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文类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四 国朝文类 卷第六十五
元 苏天爵 编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六

国朝文𩔖卷第六十五

神道碑

  平章政事廉文正王神道碑 元明善

丗祖皇帝克肖天徳克承帝命一天下而国环四

海而家时则有三五臣同徳佐命恒阳王其烈烈

者欤蕴经国之学展命丗之才刚明正大清脩峻

洁所处而经权合所趋而事庸立西定秦陇东靖

齐鲁北安辽碣南抚荆湖在中书六年大经大法

大忠大直巍巍焉迈前王之佐岩岩焉为后哲

师圣贤际㑹道义交孚丰功巨业光耀金石乌呼

伟哉王姓廉氏讳希宪字善甫北庭人考讳布鲁

凯雅从回鹘国主归圣朝官至真定顺徳诸路宣

慰使赠仪同三司大司徒追封魏国公谥孝懿妣

石抹氏追封魏国夫人司徒十三男子魏国之男

曰希闵正奉大夫蕲黄等路宣慰使次即王王生

司徒拜廉访使之命顾曰儿适承庆宜以官氏遂

廉姓王自蚤歳巳见伟度魏国延明师教之以经

辄掇其要言试诸行事年十九𪧐卫

丗祖王邸一日问王所懐何书对曰孟子又问大

指对曰陈王道明义利不忍一牛恩充四海 上善

之尝呼王廉孟子从征云南师还留为亰兆宣抚

使𨵿中时为 丗祖分地西措陇蜀杂以羌戎号

为犷俗摧强破奸纎弱起植利赖所及无顾忌焉

荐大儒许公衡提举儒学辟智仲可参综府事扁

所居堂曰止善公退即与诸儒讲求事君立身大

义评品古今人物是非得失焚香鼓琴夜分乃息

时戎车日驾边需绎骚惟以养民为本饷馈亦给

有一大驵贷母钱予人徴子数倍王曰歳月虽乆

子止侔母后遂著为令诏儒而隶者听赎京兆诸

豪不肯奉诏王悉良之或粗识字义者即予钱使

著儒版未㡬宣抚司罢从 丗祖伐宋下鄂城命

王入籍府库出率百馀儒生伏谒军门 上指庭

实曰恣汝所取王但取一墨因请军士所俘儒生

以官钱购之脱五百人隶 宪宗崩于合州

丗祖班师王首陈大计曰殿下 太祖诸孙 先帝

母弟旗指六诏群蛮耆定师今入宋鄂城即下天

道人心所向可识且收𭣄英贤政为今日神器所

属非殿下而谁王奏曰闻刘太平霍鲁海复至陕

西浑都海𮪍兵四万大驻六盘征南之师散屯秦

蜀太平挟才而奸素附阿里勃哥惮主烕明紏惑

群情据险致死殆将不利即命赵良弼假事往觇

以报初 宪宗南征以季弟阿里勃哥留守至是

发河朔民为兵将与上争王旋奏罢所发宗王塔

察儿东诸侯之长也 上欲好之难其所使王请

行既飨语及渡江王大称 上之威德劳烈乃曰大

王属尊义重发言推戴谁敢不恊宗王恱从还奏

所语 上惊曰顾乃大事何尔轻脱对曰臣书谓

时然后言臣察其㡬言入其诚尔赵良弼来奏悉

如王算难犹未作也歳庚申春 上至开平诸王

宗戚咸㑹塔察儿率先劝进王奏曰阿里勃哥挟

居守之权鬼夺其鉴或窃位号令至违从顺逆立

判若早承大统诏告天下彼或顾望我有辞矣机

㑹之乘不容发间 上良乆曰吾意决矣翼日登

大宝位建元中统王奏封髙丽丗子倎为髙丽国

王还之其国奏遣郝经使宋诏宋主息兵讲好

