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九 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
唐 张九龄 撰 景南海潘氏藏明成化刊本
一卷

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卷之二十

 碑碣铭

  牛刺史碑铭

  窦少府墓志铭

  吕庆王碑铭

  果州长史李公碑铭

  李叅军碑铭

  后汉徐稚碣铭

  赵令碣铭

   大唐赠使持节泾州诸军事泾州刺史牛公

   碑铭并序

夫志道莫先于无欲福善莫大于有后始而晦迹终

不近名非道徳之合欤生我劳臣立于逺绩非善庆

所致欤所谓伊人其在牛公者矣公讳某字某先子

姓实始殷后有牛父者则宋之大夫㣧裔蕃衍人物

更盛邯为护羌校尉崇为陇西主簿遂家陇上是称

冠族其后因官安定爰处鹑觚今为郡人亦既重代

矣公之族祖有奇章公者隋宗室臣风流笃厚典章

损益百代可知天下称之地灵斯在大父通秉志高

尚守道不携当时交辟辞疾不起父㑹弱龄早代有

才无禄公夙构闵㐫终鲜兄弟性且纯至孝思罔极

㓜以孑立志不违邦与道为徒求仁自我不屑轩冕

考盘丘园虽云屡空晏如也六郡自古五方杂错负

力怙利上气好武人庶相放风俗不纯及公冲和其

返真朴外以义行格物内以黙致頥神不饰智以惊

愚不弃同而即异有恒其徳无斁于人邻落为之变

风狼戾以之率化公既浮云不义介石惟一或劝之

仕但笑而不言飞鸿𡨋𡨋胡可量也开元六年随子

西征以就色养春秋髙矣道茂年衰魂气其归贤逹

共尽越五月寝疾终于伏羌之官舍时年七十有六

冬十一月归葬于北原夫人同郡王氏不享偕老先

是即代母仪妇徳宋子齐姜自归于我宜尔家室不

有配徳曷生此子有子仙客为国之良用商君耕战

足国修充国羌胡之具出言可复所计而然邉捍长

城主恩前席且以子贵之义有加父存之礼玄泽下

建素风激杨阴徳所流大福斯至十八年有诏赠泾

州长史二十二年冬且有后命赠使持节泾州诸军

事泾州刺史夫人追封太原郡夫人于𭟼存而累仁

没有馀烈福自昭于玄体道非异于异时及其影响

同符宠光如答虽松楸巳拱而章𥿈载华死有可作

无异会稽之节生茍为耻安用雁门之肉贵与不贵

可不然乎嗣子银青光禄大夫大仆卿判梁州持节

河西节度使兼陇右郡牧都使支度营田使陇右采

访处置使摄御史大夫陇西县开国子仙客叩心知

逺昊天莫逮以为先羙盖阙后嗣有愧且泽漏幽壤

得不铭恩名典本州岂徒锡羡而巳铭曰

陇上多壕山西好武使君贞独㓜不斯取惟道为徒

与代立矩善有馀庆风亦变古不学而知不行而至

迹有相混名无自异出入百年终始一意福流于后

神明其事行止于身用存玄体厥子嘉绩中朝缛礼

卬回垅𡑞门重旌綮逸人之墓今同郡邸

   故河南少尹窦府君墓碑铭并序

序曰正其身君子所以慎徳敏于行吉人所以寡辞

或道之或处之是亦正命命之将行利有攸往则行

不家至而人劝言不面命而事济不为迹而实以阜

蕃不沽名而声以遹骏夫如是者存乎其人故河南

少尹窦公盖有之矣公讳某扶风平陵人自后魏大

将军侍中永富公至烈考瀛州刺史赠刑部尚书莘

国公六叶矣皆増华鄕族见重公朝四国于蕃四方

于宣龙旗成祀六辔耳耳公所谓盛徳必祀承简子

之始大积善馀庆是僖伯之有后故生则灵知长而

纯固既白而受采亦黄以通中天假不器之性人服

自然之理而况于文雅縁饰志业孔修引伸足以长

人动用足以利物既学从政其归简易形有方殊道

以一贯人致一意而巳我乃万目尽张故其始也以

明经上第授彭州叅军事询谋郡将器异甚厚所遇

