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 (四库全书本)/卷09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三 元史 卷九十四 卷九十五

  钦定四库全书
  元史卷九十四
  明翰林学士亚中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宋濓等修
  志第四十三
  食货二
  歳课
  山林川泽之产若金银珠玉铜铁水银朱砂碧甸子铅锡矾硝碱竹木之类皆天地自然之利有国者之所必资也而或以病民者有之矣元兴因土人呈献而定其歳入之课多者不尽收少者不强取非知理财之道者能若是乎产金之所在腹里曰益都檀景辽阳省曰大宁开元江浙省曰饶徽池信江西省曰龙兴抚州湖广省曰岳澧沅靖辰潭武冈宝庆河南省曰江陵襄阳四川省曰成都嘉定云南省曰威楚丽江大理金齿临安曲靖元江罗罗㑹川建昌徳昌柏兴乌撒东川乌䝉产银之所在腹里曰大都真定保定云州般阳晋宁懐孟济南宁海辽阳省曰大宁江浙省曰处州建宁延平江西省曰抚瑞韶湖广省曰兴国郴河南省曰汴梁安丰汝宁陕西省曰商州云南省曰威楚大理金齿临安元江产珠之所曰大都曰南京曰罗罗曰硕达勒达曰广州产玉之所曰于阗曰费里沙产铜之所在腹里曰益都辽阳省曰大宁云南省曰大理澂江产铁之所在腹里曰河东顺徳檀景济南江浙省曰饶徽宁国信庆元台衢处建宁兴化邵武漳福泉江西省曰龙兴吉安抚袁瑞赣临江桂阳湖广省曰沅潭衡武冈宝庆永全常宁道州陕西省曰兴元云南省曰中庆大理金齿临安曲靖瀓江罗罗建昌产朱砂水银之所在辽阳省曰北京湖广省曰沅潭四川省曰思州产碧甸子之所曰和林曰㑹川产铅钖之所在江浙省曰铅山台处建宁延平邵武江西省曰韶州桂阳湖广省曰潭州产矾之所在腹里曰广平冀宁江浙省曰铅山邵武湖广省曰潭州河南省曰庐州河南产硝碱之所曰晋宁若竹木之产所在有之不可以所言也初金课之兴自世祖始其在益都者至元五年命于从刚髙兴宗以漏籍民戸四千于登州栖霞县淘焉十五年又以淘金户二千佥军者付益都淄莱等路淘金总管府依旧淘金其课于太府监输纳在辽阳者至元十年聴李徳仁于龙山县胡碧峪淘采每歳纳课金三两十三年又于辽东双城及和州等处采焉在江浙者至元二十四年立提举司以建康等处淘金夫凡七千三百六十五戸隶之所辖金场凡七十馀所未几以建康无金革提举司罢淘金戸其徽饶池信之课皆归之有司在江西者至元二十三年抚州乐安县小曹周歳办金一百两在湖广者至元二十年拨常徳澧辰沅靖民万户付金场转运司淘焉在四川者元贞元年以其病民罢之在云南者至元十四年诸路总纳金一百五锭此金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银在大都者至元十一年聴王庭璧于檀州奉先等洞采之十五年令闗世显等于蓟州丰山采之在云州者至元二十七年拨民户于望云煽炼设从七品官掌之二十八年又开聚阳山银场二十九年遂立云州等处银场提举司在辽阳者延祐四年惠州银洞三十六眼立提举司办课在江浙者至元二十一年建宁南剑等处立银场提举司煽炼在湖广者至元二十三年韶州路曲江县银场聴民煽炼歳输银三千两在河南者延祐三年李允直包罗山县银场课银三锭四年李圭等包霍丘县豹子崖银洞课银三十锭其所得矿率以十分之三输官此银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珠在大都者元贞元年听民于杨村直沽口捞采命官买之在南京者至元十一年命宻且安山等采于松阿哩江阿雅古江呼兰果江采之在广州者采于大步海他如鄂诺吹达尔呼图克三河之珠至元五年徙鳯格等户捞焉胜州延州纳延等城之珠十三年命图鲁卜岱等捞焉此珠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