上虑𨵿右难作命王宣抚陕西四川道刘太平霍

鲁海闻王当来急传先入京兆王迟二日至宣即

位诏人情稍定遣使诏六盘浑都海杀所遣使驰

召成都帅宻里霍者青居帅乞台不花约刘太平

霍都海内应王得急报夜集僚属议王曰今日之

事吾请任之脱问专擅罪不若及乃遣万户刘黑

马等掩捕刘霍其党皆衷甲待约捕至𨷖而就缚

骂太平后事遣万户刘黒马诛宻里霍者緫帅汪

惟正诛乞台不花佩同佥緫帅汪惟良金虎符银

印将其兵进讨惟良辞非朝命王曰身承宻㫖君

第了国事巳驰奏矣予其军银万五千两别发诸

军四千命八椿将之戒八椿曰君所将乌合未经

抚循六盘精兵愼勿轻𨷖鸣尔金鼓大张声𫝑使

之不东吾事济矣两军既行浚隍完城储材聚粮

为城守计赦至近郊王曰刘霍在狱是何可宥尸

诸康衢然后出迓王乃上奏曰停赦杀贼擅发诸

军专将惟良臣罪当死谨籍家赀以俟严命

上曰书生贵权政谓此也诏曰朕委卿专制一方

事当从权毋滞文法坐失机冝佩卿金虎符节制

诸军别降制书虎符授汪惟良八椿遣其子执一

人来献曰方受六盘重赏及械系其党五十人干

州请诛之王曰浑都海西而不东吾知其无能为

也悉杀此曹徒携众心因其怖死释罪籍力乃送

二人于京师馀皆纵去面诲八椿之子使晓其父

果得此军之用八椿振旅蹑浑都海军后阿览答

儿为阿里勃哥曰和林师来与浑都海合于甘州

朝议欲弃两川退保兴元王上奏曰四川方宁粮

饷已足无故自废成功后悔为晚乃不弃两川进

拜中书右丞行秦蜀省事浑览兵既合遂东王师

前驱不利既而汪帅八椿军㑹诸侯兵力战𫉬阿

览答儿浑都海首枭之京兆市三日诸军退屯便

地王上奏 上曰大丈夫事也拜平章政事赐甲

第一区王时年始三十奏四川降民散处山谷请

禁我军毋虏掠违者罪及其帅诸败易生口者罪

之由是降者如归𫉬知资州张炳震统制王政辞

有老亲王使持书与宋四川制置使余玠俾知天

命玠得书敛守疆界不敢妄动巩昌帅上镇戎州

叛者四百人王但诛其首恶五人馀悉原𥼶诏还

朝入中书参政商挺驰奏略曰秦蜀重镇非廉相

不可诏归王东川帅钦察诬阆州降将杨大渊反

王手书与大渊开诚抚慰大渊感泣军府乃安泸

州降将刘整囚我叛人数百军吏请诛以戒王曰

力屈而降岂其心哉奏而免之导整入觐手书宰

臣使整有所观感恩浃其心当得死力王移书管

安抚程都綂张叙州曰汝家今在成都令所可供

亿优厚无他虑也听程都綂子鹏飞归省于是恩

及宋人矣诏括京兆诸郡马牛以济河西王奏曰

𨵿中兵乱凋瘵已极岁赋不充尚堪此役奏入特

复二年马牛免括其年自春渉夏大旱王歩祷终

南其夕大两司徒请朝奏曰臣子希宪误𫎇奖拔

恩过其分且事多专制辄恐开后衅上曰朕欲

大用希宪乆矣第以西南事重难于代者朕自知

之卿勿疑惧诏入中书平章事王以天下自任乃

振举纲纪综核名实汰黜浮滥抑逐侥幸首议行

迁转法㑹魏国薨王力行䘮礼冰不入口者三日

每恸呕血毁瘠㡬至灭性既葬籍草枕块必于终

制诸相往起未至庐所闻其哭声之哀不忍言而

退为诏夺情至元改元进荣禄大夫明年行省事

山东省并州县黜陟官吏承制行事东诸侯耸惧

听命其为民害者登与除之为民利者登与兴之

凡两阅月召还俄司徒薨力请终制 上不听强

起之墨衰即事自王居忧中书滞事千数 上曰

其留希宪决之大都未及旬浃剖析如流事闻曰

