进至泾阳渭北诸城悉溃曜获

将军鲁充梁纬飮之酒曰吾得子天下不足定也充曰国

家丧败不敢求生速死为幸曜曰义士也与之剑令自尽

纬妻辛氏色美曜将妻之辛氏曰妾夫巳死义不独生曜

曰贞女也亦听自杀皆以礼葬之

索𬘭传刘曜又率众围京城𬘭与麹允固守长安小城胡

松承檄奔命破曜于灵台松虑国家威举则麹索功盛乃

案兵渭北遂还槐里城中饥窘人相食死亡逃奔不可制

帝使侍中宋敞送笺降于曜𬘭潜留敞使其子说曜曰今

城中食足支一岁未易可克若许𬘭以车骑仪同万戸郡

公者请以城降曜斩而送之曰帝王之师以义行也孤将

军十五年未尝以谲诡败人必穷兵极势然后取之今索

𬘭所说如是天下之恶一也辄相为戮之若审兵食未尽

便可勉强固守如粮竭兵微亦宜早悟天命及帝出降𬘭

随至平阳刘聪戮之东市

纲目帝乘羊车岀降郡臣号泣攀车御史中丞吉朗叹曰

吾智不能谋勇不能死何忍君臣相随北面事虏乃自杀

 按巳上事并在建兴四年

天文志五月癸未太白荧惑合于东井

 按事在建武元年

前赵载记二月地震长安尤甚

天文志七月甲午岁星荧惑会于东井

 按已上事并在大兴二年

前赵载记曜僭即皇帝位徙都长安起光世殿于前紫光

殿于后缮宗庙社稷南北郊国号曰赵

前赵载记长水校尉尹车谋反濳结巴酋徐库彭曜乃诛

车囚库彭等五十馀人于阿房将杀之光禄大夫游子远

固谏曜幽子远而尽杀库彭等于是巴氐尽叛推巴归善

王句渠知为主四山羌氐巴羯应之者三十馀万关中大

乱城门昼闭曜复以子远为车骑大将军都督雍秦征讨

诸军事子远次于雍城降者十馀万先是上郡氐羌十馀

万落保崄不降酋大虚除权渠自号秦王子远进师权渠

惧降启曜以权渠为征西将军西戎公分徙其部落二十

馀万口于长安

前赵载记曜命起酆明观立西宫建凌霄台于滈池又将

于霸陵西南营寿陵侍中乔豫和苞上疏諌曰奉诏书将

营酆明观市道蒭荛咸曰一观之功可以平凉州矣又复

欲拟阿房而建西宫模瑶台而起凌霄此则费万酆明功

亿前役也以此功费亦可以吞吴蜀剪齐魏矣又将营建

寿陵周𢌞四里下深二十五丈以铜为棺椁黄金饰之恐

此功费非国内所能办也自古无不亡之国不掘之墓圣

人知厚葬之害故不为之臣子之于君父陵墓岂不欲高

广如山岳哉但以保全始终安固万世为优耳曜下书曰

二侍中恳恳有古人风烈今敕悉停寿陵制度一遵霸陵

之法省酆水囿以与贫民

 按已上事并在大兴三年

前赵载记光初四年终南山崩长安刘终于崩所得白玉

方一尺文曰皇亡皇亡败赵昌井水谒构五梁咢酉小衰

困嚣丧呜乎呜乎赤牛奋靷其尽乎眉目咸贫以为勒灭

之征曜斋七日而后受之于太庙大赦境内以终为奉瑞

大夫中书监刘均进曰臣闻国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君为

之不举终南京师之镇国之所瞻无故而崩其凶焉可极

皇亡皇亡败赵昌者言皇宝将为赵所败赵因之而昌今

大赵都于秦雍而勒跨全赵之地赵昌之应当在石勒不

在我也井水竭构五梁者井谓东井秦分五谓五车梁谓

大梁赵分此言秦将竭灭以构成赵也咢者岁次作咢也

言酉年当有败军杀将之事困困敦也在子之次元嚣亦

在子言子年国当丧亡赤谓赤奋若丑之岁牛谓牵牛东

北维之宿丑之分言岁在丑当灭亡无复遗也曜怃然攺

 按事在大兴四年

前赵载记大雨震曜父墓门屋大风飘发其父寝堂于垣

外五十馀歩有凤皇将五子翔于故未央殿五日悲鸣不

食死

 按事在大宁元年

天文志五月甲申朔日有食之在井

 按事在咸和二年

前赵载记刘曜为石堪所执送于勒所勒谕曜与其太子