玉在费哩沙者至元十一年穆尔玛哈穆特阿里三人言淘玉之户旧有三百经乱散亡存者止七十户其力不充而费哩沙之地旁有民户六十每同淘焉于是免其差徭与淘戸等所淘之玉于古都斯和尔锡喇卜丹三人所立水站递至京师此玉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铜在益都者至元十六年拨户一千于临朐县七宝山等处采之在辽阳者至元十五年拨采木夫一千户于锦瑞州鸡山巴山等处采之在澂江者至元二十二年拨漏籍户于赛音山煽炼凡一十有一所此铜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铁在河东者太宗丙申年立炉于西京州县拨冶户七百六十煽焉丁酉年立炉于交城县拨冶户一千煽焉至元五年始立洞冶总管府七年罢之十三年立平阳等路提举司十四年又罢之其后废置不常大徳十一年听民煽炼官为抽分至武宗至大元年复立河东都提举司掌之所隶之冶八曰大通曰兴国曰惠民曰利国曰益国曰润富曰丰宁丰宁之冶葢有二云在顺徳等处者至元三十一年拨冶户六千煽焉大徳元年设都提举司掌之其后亦废置不常至延祐六年始罢两提举司并为顺德广平彰徳等处提举司所隶之冶六曰神徳曰左村曰丰阳曰临水曰沙窝曰固镇在檀景等处者太宗丙申年始于北京拨户煽焉中统二年立提举司掌之其后亦废置不常大徳五年始并檀景三提举司为都提举司所隶之冶有七曰双峰曰暗峪曰银崖曰大峪曰五峪曰利贞曰锥山在济南等处者中统四年拘漏籍戸三千煽焉至元五年立洞冶总管府其后亦废置不常至至大元年复立济南都提举司所隶之冶有五曰宝成曰通和曰昆吾曰元国曰富国其在各省者独江浙江西湖广之课为最多凡铁之等不一有生黄铁有生青铁有青𤓰铁有蕳铁每引二百斤此铁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朱砂水银在北京者至元十一年命䝉古达实以率賔人戸于扎色茂之地采炼在湖广者沅州五寨萧雷发等每年包纳朱砂一千五百两罗管寨包纳水银二千二百四十两潭州安化县每年办朱砂八十两水银五十两碧甸子在和林者至元十年命乌玛喇采之在㑹川者二十一年输一千馀磈此朱砂水银碧甸子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铅锡在湖广者至元八年辰沅靖等处转运司印造锡引每引计锡一百斤官收钞三百文客商买引赴各冶支锡贩卖无引者比私盐减等杖六十其锡没官此铅锡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矾在广平者至元二十八年路鹏举献磁州武安县矾窑一十所周歳办白矾三千斤在潭州者至元十八年李日新自具工本于浏阳永兴矾场煎烹每十斤官抽其二在河南者二十四年立矾课所于无为路每矾一引重三十斤价钞五两此矾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竹之所产虽不一而腹里之河南懐孟陕西之京兆鳯翔皆有在官竹园国初皆立司竹监掌之每歳令税课所官以时采斫定其价为三等易于民间至元四年始命制国用使司印造懐孟等路司竹监竹引一万道每道取工墨一钱凡发卖皆给引至二十二年罢司竹监听民自卖输税明年又用郭畯言于卫州复立竹课提举司凡辉懐嵩洛荆襄益都宿开等处竹货隶焉在官者办课在民者输税二十三年又命陕西竹课提领司差官于辉懐办课二十九年丞相鄂勒哲言懐孟竹课频年斫伐已损课无所出科民以输宜罢其课长养数年世祖从之此竹课之兴革可考者也若夫硝碱木课其兴革无籍可考故不著焉
  天历元年歳课之数
  金课腹里四十锭四十七两三钱 江浙省一百八十锭一十五两一钱 江西省二锭四十两五钱湖广省八十锭二十两一钱 河南省三十八两六钱 四川省麸金七两二钱 云南省一百八十四锭一两九钱
