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艺之一录 (四库全书本)/卷08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一 六艺之一录 卷八十二 卷八十三

  钦定四库全书
  六艺之一录卷八十二    钱唐倪涛撰
  石刻文字五十八
  唐刻
  九成宫醴泉铭
  魏徴撰欧阳询正书贞观六年四月金石录
  右九成宫醴泉铭唐秘书监魏徴撰欧阳率更书九成宫即隋仁寿宫也太宗避暑于宫中而乏水以杖琢地得水而甘因名醴泉焉集古录
  九成宫醴泉铭秘书省检校侍中巨鹿郡公魏徴撰兼太子率更令欧阳询书九成宫乃隋之仁寿宫也魏为此铭亦欲太宗以隋为戒可以见魏之志也元丰题跋
  贞观初欧虞褚魏以王佐才弄翰追配二王谨严瘦劲欧阳绝出流落天壤间者何限独化度寺记醴泉铭最为珍玩习之者往往失其韵致但贵端庄如木偶死于活处鲜不为吏牍之归假刻误人人亦罕识真忽见此本殆未易得反复数日书以归之北磵集长沙欧阳信本书在唐评为妙品郑樵金石略所载凡二十三种而醴泉铭居其一铭刻于贞观六年自贞观至今七百有馀岁石剥泐已乆世之所传完善者多非真此本乃昆陵胡秦公武平故物神韵生动其为初刻无疑可宝藏也宋学士集
  欧书皇甫君遒劲此碑婉润允为正书第一碑已缺残余曽见一旧拓已为贵人携去浙中余所收乃二十年前物近复致得数纸其中被县令使石工凿三十馀字则余本又为难得矣宋赵子固谓率更化度醴泉为楷法第一今巍然独存者醴泉耳化度寺在朱雀街今禾黍离离无复兰若之迹不知碑亡在何时每至其地怅然者乆之石墨镌华
  九成宫醴泉铭唐秘书监魏徴撰率更令欧阳询书按唐书贞观中改隋仁寿宫为九成宫永徽中又改为万年宫宫在岐州开皇十三年杨素所治也徴言宫城之内本乏水源六年四月西城之阴土觉有润以杖导之有泉随而涌出因名醴泉不知何据也汉书京师醴泉饮者痼病皆愈故汉儒集礼有地出醴泉天降甘露以为人主之瑞而不知者谓水从地出其味若醴如此则列子所谓神瀵者顾汉魏郡国与唐离宫安得有此尔雅曰甘露时降万物以嘉谓之醴泉盖甘露雨也今据此则论者不知其所出也故著其说广川书跋
  鄱阳铭
  欧阳询书饶州金石略
  欧阳率更鄱阳帖用笔妙于起倒林夫临摹殊不失真亦翰墨中异人也繋舟樊口萧散于寒溪西山之上携此书往来研味仿佛见古人同观者潘邠老仲达李文举陈元举何斯举山谷集
  砥柱铭
  唐魏徴撰薛纯书在陕州诸道石刻录
  在硖石县唐贞观十二年太宗东巡临幸于此今有魏徴所制碑铭寰宇记
  唐砥柱铭贞观十二年特进魏徴撰秘书正字薛纯书其字因山镵凿就其洼平随多少置字故不成行序宛转索于嵚𡼭间以摹故石虽存而颇难得世知贵之唐以书学相髙刻石之文此其最大者也笔力有馀㸃画不失尚多隶体气象奇伟犹有古人体法其后柳公权书刻招提今已讹缺不可读惟纯所书在浊河间得完盖摹撃之工不至虽涛浪射发风雨摧剥尚不废也广川书跋
  恒岳岭路铭
  正书无书撰人姓名调露二年二月金石录