熙书令速降曜但敕熙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熙及刘

引刘咸等谋西保秦州尚书胡勲曰今虽丧主国尚全完

将士情一未可离叛可共并力拒险走未晚也引不从怒

其沮众斩之遂率百官奔上邽关中扰乱将军蒋英辛恕

拥众数十万据长安遣使招勒勒遣石生率洛阳之众赴

前赵载记刘引及刘遵师众数万自上邽将攻石生于长

安诸郡皆起兵应引引次于仲桥按续通典醴泉县城即仲桥城石生固

守长安勒使石季龙帅骑二万距引战于义渠为季龙所

败引奔上邽季龙执其伪太子熙南阳王刘引等皆杀之

 按已上事并在咸和四年

后赵载记石生镇关中季龙攻长安生遣将军郭权率鲜

卑涉璝部众二万为前锋距之鲜卑宻通于季龙背生而

击之生惧奔潜于鸡头山按地在宝鸡县将军蒋英固守长安季

龙进师进攻长安旬馀拔之斩蒋英等分遣诸将屯于汧

徙雍秦华戎十馀万戸于关东生部下斩生于鸡头山郭

权归顺诏以权为镇西将军秦州刺史于是京兆诸郡皆

应之

 按事在咸和八年

后赵载记安定人侯子光弱冠美姿仪自称佛太子从大

秦国来当王小秦国易姓名为李子杨游于𨝘县爰赤眉

家信敬之以二女转相扇惑京兆樊经竺龙严谌谢乐子

等聚众数千人于杜南山下子杨称大黄帝建元曰龙兴

赤眉与经为左右丞相龙谌为左右大司马乐子为大将

军镇西石广击斩之子杨颈无血十馀日而面色无异于

 按事在咸康三年

十六国春秋虎使襄城公涉归上庸公曰归率众戌长安

二归告镇西石广私树恩泽潜谋不轨季龙大怒追广至

邺杀之

 按事在咸康四年

后赵载记虎盛兴宫室营长安洛阳二宫作者四十万人

又敕秦雍严西讨之资三五发卒诸州造甲者五十馀万

 按事在咸康八年

后赵载记虎发雍洛秦并州十六万人城长安未央宫

 按事在永和元年

后赵载记季龙僭即皇帝位大赦境内故东宫谪卒高力

等万馀人当戌凉州行逹雍城敕雍州刺史张茂送之茂

皆夺其马令歩推鹿车致粮戌所高力督定阳梁犊等因

众心之怨谋起兵东还梁犊自称晋征东大将军率众逼

张茂为大都督大司马载以轺车比至长安众巳十万乐

平王石苞时镇长安尽锐距之一战而败犊东出潼关

济南惠王遂传司马勲以梁州刺史守武当时石季龙死

中国乱雍州诸豪帅驰告勲率众岀骆谷壁于悬钩去长

安二百里遣部将刘焕攻长安又拔贺城于是关中皆杀

季龙太守令长以应勲勲兵少未能自固复还梁州

 按巳上事俱在永和五年

前秦载记初季龙以麻秋镇枹罕秋归邺洪使子雄撃而

获之以为军师将军秋说洪西都长安洪然之既而秋因

宴鸩洪将并其众世子健收而斩之洪将死谓健曰关中

形胜吾亡后便可鼓行而西及健嗣位时京兆杜洪窃据

长安自称晋征北将军雍州刺史戎夏多归之健自称晋

征西大将军都督关中诸军事雍州刺史尽众西行杜洪

尽召关中之众来拒健筮之遇泰之临健曰小往大来吉

亨是时众星夹河西流占者以为百姓还西之象健遂进

军次赤水遣雄略地渭北诸城尽䧟三辅略定健引兵至

长安洪奔司竹健入而都之

 按事在永和六年

前秦载记健军师将军贾元硕等表健为侍中大都督关

中诸军事大单于秦王健怒曰我官位轻重非若等所知

既而潜使讽元硕等使上尊号僣称天王大单于始缮宗

庙社稷置百官于长安

 按事在永和七年

前秦载记健僭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以大单于授其子

通鉴杜洪张琚屯宜秋洪自以右族轻琚琚遂杀洪自立

为秦王五月苻健攻琚于宜秋斩之

 按巳上事并在永和八年

前秦载记初张遇自许昌来降健纳遇后母韩氏为昭仪