  银课腹里一锭二十五两 江浙省一百二十五锭三十九两二钱 江西省四百六十二锭三两五钱湖广省二百三十六锭九两 云南省七百三十
  五锭三十四两三钱
  铜课云南省二千三百八十斤
  铁课江浙省额外铁二十四万五千八百六十七斤课钞一千七百三锭一十四两 江西省二十一万七千四百五十斤课钞一百七十六锭二十四两湖广省二十八万二千五百九十五斤 河南省三千九百三十斤 陕西省一万斤 云南省一十二万四千七百一斤
  铅锡课江浙省额外铅粉八百八十七锭九两五钱铅丹九锭四十二两二钱墨锡二十四锭一十两二钱 江西省锡一十七锭七两 湖广省铅一千七百九十八斤
  矾课腹里三十三锭二十五两八钱 江浙省额外四十二两五钱 河南省额外二千四百一十四锭三十三两一钱
  硝碱课晋宁路二十六锭七两四钱
  竹木课腹里木六百七十六锭一十五两四钱额外木七十三锭二十五两三钱竹二锭四十两额外竹一千一百三锭二两二钱 江浙省额外竹木九千三百五十五锭二十四两 江西省额外竹木五百九十锭二十三两三钱 河南省竹二十六万九千六百九十五竿板木五万八千六百条额外竹木一千七百四十八锭三十两一钱
  盐法
  国之所资其利最广者莫如盐自汉桑𢎞羊始榷之而后世未有遗其利者也元初以酒醋盐税河泊金银铁冶六色取课于民歳定白银万锭太宗庚寅年始行盐法每盐一引重四百斤其价银一十两世祖中统二年减银为七两至元十三年既取宋而江南之盐所入尤广每引改为中统钞九贯二十六年増为五十贯元贞丙申每引又増为六十五贯至大己酉至延祐乙卯七年之间累増为一百五十贯凡伪造盐引者皆斩籍其家产付告人充赏犯私盐者徒二年杖七十止籍其财产之半有首告者于所籍之内以其半赏之行盐各有郡邑犯界者减私盐罪一等以其盐之半没官半赏告者然歳办之课难易各不同有因自凝结而取者解池之颗盐也有煮海而后成者河间山东两淮两浙福建等处之末盐也惟四川之盐出于井深者数百尺汲水煮之视他处为最难今各因其所产之地言之
  大都之盐太宗丙申年初于白陵港三义沽大直沽等处置司设熬煎办每引有工本钱世祖至元二年又増宝坻二盐场灶戸工本每引为中统钞三两与清沧等八年以大都民戸多食私盐因亏国课验口给以食盐十九年罢大都及河间山东二盐运司设戸部尚书员外郎各一员别给印令于大都置局卖引盐商买引赴各场闗盐发卖每歳灶户工本省台遣官逐季分给之十九年改立大都芦台越支三义沽盐使司一二十五年复立三义芦台越支三盐使司二十八年増灶戸工本每引为中统钞八两二十九年以歳饥减盐课一万引入京兆盐运司添办大徳元年遂罢大都盐运司并入河间
  河间之盐太宗庚寅年始立河间税课所置盐场拨灶戸二千三百七十六隶之每盐一袋重四百斤甲午年立盐运司庚子年改立提举盐榷所歳办三万四千七百袋癸卯年改立提举沧清盐课使所歳办盐九万袋定宗四年改真定河间等路课程所为提举盐榷沧清盐使所宪宗二年又改河间课程所为提举沧清深盐使所八年每袋増盐至四百五十斤世祖中统元年改立宣抚司提领沧清深盐使所四年改沧清深盐提领所为转运司是年办银七千六十五锭米三万三千三百馀石至元元年又増三之一焉二年改立河间都转运司歳办九万五千袋七年始定例歳煎盐十万引办课银一万锭十二年改立都转运使司添灶戸九百馀增盐课二十万引十八年以河间灶戸劳苦增工本为中统钞三贯是年又増灶戸七百八十六十九年罢河间都转运司改立清沧盐使司至二十二年复立河间等路都转运盐使司増盐课为二十九万六百引二十三年改立河间都转运司通办盐酒税课二十五年増工本为中统钞五贯二十七年増灶戸四百七十办盐三十五万引至大元年又増至四十五万引延祐元年以亏课停煎五万引自是至天历皆歳办四十万引所隶之场凡二十有二