  唐深泽县处士张克隽撰恒岭处士碑缺书髙宗调露中用兵于突厥恒州长史碑不著名披山刋木构桥梁以通运路路由北岳故以岳岭为名碑以调露二年二月立集古录目
  石柱铭
  裴谈撰八分书无姓名武后时立金石录
  唐硖州刺史碑缺撰八分书不著名氏石柱者相传以为周召分陕所立以别地界不著所刻年月验其字武后时立也集古录目
  汾阴后土祠铭
  胡愔撰并八分书开元四年金石录
  景阳井铭
  一八分书一正书书撰人姓名残缺开元二十二年金石录
  唐景阳楼下井铭不著撰人名氏述隋灭陈叔宝与张丽华等投井事其后有铭以为戒又有唐江宁县丞王震井记云井在兴严寺其石槛有序称余者晋王广也其文字皆磨灭仅可识其十一二叔宝事前史书之甚详不必见于此然录之以见炀帝躬自灭陈目见叔宝事又尝自铭以为戒如此及身为淫乱则又过之岂所谓下愚之不移者哉今其铭隐隐尚可读处有云前车已倾负乘将没者又可叹也集古录右唐景阳井铭文字磨灭后有记开元中江宁县丞王震撰震所撰记其前以为序称余莫知谁也其末乃云盖隋炀帝之所制耳然则未知果炀帝之所制乎欧阳文忠公曰炀帝躬自灭陈目见叔宝事又尝自铭以为戒如此及身为淫乱则又过之岂所谓下愚不移者哉余以谓炀帝躬弑其父而夺之位其凶忍狂悖人神之所愤疾死盖晩矣至于长恶不悛以亡其国乃所当然又何足议焉金石录
  辱井铭辱井有篆文云辱井在斯可不戒乎并下文共十八字在井石槛上不知谁为文又有陈景阳楼下井铭又有陈后主叔宝辱井记云江宁县兴严寺井石槛铭莫知谁作也历叙隋文帝命晋王广伐陈后主自投井中令人取之惊其太重及出乃与张贵妃孔贵嫔三人同束而上其末云唐开元二十二年三月十七日前单父县令左转此县丞太原王以下阙元丰题跋
  光武皇帝即位坛铭
  王预行书开元二十二年四月金石录
  窣土坡幢铭
  刘仲立撰薛希昌八分书天宝四年七月金石录
  贪泉铭
  唐南海别驾陈元伯撰岭南黜陟判官薛希昌倒薤篆书天宝五年四月立集古录目
  忘归台铭
  李阳冰撰并篆书乾元二年金石录
  忘归台铭乾元二年唐李阳冰撰并书铭及孔子庙城隍神记三碑并在缙云其篆刻比阳冰平生所篆最细瘦世言此三石皆活岁乆渐生刻处㡬合故细尔然时有数字笔画特伟劲者乃真迹也集古录右唐忘归台铭集古录云此铭及孔子庙城隍神记三碑并在缙云其篆刻比阳冰平生所篆最细瘦世言此石皆活岁乆稍生刻处皆合故细者恐无是理若果尔更加以岁月则遂无复有字矣此数碑皆阳冰在肃宗朝所书是时年尚少故字画差疏瘦至大历以后诸碑皆暮年所篆笔法愈淳劲理应如此金石录
  岑先生铭
  严浚撰正书无姓名乾元二年四月金石录
  滑台铭
  李季卿撰令狐彰行书永泰元年正月金石录
  怡亭铭
  裴虬撰李莒八分书永泰元年五月金石录
  裴虬怡亭铭永泰元年怡亭在武昌江水中小岛上武昌人谓其地为吴王散花滩亭裴𬸘造李阳冰名而篆之裴虬铭李莒八分书刻于岛石常为江水所没故世亦罕传𬸘不知何人虬代宗时为代州刺史韩愈为其子复墓志云虬为谏议大夫有宠代宗朝屡谏诤数命以官多辞不拜然唐史不见其事李莒华弟也集古录
  怡亭铭序
  李阳冰篆书兴国军金石略
  容亭铭