每于众中谓遇曰卿吾子也遇惭恨引关中诸将欲以雍

州归顺乃与健中黄门刘晃谋夜袭健事觉遇害于是孔

特起池阳刘珍夏侯显起鄠乔景起雍胡阳赤起司竹呼

延毒起霸城众数万人并遣使诣征西桓温中军殷浩请

十六国春秋丞相雄与淸河王法及左卫将军飞分讨孔

特等雄克池阳斩孔特淸河王与飞克鄠斩刘珍夏侯显

 按巳上事并在永和九年

通鉴温统步骑四万发江陵命司马勲出子午道伐秦温

别将攻上洛进击靑泥破之

桓温传健遣子生弟雄众数万屯峣柳愁思墩以拒温生

亲自䧟阵杀温将应诞刘泓死伤千数温军力战生众乃

散雄又与将军桓冲战白鹿原为冲所破雄遂驰袭司马

勲勲退次女娲堡温进至霸上健以五千人深沟自固居

人持牛酒迎温感泣曰不图今日复见官军

前秦载记健别使雄领骑七千馀人与桓冲战于白鹿原

王师败绩又破司马勲于子午谷初健闻温来收麦淸野

以待温众大饥至是徙关中三千馀戸而归桓石䖍传石

䖍从温入关冲为苻健所围垂没石䖍跃马赴之拔冲于

数万众中而还莫敢抗者

 按巳上事并在永和十年

魏书苻生传苻生僣立虎狼大暴从潼关至于长安昼则

断道夜则发屋不食六畜专以害人

前秦载记伪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言于苻生曰比荧

惑入东井于占不岀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修

德以禳之生曰皇后与朕对临天下亦足以塞大丧之变

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辅政可谓大臣于是杀其妻

梁氏及太傅毛贵车骑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

前秦载记初桓温入关太子苌与温战死立其子生为太

子健寝疾菁勒兵入东宫将杀苻生时生侍健疾菁以健

为死𢌞攻东掖门健闻变升端门陈兵众皆舍杖逃散执

菁杀之数日健死子生僣即皇帝位

 按巳上事并在永和十一年又按晋书苻生僣位在永

 和十三年通鉴纲目皆作十一年

前秦载记长安谣曰东海大鱼化为龙男便为王女为公

问在何所洛城东东海苻坚封也时为龙骧将军第在洛

门东

通鉴姚襄将图关中进兵屯杏城秦遣广平王黄眉东海

王坚将军邓羌御之襄坚壁不战羌谓黄眉曰襄为桓温

所败锐气丧矣然其为人强狠若鼓噪扬旗直压其垒彼

必忿而岀可一战擒也乃率骑三千压其垒门而陈襄怒

出战羌阳败走襄追至三原按苻坚于嶻嶭北置三原䕶军羌回骑击之

黄眉等大军继至襄大败擒斩之弟苌帅其众降

前秦载记生少凶暴宗室勲旧亲戚忠良杀害略尽生夜

对侍婢曰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是夜淸河王苻法夣神告

曰旦将祸集汝门寤而心悸㑹侍婢来告乃与特进梁平

老强汪等率壮士数百人潜入云龙门坚与吕婆楼率麾

下三百馀人鼓噪继进生犹昏寐未寤坚遂弑生以伪位

让其兄法法自以庶孽不敢当坚乃僭称大秦天王

 按巳上事并在升平元年

前秦载记坚僣位凤皇集于东阙

前秦载记张平以并州叛降于坚坚徙其所部三千馀戸

于长安坚自临晋登龙门顾谓群臣曰美哉山河之固娄

敬有言关中四塞之国真不虚也权翼薛赞对曰臣闻夏

殷之都非不险也周秦之众非不多也终于身窜南巢首

悬白旗驱残于犬戎国分于项籍何也德之不修故耳吴

起在言在德不在险深愿陛下追踪唐虞怀远以德山河

之固不足恃也坚悦乃还长安

 按巳上事并在升平五年