  山东之盐太宗庚寅年始立益都课税所拨灶戸二千一百七十隶之每银一两得盐四十斤甲午年立山东盐运司中统元年歳办银二千五百锭三年命课税隶山东都转运司四年令益都山东民戸月买食盐三斤灶戸逃亡者招民戸补之是歳办银三千三百锭至元二年改立山东转运司办课银四千六百锭一十九两是年户部造山东盐引六年増歳办盐为七万一千九百九十八引自是每歳増之至十二年改立山东都转运司岁办盐一十四万七千四百八十七引十八年増灶户七百又増盐为一十六万五千四百八十七引灶户工本钱亦増为中统钞三贯二十三年歳办盐二十七万一千七百四十二引二十六年减为二十二万引大徳十年又増为二十五万引至大元年之后歳办正馀盐为三十一万引所隶之场凡一十有九
  河东之盐出解州盐池池方一百二十里每歳五月场官伺池盐生结令夫搬摝盐花其法必值亢阳池盐方就或遇阴两则不能成矣太宗庚寅年始立平阳府徴收课税所从实办课每盐四十斤得银一两癸巳年拨新降户一千命盐使姚行简等修理盐池损壊处所宪宗壬子年又増拨一千八十五户歳捞盐一万五千引办课银三千锭世祖中统二年初立陕西转运司仍置解盐司于路村三年以太原民戸自煎小盐歳办课银一百五十锭五年又増小盐课银为二百五十锭至元三年谕陕西四川以所办盐课赴行制国用使司输纳盐引令制国用使司给降四年立陕西四川转运司六年立太原提举盐使司直隶制国用使司十年命捞盐戸九百八十馀每丁捞盐一石给工价钞五钱歳办盐六万四千引计中统钞一万一千五百二十锭二十三年改立陕西都转运司兼办盐酒醋竹等课二十九年减大都盐课一万引入京兆盐司添办是年五月又革京兆盐司一止存盐运司大徳十一年增歳额为八万二千引至大元年又増煎馀盐为二万引通为一十万二千引延祐三年以池为雨所壊止办课钞八万二千馀锭于是晋宁陕西之民改食常仁红盐懐孟河南之民改食沧盐五年乃免河南懐孟南阳三路今歳陕西盐课仍授盐运使暨所临路府州县正官兼知渠堰事责以疏通壅塞六年改陕西运司为河东解盐等处都转运盐使司直隶中书省十月罢陕西行省所委巡盐官六十八员添设通判一员别铸分司印二又罢捞盐提领二十员改立提领所二増馀盐五百料是年实捞盐一十八万四千五百引天历二年办课钞三十九万五千三百九十五锭
  四川之盐为场凡一十有二为井凡九十有五在成都夔府重庆叙南嘉定顺庆潼川绍庆等路万山之间元初设拘榷课税所分拨灶戸五千九百馀隶之从实办课后为盐井废壊四川军民多食解盐至元二年立兴元四川盐运司修理盐井仍禁解盐不许过界八年罢四川茶盐运司十六年复立之十八年并盐课入四川道宣慰司十九年复立陕西四川转运司通办盐课二十二年改立四川盐茶运司分京兆运司为二歳煎盐一万四百五十一引二十六年一万七千一百五十二引皇庆元年以灶戸艰辛减煎馀盐五千引天历二年办盐二万八千九百一十引计钞八万六千七百三十锭
  辽阳之盐太宗丁酉年始命北京路征收课税所以大盐泊硬盐立随车随引载盐之法每盐一石价银七钱半带纳匠人米五升癸卯年海兰路歳办课白布二千匹率賔路布一千匹至元四年立开元等路运司三年禁东京㦤州奇尔实勒盐不许过涂河界是年谕各位下盐课如例输纳二十四年泺州四处盐课旧纳羊一千者亦令如例输钞延祐二年又命食盐人戸歳办课钞每两率加五焉
  两淮之盐至元十三年命提举玛哩范章依宋旧例办课每引重三百斤其价为中统钞八两十四年立两淮都转运使司每引始改为四百斤十六年额办五十八万七千六百二十三引十八年増为八十万引二十六年减一十五万引三十年以襄阳民改食扬州盐又増八千二百引大徳四年谕两淮盐运司设闗防之法凡盐商经批验所发卖者所官收批引牙钱其不经批验所者本仓就收之八年以灶戸艰辛遣官究议停煎五万馀引天历二年额办正馀盐九十五万七十五引计中统钞二百八十五万二百二十五锭所隶之场凡二十有九其工本钞亦自四两递増至十两云