  元结撰瞿令问篆书永泰二年十一月金石录
  罛尊铭
  瞿令问八分书道州金石录
  永泰二年洼樽铭元结撰瞿令问书次山喜名之士也其所有为惟恐不异于人所以自传于后世者亦惟恐不奇而无以动人之耳目也视其辞翰可以知矣古之君子诚耻于无闻然不如是之汲汲也集古录
  阳华岩铭
  瞿令问八分书道州金石略
  永泰二年阳华岩铭瞿令问书元结好奇之士也其所居山水必自名之惟恐不奇而其文章用意亦然而气力不足故少遗韵君子之欲著于不朽者有诸其内而见于外者必得于自然颜子萧然卧于陋巷人莫见其所为而名髙万世所谓得之自然者也结之汲汲于后世之名亦已劳矣集古录
  唐阳华岩铭元结次山作邑令瞿令问以杂体篆之刻之厓上格古要论
  浯台铭
  浯台铭元结撰篆书无姓名大历二年六月金石录唐永州浯溪铭浯台铭并李廋篆书金石略
  右元结浯台铭斯人之作非好古者不知为可爱也然来者安知无同好也邪集古录
  𢈪亭铭大历三年元结撰瞿令问篆书峿台浯溪𢈪亭三铭并在祁阳县 元次山爱祁阳山水遂寓居焉名其溪曰浯溪筑台曰峿台亭曰𢈪亭所谓三吾者也台铭刻在台之背甚完整溪铭亭铭刻于东崖石上随石欹斜藓厚难拓而篆笔特佳视台铭更胜别有黄山谷书百馀字云与陶介石披榛翦秽得次山铭刻喜而识之又有皇甫湜五言古诗一首次山之子让五言长律一首俱刻在中兴颂之旁金石文字记
  庶子泉铭
  李阳冰撰并篆书大历六年三月金石录
  大历六年庶子泉铭李阳冰撰并书庆历五年余自河北都转运使贬滁阳屡至阳冰刻石处未尝不徘回其下庶子泉昔为流谿今为山僧填为平地起屋于其上问其泉则指一大井示余曰此庶子泉也可不惜哉集古录
  右堂铭
  元结撰篆书无姓名大历六年又三月金石录
  李氏洼尊铭
  李阳冰撰并篆书无刻石年月在缙云复斋碑录
  李阳冰琴铭
  唐李祕监琴铭十字特奇古阳冰小篆惟见于此琴在太常昔陈仪为协律郎尝出以示客余因摹其书今琴入禁中故世以其书贵也沈存中书曰南溟岛上得一木名伽佗罗纹如银屑其坚如石命工斵此琴且谓琴材欲轻松脆滑木坚如石可以制琴所未谕也观此是括未尝见琴其铭亦不尽见也今铭曰以为临岳等此岂为琴材者耶或曰琴之临岳何据曰昔孙绰云回风临岳刈饰流离成公绥亦曰临岳则济州之丹林颜黄门曰琴首更弦者名临岳琴必以坚木藉弦欲其不刻入也世人既不见琴而铭又少得传括以其书行于世则余不得不辨广川书跋
  怪石铭
  樊晃撰张从申行书大历十年十月金石录
  香𬬻铭
  刘朝正书大历二年京兆金石录
  戏马台铭
  刘复撰薛宥正书贞元五年七月金石录
  滑州新井铭
  贾耽撰徐璹正书李腾篆贞元五年十月金石录
  铸鼎原铭
  王颜撰袁滋篆书贞元十一年正月金石录
  虢州刺史王颜撰华州刺史袁滋籀书铸鼎原者轩辕黄帝铸鼎之所碑以贞元十一年正月立集古录目作铭在贞元十一年至十七年韦沨复书识其后以籀为篆盖古者均谓之篆至秦既分始以史籀所书为籀不足异也其曰得玉石佩于原上地深四尺得获之黄帝去今六千四百三十年谓此上升时小臣遗坠物也此则怪矣然原上非人迹所至佩藏土下当时不得不异其说以黄帝为六千年者纬书也三皇逺矣后世推考不得其序史记虽断自黄帝然岁月尤谬误而纬书之说又皆臆决安可信哉但言者欲引以自神则増多奇怪亦其常也广川书跋