森然其言固矣如山之为始于覆篑如江之导终以

方舟于是累迁至于薛王友赞善大夫燕王筑馆以

待士汉储立苑以招賔当其推檡莫匪贤俊议者惟

允而公在焉然由韫椟隋和十城空其价蜷跼𩦸𫘧

千里未之骋及其用也再入尚书郎遂为洛阳令三

台雅望一时精选旧章资以弥纶利器呈于盘错出

宰百里实推三河其赋政则必反于其身亦既诚信

𬒳之于物是为惠懐故虽二州馀弊憸巧而难理五

郡尤剧权顾而多奸莫不可使由之令自求之善处

中于下鞲能合游刃至于𨤲举风俗之谬裁正人伦

之经务劝衣食之原调均经赋之事本为己任无间

人言故视事逾四年通而不倦道徳在百姓久而益

彰非夫明允宣和优柔博约自我之不𫻪为人之攸

塈亦曷由臻兹厥有洛阳所谓贤令者则周䊹王涣

孔明祝良公实续之谁其以之属天子建中都营新

邑咨尔亚尹俾其董司朝选其人公首斯举以故稍

选河中少尹且有后命废府而复迁河南焉以公之

归从人之望官则改次政无易方以佐理王都以表

则天下而年不克祚位不光宠遇暴疾而卒悲夫是

歳有唐开元之九载春秋五十有六公以孝友为体

一变而迪忠信以明恕为用再变而致循良故所行

无择所事无巧有恒其徳终且温温不伐其功昭然

赫赫所以遗爱固结必在何武之去称诵斯深惟恐

子产之死已而神道欺而不福物情䘮其所赖人之

不幸今也云亡及䘮之西归则人吏致哀道路相属

得人心如此冬十一月葬于北原后之人或者将游

于斯叹于斯彼其与归我乃不朽矣其子八人长曰

某次曰某家有六岳之徳里以高阳之名夙构闵凶

能哀伤以殆灭匪革其道惧功伐之不传俾予为文

以叙孝子之志铭曰

绵绵𤓰𤔅少康遗烈灵则长𠔃莫莫葛藟王孙承祀

世其昌𠔃而我实续如金如玉载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光𠔃咨亚尹之

徳柔嘉惟则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令闻𠔃惟别驾之功邦国不空甿胥

咏𠔃不竞不絿不刚不柔以成政𠔃徳之攸好神之

所劳实降祥兮有美无度曷不肯胙今则亡𠔃我著

名节俾无泯灭惠无疆𠔃

   唐赠庆王友东平吕府君碑铭并序

夫官虽序贤志道者不常有位才虽屈命福善者未

必无后子夏文学之逹以为富贵在天于公决曹之

平则云子孙由我盖不享当代生数犹奇流庆后人

玄体乃用亨之㑹也盖有原焉

公讳处贞字䖍求东平人曽祖北齐幽州长史府君

讳赟祖隋贯州中正府君讳伽考渝州清池令府君

讳师昔伯夷佐唐实典三礼四岳佐禹用平九州虞

夏以功而见封申吕因邑而命氏惟时厥后弈代丕

承公正性之有自来直道之不充诎嘉勇退之义徳

避近名之未然越在弱龄栖迟事外用光本于藏曜

履行期于灭迹不远于仁行之斯至不苟于义方之

自止佐一郡而即安居九夷而匪陋始不然者公下

椽于东裔载起家授玄州司户叅军晏如也言旋初

服遂从所好外物之㮣不杂于风尘远子之言惟闻

于诗礼所谓温良淑慎无竞伊人者欤天册二年

四月遇疾终于家春秋五十有二开元十四年冬十

一月葬于邑城西南四里原夫人北地𫝊氏祔焉夫

果于立诚静以俟命力不足者则不疚运不至者则

不忧物情之难及我而易是以名利众之所欲也公

则澹泊之徳义人之所鲜也亦克蹈籍之如此而神

不劳福不流未之有也有四子长曰玄知今左威卫

司戈次曰玄悟中散大夫使持节鄜州刺史次曰玄

智左威卫执㦸次曰玄爽左卫长上惟玄悟至大官

此其教忠有旧服义无斁好爵是与馀庆所贻入为

王门之长出居邦伯之列属恩推子贵名彰身后事

有光扵⿱冝八 -- 𡨋漠令徳乃发于馨香三命为大夫百代称

子孝理所赐邦族为荣开元十七年有制赠公庆王