  两浙之盐至元十四年立运司岁办九万二千一百四十八引毎引分作二袋毎袋依宋十八界㑹子折中统钞九两十八年増至二十一万八千五百六十二引十九年毎引于旧价之上増钞四贯二十一年置常平局以平民间盐价二十三年増岁办为四十五万引二十六年减十万引三十年置局卖盐鱼盐于海濵渔所三十一年并煎盐地四十四所为三十四场大徳三年立两浙盐运司检校所四五年増额为四十万引至大元年又増馀盐五万引延祐六年罢四检校所立嘉兴绍兴等处盐仓官三十四场各场监运官一员岁办五十万引七年各运司盐课以十分为率收白银一分每银一锭凖盐课四十锭其工本钞浙西一十一场止盐每引递増至二十两馀盐至二十五两浙东二十三场正盐毎引递増至二十五两馀盐至三十两云
  福建之盐至元十三年始收其课为盐六千五十五引十四年立市舶司兼办盐锞二十年増至五万四千二百引二十四年改立福建等处转运盐使司歳办盐六万引二十九年罢福建盐运司及盐使司改立福建盐课提举司増盐为七万引大徳四年后立盐运司九年又罢之并入本道宣慰司十年又立盐课都提举司増盐至十万引至大元年又増至十三万引四年改立福建盐运司至顺元年实办课三十八万七千七百八十三锭其工本钞煎盐每引递増至二十贯晒盐每引至一十七贯四钱所隶之场有七
  广东之盐至元十三年克广州因宋之旧立提举司从实办课十六年立江西盐铁茶都转运司所辖盐使司六各场立管勾是年办盐六百二十一引二十二年分江西盐隶广东宣慰司歳办一万八百二十五引二十三年并广东盐司及市舶提举司为广东盐课市舶提举司每歳办盐一万一千七百二十五引大徳四年増至正馀盐二万一千九百八十二引十年又増至三万引十一年三万五千五百引至大元年又増馀盐二万五千引延祐二年歳煎五万五百引五年又増至五万五百五十二引所隶之场凡十有三
  广海之盐至元十三年初立广海盐课提举司办盐二万四千引三十年又立广西石康盐课提举司大徳十年増一万一千引至大元年又増馀盐一万五千引延祐二年正馀盐通为五万一百六十五引
  凡天下一歳总办之数唯天历为可考今并著于后盐总二百五十六万四千馀引
  盐课钞总七百六十六万一千馀锭
  茶法
  榷茶始于唐徳宗至宋遂为国赋额与盐等矣元之茶课由约而博大率因宋之旧而为之制焉世祖至元五年用运使白赓言榷成都茶于京兆巩昌置局发卖私自采卖者其罪与私盐法同六年始立西蜀四川盐榷茶场使司掌之十二年既平宋复用左丞吕文焕言榷江西茶以宋㑹五十贯准中统钞一贯十三年定长引短引之法以三分取一长引每引计茶一百二十斤收钞五钱四分二釐八毫短引计茶九十斤收钞四钱二分八毫是歳征一千二百馀锭十四年取三分之半増至二千三百馀锭十五年又増至六千六百馀锭十七年置榷茶都转运司于江州总江淮荆湖福广之税而遂除长引専用短引每引收钞二两四钱五分草茶毎引收钞二两二钱四分十八年増额至二万四千锭十九年以江南茶课官为置局令客买引通行货卖歳终増二万锭二十一年转运使言各处食茶课程抑配于民非便于是革之而以其所革之数于正课每引増一两五分通为三两五钱二十三年又以李起南言増为五贯是年征四万锭二十五年改立江西等处都转运司二十六年丞相僧格増引税为一十贯三十年又改江南茶法凡管茶提举司一十六所罢其课少者五所并入附近提举司每茶商货茶必命赍引无引者与私茶同引之外又有茶由以给卖零茶者初毎由茶九斤收钞一两至是自三斤至三十斤分为十等随处批引局同每引收钞一钱元贞元年有献利者言旧法江南茶商至江北者又税之其在江南卖者亦宜更税如江北之制于是朝议复増江南课二千锭而弗税是年凡征八万三千锭至大元年以龙兴瑞州为皇太后汤沐邑其课入徽政院四年増额至一十七万一千一百三十一锭皇庆二年更定江南茶法又増至一十九万二千八百六十六锭延祐元年改设批验茶由局官五年用江西茶副法和尔丹言立减引添课之法每引増税为一十二两五钱通办钞二十五万锭七年遂増至二十八万九千二百一十一锭天历二年始罢榷司而归诸州县其歳征之数葢与延祐同至顺之后无籍可考他如范殿帅茶西番大叶茶建宁胯茶亦无从知其始末故皆不著
  酒醋课