  仙都山铭
  李敬仲撰王光行书篆额贞元三年冬十月甲申树又一碑张莺撰正书无姓名篆额贞元三年冬十
  月十日题复斋碑录
  济渎庙祭器铭
  张洗撰行书无姓名贞元十三年金石录
  右济渎庙祭器铭张洗撰碑云置斋郎六人唐自髙宗以后官不胜其滥矣洗之所记乃开元时事州县祠庙置斋郎六人可知其滥官之弊然史家不能详载惟于碑刻偶见其一二尔集古录
  右唐济渎北海坛器物铭济源令张洗撰欧公谓洗之所记乃开元时事州县祠庙置斋郎六人官不胜其滥又谓史家不能详载惟于碑刻见之按碑作于贞元十三年欧公误以贞元为开元且碑载庙有令一人祝史一人则其官不止于斋郎考之唐书百官志五岳四渎令各一人主掌祀事此外又有祝史各三人斋郎各十三人则官之滥又不止如欧阳公所书而史家亦未尝不详载也但与碑有不同耳金薤琳琅
  胥山铭
  卢光辅撰王遹正书元和十年十一月金石录
  柳州井铭
  柳宗元撰沈传师正书长庆三年金石录
  右唐柳州井铭柳宗元撰沈传师书字画颇不工疑后人伪为然以子厚集本校之不同者数字此本为善又恐工人模刻不甚精好尔更俟识者辨之金石录
  幡竿石铭
  窦巩撰并正书长庆四年十月金石录
  桂阳岩铭
  李涉撰八分书无姓名宝历二年金石录
  放生池铭
  宝历元年四月二十一日连州刺史蒋防立复斋碑录
  水泉铭
  大历间容州刺史元结撰贞元十二年正月十六日韦武重修并书在梧州复斋碑录
  重阳亭铭
  李商隠撰正书无姓名大中八年九月金石录
  砥柱铭
  柳公权书西京金石略
  薛纯陀奉敕书砥柱铭当时如虞伯施褚登善号能书者皆避而让之其后柳诚悬爱其书恐失其次第则又别书于石广川书跋
  冰清琴铭
  右冰清琴铭词翰皆不俗可喜题曰晋陵子而不著名氏岂非隠者与琴藏太常寺协律郎陈沂家沂死纳于圹中金石录
  博阳郡北岳恒山铭
  封安天王之铭今在曲阳县北岳庙中碑阴文康杰撰戴千龄八分书金石文字记
  右大唐博阳郡北岳恒山封安天王之铭并序乃翰林李荃文吴郡戴千龄书书方劲有力不类唐人𤣥牍纪
  傅岩铭
  吕温作山西平阳府平陆县东古今碑刻记
  圯桥铭
  梁肃撰在淮安府邳县城南隅张良遇黄石公于此古今碑刻记
  冰井铭
  元结作在梧州府城东北古今碑刻记
  涵晖谷铭
  元结撰在韶州府英徳县鸣弦峰古今碑刻记
  异泉铭
  元结作在大冶县回山洞古今碑刻记
  武冈山铭
  柳宗元撰在宝庆府城北古今碑刻记
  虢国公主花台铭
  申屠液书金石表
  唐书公主列传虢国公主顺宗女始封清源县主
  赠比干铭 薛纯陀分书卫州金石略
  昆明池堰铭 京兆府金石略
  天目山铭 杭州金石略
  岐国杜公淮南遗爱碑铭权载之撰舆地碑目
  江州南湖堤铭 李翺撰舆地碑目
  唐建后周逍遥公韦夐晒书台铭
  令狐楚撰并书元和十二年京兆金石录
  释氏
  王居士砖塔铭