相巳得人朕复何忧车驾还幸左丞相史公天泽

顾诸相叹曰廉相方尔振理机要天下赖之我辈

既回殆将沮挠迁转法行五品以上宣授六品以

下敕授罢天下丗官诸路歳贡经明行修长于吏

治者各一人中贵人传㫖朝堂云云王曰小臣预

政此其渐也当中覆之覆奏上抶中贵人阿合马

领左右部俄其党自相攻击诏中书鞠实王穷诘

其罪奏杖阿合马罢其所领 上谕王曰吏弛法

而贪民废业而流工不给用财不赡费先朝尝已

戚矣自相卿等朕无此戚王对曰陛下圣犹尧舜

臣等未能以皋契之道赞辅治化以致雍熙惭对

天颜今日小康未足多也 上因论及魏徴王对

曰忠臣良臣何代无之顾人主用与不用尔言者

讼史丞相子侄布列中外威权太盛乆将难制诏

王罢丞相政事待鞠王奏曰知天泽深者无逾

陛下粤自潜藩多经任使将兵牧民悉著治效以其

可属大任固使丞兹相位小人虽实有言陛下察

其心迹果有跋扈不臣者乎今信臣故臣得预此

㫖他日一人讼臣臣亦入于疑矣臣等承乏政府

上之疑信若是何敢自保天泽既罢亦当罢臣

上曰卿姑去明日召王曰昨思之天泽无对讼者

有讼西川帅钦察罪者 上敕中书急发使诛之

明日王覆奏 上怒曰尚尔迟回对曰钦察大帅

以一人之言𬒳诛西川必骇逮之至此与讼者庭

对暴其罪于天下可也 上曰其遣能者按问既

而无一实钦察得免王奏议上前谠论直陈无少

回借 上曰汝昔事朕王邸犹或容受为天子臣

乃尔木强邪王对曰王府事轻为天子论天下事

一或面从天下将受其害非不自爱也奏立御史

台诸道设提刑按察司阿合马复緫财利中沮其

事有曰众务责成緫府金糓任之运司按察挠乱

何由集事王曰立台察遵古制内察奸宄外紏贪

污肃清朝纲访求民瘼禆益国政无大此官如君

所言必使群邪舞法贿赂公行事乃集邪其语遂

塞匿赞马丁者尝用事先朝以告者𬒳执㑹诏𥼶

大都囚上还告者复诉 上怒召留相诘之王取

堂案视无所署补之入对顾堂吏曰脱天威不测

岂可幸无已署而免王前对以奉诏 上曰诏并

释匿赞马丁邪王曰不释匿赞马丁亦未尝有诏

上愈怒曰于汝书此当何罪王曰陛下以此为罪

第当罢相遂罢至元七年也王杜门养德谈经讲

道课试诸子然食顷不忘朝廷一事便民则喜见

颜间一令害人则戚不能寐 上尝问希宪家居

何为左右以读书对 上曰读书固朕所教读之

不肯见用何多读为阿合马䜛曰日与妻帑燕乐

尔上色变曰希宪清贫何从燕设右丞相安童

奏王行省河西 上曰河西诸王列地希宪执法

于朕意无所曲从岂听宗王语者疾作 上遣御

医三人诊视或言须沙糖作饮良时最艰得王弟

求诸阿合马与之二斤且致宻意王推著地曰使

此物果能活人吾终不以奸人所遗愈疾也

上闻特赐三斤先以嗣国王条辇哥行省镇辽霫

东人有言王疾稍愈上命王往肩舆入辞朝廷大

议朕将与之论决赐坐 上曰昔在先朝卿先事

知㡬毎慰朕以帝道及鄂陼班师娄述天命朕心

不忘丞相卿实当为顾自退托尔辽霫户不数万

政以诸王国婿分地所在居者行者聮络旁午明

者见往知来察微烛著塔察儿诸王素知卿能命

卿往者当识此意王至北京问民所苦皆曰有西

域人自称驸马营于城外逮系富家诬其祖父尝

贷子钱讯之使偿无所于诉旦日持牒告王即遣

吏逮驸马者其人怒马而来直入省堂径坐榻上