前秦载记秦雍二州地震裂水泉涌岀金象生毛长安大

风震电坏屋杀人

 按事在太和元年

十六国春秋十二月坚入邺宫徙𬀩及后妃王公以下并

鲜卑四万馀戸于长安

 按事在太和五年

前秦载记天鼓鸣有彗星岀尾箕太史令张孟曰此应灭

秦之象时有人于光明殿大呼谓坚曰甲申乙酉鱼羊食

人悲哉无复遗坚命执之俄不见

 按事在宁康元年

前秦载记坚徙关东豪杰及诸杂夷十万戸于关中

前秦载记窦冲击慕容冲于河东破之率骑八千奔于泓

军泓使谓坚曰吴王巳定关东可速备资大驾奉送家兄

皇帝泓当率关中燕人翼卫黄帝还返邺都与秦以虎牢

为界分王天下永为邻好坚大怒召慕容𬀩责之𬀩宻遣

使谓泓曰吾既笼中之人必无还理不足复顾勉建大业

以兴复为务听吾死问汝便即尊位泓于是进向长安

前秦载记泓谋臣高葢宿勤崇等以泓持法苛峻乃杀泓

立冲为皇太弟承制行事坚命苻晖距冲冲令妇人乘牛

为众揭竿为旗扬土为尘督厉其众晨攻晖营于郑西晖

师败绩坚又以尚书姜宇为前将军与苻琳卒众三万击

冲于霸上宇死之琳中流矢冲遂据阿房城初坚之灭燕

冲姊为淸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坚纳之宠冠后庭冲年

十二亦有龙阳之姿坚又幸之姊弟专宠宫人莫进长安

歌之曰一雌复一雄𩀱飞入紫宫咸惧为乱王猛切谏坚

乃出冲长安又谣曰凤凰凤凰止阿房至是终为坚贼入

止阿房城焉陈翥桐谱苻坚以长安谣于阿房城植桐数

万株以待冲冲小字凤皇也

前秦载记慕容冲进逼长安坚登城观之大言责冲曰尔

辈群奴正可牧牛羊何为送死冲曰奴则奴矣既厌奴苦

复欲取尔见代坚遣使送锦袍遗冲称诏曰古人兵交使

在其间卿远来草创得无劳乎今迭一袍以明本怀朕于

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为此变冲命詹事答之亦称皇

太弟有令孤今心在天下岂顾一袍小惠苟能知命便可

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当寛贷苻氏以酬曩好终不使既

往之施独美于前坚曰吾不用王景略阳平公之言使白

虏敢至于此

 按巳上事并在太元九年

纲目冲称帝攺元颇自得慕容盛年十三谓慕容柔曰十

人之长亦须才过九人然后得安今中山王才不逮人功

未成而骄巳甚殆难济乎

前秦载记慕容冲僣称尊号于阿房攺年更始坚常为冲

军所围殿中上将军邓迈左中郞将邓绥尚书郎邓琼相

谓曰吾门世荷荣宠先君建殊功于国家不可不立忠效

节以成先君之志且不死君难者非丈夫也于是与毛苌

乐等䝉兽皮奋矛而击冲军冲军溃坚获免冲遣其尚书

令高葢率众夜袭长安攻䧟南门入于南城右将军窦冲

前禁将军李辩等击败之坚寻败冲于城西追奔至于阿

城诸将请乘胜入城坚惧为冲所获乃击金以止军关中

堡壁三千馀所推平远将军冯翊赵敖为统主相率结盟

遣兵粮助坚左将军苟池右将军俱石子与冲争麦战于

骊山为冲所败坚大怒复遣领军杨定击冲大败之俘掠

鲜卑万馀而还坚悉坑之

前秦载记冲率众登城坚身贯甲胄督战飞矢满身血流

被体三辅人为冲所略者咸遣使告坚请放火以为内应

坚曰哀卿等忠诚但时运圯丧恐无益于国空使诸卿坐

自夷灭吾所不忍也每夜有人周城大呼曰杨定健儿应

属我宫殿台观应坐我父子同岀不共汝旦寻不见人迹

城中有书曰古符传贾录载帝出五将久长得先是又谣

曰坚入五将山长得坚信之于是遣卫将军杨定击冲于

城西为冲所擒坚惧付宏以后事将中山公诜张夫人率

骑数百岀如五将宏寻将母妻宗室男女数千骑出奔百