  显庆三年上官灵芝撰敬客正书金石文字记
  幽州石浮图铭
  景云二年甯思道书金石文字记
  少林寺戒坛铭
  三藏法师义净撰张杰八分书开元二年正月金石录开元三年正月十五日立南馆学生张杰书金薤琳琅少林戒坛铭开元三年为学生张杰书当是时杰应尚少且不以书名而笔法老成乃尔乃时未尽习帝书故犹有瘦劲意弇州续藁
  易州云居寺石浮图铭
  开元十年易州府遂城县书助教梁髙望书吉金贞石志
  神泉寺石经西塔铭
  卢昭明撰田吕正书开元十二年正月金石录
  栾骑都尉薛良佐塔铭
  天宝三载再从兄钧撰弟良史正书文言年止二十八卒于里第塔于终南山施陁林善知识之次此官而葬以僧者也金石文字记
  施石台铭
  赵僎撰并行书开元十五年金石录
  栾城县孙阳施石䑓铭在平山县赵僎撰并行书开元丁卯岁复斋碑录
  尊胜石幢铭
  崔恁撰王士则八分书天宝九年六月金石录
  陀罗尼经石幢铭
  大历六年僧昔真撰布衣康玠行书今在富平县六井金石文字记
  般若台铭
  李阳冰撰大历七年金石录
  大历七年李阳冰篆书今在福州乌石山 闽中绝少古刻鼓山题刻如麻无一唐迹唯此铭在三山为最古又闻石塔寺有唐贞元中碑余未之见金石文字记
  七佛铭
  在河中府金石略
  大行禅师𤣥徳幢铭
  韩覃撰并行书开元二十六年二月金石录
  通神寺凤阳门铭
  八分书无书撰人姓名金石录
  宁照寺钟铭
  万年寺钟铭
  常觉寺铜钟铭
  永泰寺钟铭
  䕶圣寺钟铭已上五则俱见前十六卷金刻
  下石龙浮胜院磨崖心印铭
  翰林学士梁肃文舆地碑目
  仙岩寺铭
  司空表圣文舆地碑目
  三祖信心铭
  沙门师立述沈咸正书并篆额乾符五年正月诸道石刻录
  道家
  太和先生王𤣥宗口授铭
  王徴君临终口授铭垂拱二年四月弟绍宗甄录并书今在嵩山老君洞徴君即王𤣥宗也金石文字记
  仙坛山铭
  并石天尊像一唐道士周道赐书铭不著撰人名氏初道士宋文斡以山石自然成形因立坛其后县令岑仲琢石为像碑以圣历三年立在溧水集古录目
  冦法师道徳铭
  王道圭撰段元述正书长安三年金石录
  淳和观钟铭
  郭阶撰郭阳正书乾元二年正月十五日建复斋碑录
  孙真人养生铭
  八分书在嘉州金石略
  𤣥元皇帝道徳铭
  李华撰张敬仙书不著年月金石录
  朱凤山观铭
  长史袁玘文在顺庆府舆地碑目
  真源观钟铭
  太清宫钟铭
  紫极宫钟铭
  曲阿县齐乡观钟铭
  景龙观钟铭已上五则俱见前十六卷金刻
  
  修建功徳铭
  湖州刺史萧公创建佛室造三世佛及诸功徳铭武康令韩重撰前衢州龙游县尉徐浩书邱悌篆额大历六年立复斋碑录
  唐立隋司徒陈公舍宅造寺铭
  沙门徳宣撰王遂书天宝四年元和十五年四月建复斋碑录
  炉峰道场钟铭
  僧世用述赵景𤣥行书大和四年七月复斋碑录
  六艺之一录卷八十二
<子部,艺术类,书画之属,六艺之一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