友夫人赠河间郡君异人之符至是所验惟神之鉴

谓之不欺公之女孙曰东平郡夫人冠军大将军右

监门卫大将军渤海髙公之夫人鄜州刺史之女也

冰玉相辉椒兰同馥由福履于君子与嘉㑹于善人

齐姜于归鱼轩晔以照路鄜畤之往熊㦸殷其若雷

有车服而始大履霜露而追逺于戏食于旧徳无忝

尔之奉先𣗳之休声有以见其归羙铭曰

赫赫我祖惟师尚父决决大风悠悠终古施于㣧裔

宪是文武我羙其济我则斯取虽匪髙位亦惟硕徳

我王之友彼夫之持既贞且亮宜语而黙投足皆安

终身不𫻪峨峨积善以福后人肹向家庆炜煌宗姻

瞻彼松槚锡之丝纶今也追饰实为先臣先臣伊何

宜其有后志之所尚义无所苟身虽既没名岂虚受

立徳在兹亦云不朽

   故果州长史李公碑铭并序

公讳某宇某赵郡房子人其先自段干木至柏仁侯

皆以醇徳茂功𡚒于上世始于藩魏终而将赵其名

不殒遂济子令五代祖后魏中书侍郎始封懿公璨

璨生徐州刺史始封慎公元茂元茂生赵郡太守君

凤凤升生驸马都尉直阁将军府君讳道宗道

宗生齐尚书右外兵部郎中府君讳山寿公即郎中

府君之子仍世致美在邦攸宜故我公禀灵中和履

道元吉以学则探其奥㫖见圣人之心以行则践其

嘉言合君子之度以故动为人誉名乃日宣义府孔

修徳舆云逺固未可量也隋大业中举孝廉泊唐兴

调棣州司户叅军凡迁磁相二州总管府戸曹叅军

宜州录事叅军莫不事人以直反身于诚处卑能安

敬长则顺故光辅郡将周爰我咨自州徂州或啸或

诺既而迁金鄕𣈆陵二县令精诚以庀事善教以长

人四封用孚三英以粲破蒲与宻独何有焉以课最

迁归州治中郢州司马加朝散大夫行果州长史盘

桓叅佐未复公侯道非吾行徳无必贵遂以没化岂

命也夫某年月卒于官舎享年若干及䘮至自蜀而

葬不归赵乃卜宅于许封𣗳汝坟子孙遂家亦既重

世至开元中公之孙曰察以古诸侯之禄奉先大夫

之祀昼游本郡辉光前烈非清白以遗善庆之馀保

艾尔后人亦何以臻此于是履霜为感恭惟春秋之

事刻石是 图俾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祖宗之业斯善继者也叙而志

之铭曰

长史英英作为世程动合雅度休有令名以之入官

从事而允以之佐郡为政孔明悠悠上天SKchar不贵徳

终于叅佐孰云邦国孝孙其昌馀庆乃彰家𣗳苍苍

徽音不忘

   故瀛州司马叅军李府君碑铭并序

君讳某字某赵郡房子人祖山寿齐尚书右外兵部

郎中父仁瞻朝散大夫果州长史世徳数载见于先

碑公懿烈无忝雅其度量体和而韵𦈏之以丝性惋

而文受之以采故好学不倦而坟典必精虑善以动

而规矩皆中悉心存乎道义馀力见于文章人以美

谈日闻休誉弱冠举进士调𥙷同州叅军换瀛州司

户叅军以素所履以施有政居𫉬乎上往得其中无

不严祗长史之所嘉叹无不崇让同年之所厌服宜

尔戬榖光昭令图如颜子之不幸岂卜商之云命某

年卒于官舍春秋若干公家世尚俭子孙是式初先

大夫之䘮也清白以遗而果无私积高标是营而庶

有馀庆岂所谓不恋本逹也无怀土以重迁不伤生

仁也无困财以乏祀夫然赵之北际何必故鄕许之

东偏亦云乐国故䘮之归也遂⿱穴之 -- 窆于斯及嗣子察受

教义方能纂徳业服事华髪洁身清朝天子方差择

其良惠恤于下由是解印少府部符本州衣绣而归

虽荣之在昼重茵以立而悲不逮亲结诸心形诸色

孝子之志国人所称于是乎归美以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先撰徳以示

后盖承夷之义也得无述焉铭曰

倬李侯世载徳行时范言士则三英发百夫特肥而

家华而国美无度命不融足方骋途斯穷子馀庆享

次嵩我丕训蔼遗风