寮逃散冲入据长安纵兵大掠初秦之未乱也关中土然

无火而烟气大起方数十里月馀不灭又谣曰长鞘马鞭

击在股太岁南行当复虏秦人呼鲜卑为白虏慕容埀之

起关东岁在癸未

 按巳上事并在太元十年

后秦载记冲率众东下长安空虚卢水郝奴称帝于长安

渭北尽应之扶风王𬴊有众数千堡据马嵬奴遣弟多攻

𬴊苌伐𬴊破之𬴊走汉中执多而进攻奴降之苌僭即皇

帝位于长安大赦攺元曰建初国号大秦攺长安曰常安

徙安定五千馀戸于长安以弟征虏绪为司隶校尉镇长

 按事在太元十一年

十六国春秋加窦冲大司马骠骑大将军杨定为左丞相

遣冲自繁川按通鉴注地在杜陵县趋长安登帅众从新平迳据新

丰使定率陇上之军为后继又约监河西诸军事并州刺

史杨攺都督河州诸军事冀州刺史杨楷各率所统大会

长安

 按事在太元十四年

前秦载记登自雍攻苌将金温于范氏堡克之遂渡渭水

攻苌京兆太守韦范于假氏堡不克进据曲牢苟曜宻应

登登去曲牢繁川次于马头原苌率骑来距大战败之斩

其尚书吴忠

 按事在太元十六年

前秦载记姚苌死登闻之喜曰姚兴小儿吾将折杖笞之

于是尽众而东攻屠各姚奴帛蒲二堡克之自甘泉向关

中兴追登不及数十里登从六陌趋废桥兴将尹纬据桥

以待之登争水不得众渴死者十二三与纬大战为纬所

败其夜众溃登单马奔雍

前秦载记姚兴字子略苌长子苻坚时为太子舍人常冒

难奔苌立为太子岀征常留统后事及镇长安甚有威惠

苌死僭即帝位于槐里大赦境内攺元曰皇初

后秦载记兴自安定如泾阳与登战于山南斩登散其部

众徙阴宻三万戸于长安分大营戸为四置四军领之

 按巳上事并在太元十九年

后秦载记兴遣姚硕德姚穆伐吕隆大败之隆降兴徙河

西豪右万馀戸于长安

 按事在元兴二年

后秦载记客星入东井所在地震前后一百五十六日

 按事在义熙七年

天文志二月丙午荧惑填星皆犯东井壬辰岁星荧惑填

星太白聚于东井

 按事在义熙九年

天文志日在东井有白虹十馀丈在南干日

 按事在义熙十年

崔浩传太史令奏荧惑在匏爪星中一夜忽亡失浩曰庚

午辛未天有阴云荧惑之亡当在此二日内庚之与未皆

主于秦辛为西夷今姚兴据咸阳是荧惑入秦矣后八十

馀日荧惑果出于东井秦中大旱赤地千里昆明池水竭

明年姚兴死

 按事在义熙十一年

后秦载记勃勃遣兄子提南侵池阳车骑姚裕前将军彭

白狼建义蛇元距𨚫之

 按事在义熙十二年

后秦载记姚恢率安定镇戸三万八千以车为方阵自北

雍州趣长安自称大都督建义大将军移檄州郡欲除君

侧之恶乃南攻郿城长安大震泓驰使征姚绍遣姚裕及

辅国胡翼度屯于澧西姚绍率轻骑先赴难使姚洽司马

国璠将歩卒三万赴长安恢从曲牢进屯杜城绍与恢相

持于灵台恢将齐黄等降恢进军逼绍姚赞自后要击大

破之杀恢及其三弟

宋书序传高祖北伐田子与顺阳太守傅宏之从武关屯

据靑泥姚泓欲自御大军虑田子袭其后欲先平田子然

后倾国东岀率军数万奄至靑泥田子所领裁数百欲击

之传宏之曰彼众我寡难可与敌田子曰师贵用奇不必

在众独率所领鼓而进合围数重前后奋击所向摧䧟贼

众一时溃散长安既平高祖燕于文昌殿举酒赐田子曰

咸阳之平卿之功也即以咸阳相赏授咸阳始平二郡太

守十六国春秋初刘裕以沈田子等众少遣沈林子将兵

自秦岭往助之至则巳破相与追之关中郡县多潜送款

于田子

十六国春秋刘裕至潼关东平公讃拒裕于关西姚难屯

于香城裕遣王镇恶王敬自秋社西渡渭以逼难军难引

兵而西泓自㶚上引兵次石桥为之援讃退屯郑城镇北

姚强率部人数千与难合阵于泾上以距镇恶镇恶遣毛

德祖进击破强强力战死之难遁还长安裕进据郑城泓