  元之有酒醋课自太宗始其后皆著定额为国赋之一焉利之所入亦厚矣初太宗辛卯年立酒醋务坊场官榷酤办课仍以各州府司县长官充提㸃官隶征收课税所其课额验民戸多寡定之甲午年颁酒曲醋货条禁私造者依条治罪世祖至元十六年以大都河间山东酒醋商税等课并入盐运司二十二年诏免农民醋课是年二月命随路酒课依京师例每石取一十两三月用右丞卢世荣等言罢上都醋课其酒课亦改榷酤之制令酒戸自具工本官司拘卖毎石止输钞五两二十八年诏江西酒醋之课不隶茶运司福建酒醋之课不隶盐运司皆依旧令有司办之二十九年丞相鄂勒哲等言杭州省酒课歳办二十七万馀锭湖广龙兴歳办止九万锭轻重不均乃减杭州省十分之二令湖广龙兴南京三省分办大徳八年大都酒课提举司设槽房一百所九年并为三十所每所一日所醖不许过二十五石之上十年复増三所至大三年又増为五十四所其制之可考者如此若夫累朝以课程拨赐诸王公主及各寺者凡九所云
  天下每歳总入之数
  酒课腹里五万六千二百四十三锭六十七两一钱辽阳行省二千二百五十锭一十一两二钱 河
  南行省七万五千七十七锭一十一两五钱 陕西行省一万一千七百七十四锭三十四两四钱 四川行省七千五百九十锭二十两 甘肃行省二千七十八锭三十五两九钱 云南行省𧴩二十万一千一百一十七索 江浙行省一十九万六千六百五十四锭二十一两三钱 江西行省五万八千六百四十锭一十六两八钱 湖广行省五万八千八百四十八锭四十九两八钱
  醋课腹里三千五百七十六锭四十八两九钱 辽阳行省三十四锭二十六两五钱 河南行省二千七百四十锭三十六两四钱 陕西行省一千五百七十三锭三十九两二钱 四川行省六百一十六锭一十二两八钱 江浙行省一万一千八百七十锭一十九两六钱 江西行省九百五十一锭二十四两五钱 湖广行省一千二百三十一锭二十七两九钱
  商税
  商贾之有税本以抑末而国用亦资焉元初未有定制太宗甲午年始立征收课税所凡仓库院务官并合千人等命各处官司选有产有行之人充之其所办课程每月赴所输纳有贸易借贷者并徒二年杖七十所官扰民取财者者罪亦如之世祖中统四年用阿哈玛王光祖等言凡在京权势之家为商贾及以官银卖买之人并令赴务输税入城不吊引者同匿税法至元七年遂定三十分取一之制以银四万五千锭为额有溢额者别作増馀是年五月以上都商旅往来艰辛特免其课凡典卖田宅不纳税者禁之二十年诏各路课程差廉干官二员提调増羡者迁赏亏兑者赔偿降黜凡随路所办每月以其数申部违期不申及虽申不圆者其首领官初犯罚俸再犯决一十七令史加一等三犯正官取招呈省其院务官俸钞于増馀钱内给之是年始定上都税课六十分取一旧城市肆院务迁入都城者四十分取一二十二年又増商税契本每一道为中统钞三钱减上都税课于一百两之中取七钱半二十六年从丞相僧格之请遂大増天下商税腹里为二十万锭江南为二十五万锭二十九年定诸路输纳之限不许过四孟月十五日三十一年诏天下商税有増馀者毋作额元贞元年用平章琳沁言又増上都之税至大三年契本一道后増作至元钞三钱逮至天历之际天下总入之数视至元七年所定之额葢不啻百倍云商税额数
  大都宣课提举司一十万三千六锭一十一两四锭大都路八千二百四十二锭九两七钱 上都留
  守司一千九百三十四锭五两 上都税课提举司一万五百二十五锭五两 兴和路七百七十锭一十七两一钱 永平路二千二百七十二锭四两五钱 保定路六千五百七锭二十三两五钱 嘉定路一万七千四百八锭三两九钱 顺徳路二千五百七锭九两九钱 广平路五千三百七锭二十两二钱 彰徳路四千八百五锭四十二两八钱 大名路一万七百九十五锭八两五钱 懐庆路四千九百四十九锭二两 卫辉路三千六百六十三锭七两 河间路一万四百六十六锭四十七两二钱东平路七千一百四十一锭四十八两四钱 东