   后汉徴君徐君碣铭并序

后汉高氏徐君讳稚字孺子南昌人也先生受天元

休含道杰出生知而上贯之以一体资清纯动适玄

妙知道之将废乃穷则独善躬耕取资非力不食邻

落所处率化无讼在汉之季遭时溷浊不抗迹以庇

物故退捿山林不苟利以辱身故进无禄位五辟宰

府四察孝廉文举有道就拜太原太守皆辞疾不起

延嘉二年尚书今陈蕃仆射南郡胡广相与上䟽极

言先生宜为辅弼恊和人神汉桓帝犹能安车玄𫄸

备礼徴聘而竟不屈志知时之不可乆也然而诸公

嘉招虽不之屑及闻薨卒徒歩吊祭礼有所尚𨾏鸡

不薄意有所将生蒭为贵士之感义实衰世之有𥙷

仁而见徳俾后生之可寻其废中权行中虑皆此之

𩔖也昔者夷齐介洁而远去沮溺野逸而离群颜阖

杂杯以遁逃接舆狂歌而诡激此诚作者或𩔖沽名

夫有所不为志则偏也无适不可用之极也先生则

贬绝在心而经脩于世纯俭以存戒博爱以体仁应

物以㑹通全巳以归正汉庭所以宗其徳天下所以

服其行岂与彼数子直迳庭而巳哉灵帝初欲蒲轮

聘㑹先生以疾终时年七十二有子曰季登笃行孝

悌亦高尚不仕皇唐开元十五年予沗牧兹郡风流

是仰在悬榻之后想见其人有表墓之仪岂孤此地

则先生之徳其可𣳚乎铭曰

灵芝无根醴泉无源角立杰出先生斯存英英先生

徳不可名斯出无应鸿飞入𡨋道高事远迹陈名邵

勒石旧邦以观其妙

   故辰州泸溪令赵公碣铭并序

有唐泸溪令𣈆国赵君讳某字某终于其位呜呼鲁

史既没称行者不在兹乎荀孟巳来论命者亦何谓

也放其言而无茍作合乃迁行其志而不回与权必

遂故道每屈于位身必后于时而犹守真不夺固穷

自若立诚者既独其所善尚徳者徒随而为名名非

欲彰以美实而自著位非欲下以属守而遂卑此由

命而然欤为自我而然欤无代无之而今实续之矣

公大祖旰北齐河间通守因家于饶阳亦既重世今

为饶阳人也曽祖北齐幽州大总管大父隋巨鹿大

中正府君列考范阳令府君皆累行积庆以贻于后

正性直道遂终于公公刚洁不群精明独㫁非义所

在不以利污名非礼所安不以迹伤教有立卓尔童

丱而然既学大成纷纶博综将求禄养也而俯就郷

举寻而明经登科补太子正字又改射洪尉皆以逮

亲自乞执政自哀遂屈换定襄尉公欣然而捧檄矣

秩满转洪洞主簿永城丞时县宰败𩔖公止之不可

虽尽同官之心且急下人之病义形于色彼用我雠

此贪而无亲难与心竟公刚亦不吐乃迈力争迄用

上闻因而坐免邑中黔庶莫不咨嗟求而得仁退则

无愠矣乃返初服遨游坟素精义致用清风被物或

太守咨访偃息自蕃或诸儒稽疑废疾皆起是时中

书侍郎河东薛元超人伦之表也将命河朔实举废

滞企我休风延以殊礼立谈体要大见嗟称以故表

闻其庶乎简帝心㑹有阴忌之譛实为无妄之祸矣

进既曽母致疑退而贾生投吊不无故也以此左迁

卢溪丞公竟不自列穷则体命虽在幽暗鬼神不欺

苟推忠诚蛮貊何陋时县无长史政则我由未歳月

而已成无谿谷而不恱五郷自专之子左言难暁之

民翕然同辞乞为父母于是诣阙投䟽至于再三朝

廷尤之则受卢溪令公事副诚请増修徳化乃邹鲁

设教而夷楚变风迨公迁殂阖境号慕古人遗爱何

以加也遗令戒子留葬洛阳斯又不恋本逹也有子

曰瑝历官侍御史尚书郎洪州都督霜露既变则感

念以时陵谷有迁而音徽何代君子所惧于斯撰徳

铭曰赵侯之徳好是正直令仪令则不回不忒寔邦

之选彼夫之特玉坚而折膏明自煎辰阳于逺溆浦

回邅下邑巳矣君子殱旃遗令桐郷归魂崇芒瞻彼

有洛维水泱泱徳音不巳于斯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卷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