使姚裕尚书庞统屯兵营中陈留公洸屯兵澧西尚书姚

白瓜徙四军杂戸入长安姚丕守渭桥胡翼度屯石积而

姚讃屯霸东泓军逍遥园王镇恶率水军自河入渭溯流

而上镇恶至渭桥令军士食毕皆持杖登岸后登者斩既

登岸渭水流急舰皆随流逐去镇恶谕曰此是长安城北

门去家万里舟楫衣粮并巳随流今进而战胜则功名俱

显不胜则骨骸不返乃身先士卒众随腾跃争进大破丕

军于渭桥泓引兵赴之逼水地狭为丕兵所蹂践不战而

溃镇西将军谌等皆死于阵泓单马还宫镇恶入自平朔

门泓与裕等数百骑岀奔石桥计无所出谋欲诣降泓子

佛念年十二登宫墙自投死泓将妻子群臣诣垒门降镇

恶乃以属吏城内夷晋六万馀戸皆以国恩抚慰之号令

严肃百姓安堵

十六国春秋裕至长安镇恶迎于灞上裕劳之镇恶性贪

秦府库盈积镇恶盗取不可胜纪裕以其功大不问裕收

秦彝器浑仪土圭纪里鼓指南车及秦玉玺送建康馀帛

珍宝颁将士送泓建康市戮之

宋武三王传义真初封桂阳公从北征关中平定高祖议

欲东还乃以义真行都督雍梁秦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

领䕶西戎校尉雍州刺史太尉咨议参军京兆王修为长

史将还三秦父老流涕诉曰残民不沾王化于今百年始

观衣冠方仰圣泽长安十陵是公家坟墓咸阳宫殿数千

间是公家屋宅舍此欲何之高祖愍然慰辞曰受命朝廷

不得擅留感诸君恋本之意今留第二儿镇此境临还自

执义真手以授王修令修执其子孝孙手以授高祖

夏载记裕还勃勃闻之谓王买德曰朕将进图长安买德

曰刘裕灭秦所谓以乱平乱未有德政以济苍生关中形

胜之地而以小儿守之非经远之规也狼狈而返者欲速

成篡事耳陛下以顺伐逆百姓望义旗之至以日为岁靑

泥上洛南师之冲要宜置游兵断其去来之路然后杜潼

关塞崤陕绝其水陆之道陛下声檄长安申布恩泽三辅

父老皆壶浆以迎王师义真独坐空城逃窜无所一旬之

间必面缚麾下矣勃勃善之以子璝都督前𨦟诸军事领

抚军大将军南伐长安前将军赫连昌屯兵潼关以买德

为抚军右长史南断靑泥勃勃率大众继发

 按巳上事并在义熙十三年

通鉴夏赫连璝至渭关中民降者属路沈田子畏其众盛

不敢进王镇恶曰公以十岁儿付吾属当共竭力而拥兵

不进虏何由平田子与镇恶素有相图之志军中又讹言

镇恶欲尽杀南人据关中反田子遂请镇恶至傅宏之营

计事使人斩之矫称受太尉命义真与王修被甲登门以

察其变修执田子数以专戮而斩之宏之破夏兵夏兵乃

退

纲目义真赐与无节王修每裁抑之左右皆怨讃修欲反

义真杀之人情离骇莫相统一义真悉召外兵闭门拒守

关中郡县悉降于夏

夏载记勃勃进据咸阳长安樵采路绝刘裕乃召义真东

镇洛阳以朱龄石为雍州刺史守长安义真大掠而东至

于霸上百姓逐龄石而迎勃勃入长安璝率众三万追击

王师败绩义真单马而遁买德获晋宁朔将军傅宏之辅

国将军蒯恩义真司马毛修之于靑泥积人头为京观于

是勃勃大飨将士于长安举觞谓买德曰卿往日之言一

周而果效可谓算无遗䇿矣

夏载记勃勃为坛于灞上僣即皇帝位赦其境内攺元昌

 按巳上事并在义熙十四年

夏载记群臣劝都长安勃勃曰长安累帝旧都有山河四

塞之固但荆吴远僻势不能为人之患东魏与我同境壤

去北京裁数百馀里朕在长安北京恐有不守之忧朕在

统万彼终不敢济河诸卿适未见此耳乃于长安置南台

以璝领大将军雍州牧录南台尚书事勃勃还统万以宫

殿大成赦其境内又攺元曰真兴

 按事在元兴元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