  昌路四千八百七十九锭三十二两 济宁路一万二千四百三锭四两一钱 曹州六千一十七锭四十六两三钱 濮州二千六百七十一锭七钱 高唐州四千二百五十九锭六两 泰安州二千一十三锭二十五两四钱 冠州七百三十八锭一十九两七钱 宁海州九百四十四锭三钱 徳州二千九百一十九锭四十二两八钱 益都路九千四百七十七锭一十五两 济南路一万二千七百五十二锭三十六两六钱 般阳路三千四百八十六锭九两 大同路八千四百三十八锭一十九两一钱冀宁路一万七百一十四锭三十四两六钱 晋
  宁路二万一千三百五十九锭四十两二钱
  岭北行省四百四十八锭四十五两六钱 辽阳行省八千二百七十三锭四十一两四钱 河南行省一十四万七千四百二十八锭三十二两三钱 陕西行省四万五千五百七十九锭三十九两二钱四川行省一万六千六百七十六锭四两八钱 甘肃行省一万七千三百六十一锭三十六两一钱江浙行省二十六万九千二十七锭三十两三钱江西行省六万二千五百一十二锭七两三钱 湖广行省六万八千八百四十四锭九两九钱
  市舶
  互市之法自汉通南粤始其后历代皆尝行之至宋置市舶司于浙广之地以通诸番货易则其制为益详矣元自世祖定江南凡邻海诸郡与番国往还互易舶货者其货以十分取一粗者十五分取一以市舶官主之其𤼵舶回帆必著其所至之地验其所易之物给以公文为之期日大抵皆因宋旧制而为之法焉于是至元十四年立市舶司一于泉州令孟古岱领之立市舶司三于庆元上海澉浦令福建安抚使杨发督之每歳招集舶商于番邦博易珠翠香货等物及次年回帆依例抽解然后听其货卖时客舶自泉福贩土产之物者其所征亦与番货等上海市舶司提控王楠以为言于是定双抽单抽之制双抽者番货也单抽者土货也十九年又用耿左丞言以钞易铜钱令市舶司以钱易海外金珠货物仍听舶戸通贩抽分二十年遂定抽分之法是年十月孟古岱言舶商皆以金银易香木于是下令禁之唯铁不禁二十一年设市舶都转运司于杭泉二州官自具船给本选人入番贸易诸货其所获之息以十分为率官取其七所易人得其三凡权势之家皆不得用已钱入番为贾犯者罪之仍籍其家产之半其诸番客旅就官船卖买者依例抽之二十二年并福建市舶司入盐运司改曰都转运司领福建漳泉盐货市舶二十三年禁海外博易者毋用铜钱二十五年又禁广州官民毋得运米至占城诸番出粜二十九年命市船验货抽分是年十一月中书省定抽分之数及漏税之法凡商旅贩泉福等处已抽之物于本省有市舶司之地卖者细色于二十五分之中取一粗色于三十分之中取一免其输税其就市舶司买者止于卖处收税而不再抽漏舶物货依例断没三十年又定市舶抽分杂禁凡二十一条条多不能尽载择其要者录焉泉州上海澉浦温州广东杭州庆元市舶司凡七所独泉州于抽分之外又取三十分之一以为税自今诸处悉依泉州例取之仍以滥州市舶司并入庆元杭州市舶司并入税务凡金银铜铁男女并不许私贩入番行省行泉府司市舶司官每年于回帆之时皆前期至抽解之所以待舶船之至先封其堵以次抽分违期及作弊者罪之三十一年成宗诏有司勿拘海舶听其自便元贞元年以舶船至岸隐漏物货者多命就海中逆而阅之二年禁海商以细货于马八儿呗喃梵答剌亦纳三番国交易别出钞五万锭令沙布鼎等议规运之法大徳元年罢行泉府司二年并澉浦上海入庆元市舶提举司直隶中书省是年又置制用院七年以禁商下海罢之至大元年复立泉府院整治市舶司事二年罢行泉府院以市舶提举司隶行省四年又罢之延祐元年复立市舶提举司仍禁人下番官自发船贸易回帆之日细物十分抽二粗物十五分抽二七年以下番之人收丝银细物易于外国又并提举司罢之至治二年复立泉州庆元广东三处提举司申严市舶之禁三年听海商贸易归征其税泰定元年诸海舶至者止令行省抽分其大略如此若夫中买宝货之制泰定三年命省臣依累朝呈献例给价天历元年以其蠹耗国财诏加禁止凡中献者以违制论云
  额外课
  元有额外课谓之额外者歳课皆有额而此课不在其额中也然国之经用亦有赖焉课之名凡三十有二其一曰历日二曰契本三曰河泊四曰山场五曰窑冶六曰房地租七曰门摊八曰池塘九曰蒲苇十曰食羊十一曰荻苇十二曰煤炭十三曰撞岸十四曰山查十五曰曲十六曰鱼十七曰漆十八曰酵十九曰山泽二十曰荡二十一曰柳二十二曰牙例二十三曰乳牛二十四曰抽分二十五曰蒲二十六曰鱼苗二十七曰柴二十八曰羊皮二十九曰磁三十曰竹苇三十一曰姜三十二曰白药其歳入之数唯天历元年可考云
