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工人阶级的力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山工人阶级的力量
作者:恽代英
1929年5月21日
本作品收录于《红旗
 载《红旗》第22期,署名:稚宜

  开滦五矿工人自提出要求六条以后,厂方一个多月不肯给以满意解决,他们便明白了工人阶级要改善本身生活待遇,只有倚靠自己斗争的力量。“五一”以后,他们每天包围各自的黄色矿工会,强迫会中执行委员宣布最后的办法。可怜这些执行委员,一面怕得罪国民党,但另一方面又没法敷衍工人,真是狼狈得很!

  拖延到五月三日,黄色矿工会再拖延不下去了,只得宣布当日厂方再无圆满解决,则宣告全矿怠工。三日与厂方的谈判,一直到下午一时仍然没有结果,但黄色矿工会仍旧不肯宣告怠工。这消息被工人知道了,工人自己决定从四日起,开始怠工二小时,并准备以后每日增加怠工一小时。

  黄色矿工会在这时不但不实行他们自己的允诺,反急忙制止怠工,五日以后的怠工,被他们用全力制止。国民党中央亦来电修改工人条件。一般国民党走狗在工人中尽力作反宣传,说罢工则生活费将无来源,而且恐防厂方自行捣毁机器,而以红帽子加之工友头上。工友们虽然怀疑:国民党向来说拥护工人利益,为何在此时不拿点实力来帮助工人;但他们这种反宣传,实在亦摇动了多少工人斗争的决心。

  资本家于是趁此急谋解决这一工潮,结果承认了工钱每月二十四元以下的加二元四角,二十四元以上加一成,一月内请假不扣煤票,每年例假九日,这样的解决,不但将工友原来的要求减低到最小限度,并且连星期日例假都没有。

  但便是这样的解决,亦并不是资本家所愿意给与的,而只是在工人阶级威力之下,不得已才有这样的让步。

  这一次充分证明,只有工人自己的力量能争得自己的胜利。黄色工会领袖与国民党,都只是资本家压迫工人的工具。工友们现在都有驱逐黄色工会领袖,夺取工会到自己手上的决心。他们再亦不相信国民党会拥护什么工人利益。他们已经明白,国民党的反宣传,正是为资本家开一方便的解决工潮的门径。

  唐山工人的斗争,现在还是正在发展。京奉路工人驱逐了国民党派来的什么整理工会委员。启新洋灰厂工人亦向厂方提出增加工资的四条要求。五矿工人在这样热烈的斗争情绪之下,第二次斗争一定会走入更激烈的方式。所以现在,黄色工会领袖与一般国民党走狗,仍旧是恐慌的很。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