  历日总三百一十二万三千一百八十五本计中统钞四万五千九百八十锭三十二两五钱内腹里七万二千一十本计钞八千五百七十锭三十一两一钱行省二百五十五万一千一百七十五本计钞三万七千四百一十锭一两四钱大历二百二十万二千二百三本每本钞一两计四万四千四十四锭三两小历九十一万五千七百二十五本每本钞一钱计一千八百三十一锭三十二两五钱回回历五千二百五十七本每本钞一两计一百五锭七两契本总三十万三千八百道每道钞一两五钱计中统钞九千一百一十四锭内腹里六万八千三百三十二道计钞二千四十九锭四十八两行省二十三万五千四百六十八道计钞七千六十四锭二两河泊课总计钞五万七千六百四十三锭二十三两四钱内腹里四百六锭四十六两二钱行省五万七千二百三十六锭二十七两一钱
  山场课总计钞七百一十七锭四十九两一钱内腹里二百三十九锭一十三两四钱行省四百八十锭三十五两六钱
  窑冶课总计钞九百五十六锭四十五两九钱内腹里一百九十七锭三十二两四钱行省七百五十九锭一十三两
  房地租钱总计钞一万二千五十三锭四十八两四钱内腹里九百六十六锭五两三钱行省一万一千八十七锭四十三两一钱
  门摊课总计钞二万六千八百九十九锭一十九两一钱内湖广省二万六千一百六十七锭三两四钱江西省三百六十锭一两五钱河南省三百七十二锭一十四两一钱
  池塘课总计钞一千九锭二十六两五钱内江浙省二十四锭二十二两七钱江西省九百八十五锭三两八钱
  蒲苇课总计钞六百八十六锭三十三两四钱内腹里一百四十二锭五两八钱行省五百四十五锭二十七两六钱
  食羊等课总计钞一千七百六十锭二十九两七钱内大都路四百三十八锭上都路三百锭兴和路三百锭大同路三百九十三锭羊市二百二十九锭二十九两七钱煤木所一百锭
  荻苇课总计钞七百二十四锭六两九钱内河南省六百四十四锭五两八钱江西省八十锭一两八钱煤炭课总计钞二千六百一十五锭二十六两四钱内大同路一百二十九锭一两九钱煤木所二千四百九十六锭二十四两五钱
  撞岸课总计钞一百八十六锭三十七两五钱内般阳路一百六十锭二十四两宁海州二十六锭一十三两五钱恩州一十三两八钱
  山查课总计钞七十五锭二十六两四钱内真定路一锭二十五两八钱广平路四十锭五两一钱大同路三十三锭四十五两四钱
  曲课江浙省钞五十五锭三十七两四钱
  鱼课江浙省钞一百四十三锭四十两四钱
  漆课总计钞一百一十二锭二十六两内四川省广元路一百一十一锭二十五两八钱
  酵课总计钞二十九锭三十七两八钱内腹里永平路二十三锭二十五两四钱江西行省六锭一十二两五钱
  山泽课总计钞二十四锭二十一两一钱内彰徳路一十三锭四十两懐庆路一十锭三十一两一钱荡课平江路八百八十六锭七钱
  桞课河间路四百二锭一十四两八钱
  牙例课河间路二百八锭三十三两八钱
  乳牛课真定路二百八锭三十两
  抽分课黄州路一百四十四锭四十四两五钱蒲课晋宁路七十二锭
  鱼苗课龙兴路六十五锭八两五钱
  柴课安丰路三十五锭一十一两七钱
  羊皮课襄阳路一十锭四十八两八钱
  磁课冀宁路五十八锭
  竹苇课奉元路三千七百四十六锭三两六钱姜课兴元路一百六十二锭二十七两九钱
  白药课彰徳路一十四锭二十五两








  元史卷九十四
  元史卷九十四考证
  大徳元年罢大都盐运司并入河间 成帝纪作七年食货志末卷载王思诚等盐法议文内并同此云元年误
  至元十三年定长引长引收钞五钱四分二釐八毫按续集通考定长引收钞六钱四分有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