王令曵下跪而诘之曰制无私狱汝何人敢尔系

民其械系之哀祷请命国王亦为之言稍寛待对

一夕㧞营遁去塔察儿使者传㫖国王立听王坐

自如曰大臣无为诸王起也使者还语其王曰朝

廷大臣彼无违礼也诏国王归国王独行省事朝

廷发宝钞市马六千五百主遣市东州尽所发钞

得羡马千三百王曰上之则𩔖自炫其以马依元

直予他郡也郡马不入数害及其民终不忍分彼

此也长公主及国婿入朝纵猎郊原发民牛车载

其所𫉬徴求湏索其费至钞万五千贯王宴公主

从者怨食不及王曰我天子宰相非汝庖者国婿

怒起王随之曰驸马纵猎原禽非国务也费民财

不赀我已驰奏矣国婿愕然入语公主公主出饮

王酒曰从者烦民我不知也请出钞数偿民幸公

止使者自后贵人过者皆不敢纵王师渡江下江

州急召王入朝㑹右丞阿里海牙下江陵图其地

形上之请曰荆州西距梁益南控交广据江淮上

游诚为要地非朝廷重臣开大府以镇之未足绥

新附来逺人 上夜召王赐坐曰荆南入我版籍彼

新附者感恩忘苦未来者懐化效顺宋知我朝有

臣如此亦足以降其心也南土湿下于卿疾非宜

今以大事托卿卿不辞赐卿以其入食留者马五

十疋给从者王对曰臣每惧识度浅簿不能仰荷

重𭔃何敢辞疾力请不受新赐诏荆湖行省承制

官三品以下刻印版授奏入制出王暑行至镇戢

诸军毋擅离部辟城门勿讥往来㢮灯火之禁通

商贩之涂馆传丰洁邸舎相望弭虣止虐掩骼埋

胔鬻孥者罪之杀俘者坐之文武效力小大恊心

材者官之不间新故王一以清简自居安辑为务

号令施惠如旱而雨谿岩耄倪人与王对㵼滀水

于江得田数百万畒听民耕佃三年半征取沙市

失收米二十万斛足二歳用俄公安饥发之以振

王曰民粗安矣风教不可后也乃大兴学旦日亲

至校官讲授以倡他郡撤官屋以复竹林书院子

书万四千卷学者日盛王既不纳诸人贽金见老

辄献所俘男女王即受之听其归完归者感德自

称廉民云王或疾士民群走僧寺道馆为王祈福

语及必𬱃手叩齿祝曰愿我公永长我人政化大

行声及四逺思播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二氏负固不下遣使纳款

重庆赵定应坚守耻降遣使纳款王语二使曰归

语尔主速归所隶以全民命我已驰奏 天子诏安

尔土矣奏上 上曰国家不用兵得地未之见也

希宪坐致数千里外之坚城劲士其仁政为何如

也赐西域善药髙昌蒲桃酒宝庆武冈益阳安化

善化宁郷诸城籍编民冒围纳款王移文其省使

安全之镇逺谿洞蛮酋以其乐工四十馀人重译

来至曰愿奏土风于天子之庭王曰而軰独无父

母妻子乎驱迫而来岂其心哉且天子仁圣不重

夷音皆泣拜而回𨵿讥得江陵人私书不敢发封

枢宻臣发之 上前其语曰归附之初人无生意

大元皇帝命廉相出镇荆湖岂惟人渐德化草木昆

虫咸被泽矣 上叹曰希宪不嗜杀人故能至此

王疾日剧佥枢宻院事董文忠奏曰江陵湿𤍠柰

希宪沈痾何 上即召还荆南人闻王当去皆号

泣随之拥所乘车不得行王慰喻再四乃拜哭而

别大者绘象建祠小者书版瞻礼王囊橐萧然琴

书自随朝于上都诏馆于华严寺酒人膳夫日敕

供馈三语太常田忠良曰上都 圣上龙飞国家根

本近日火延龙冈居民常事无令杂学小生妄谈风

水惑动 上意未㡬宰相果与南士数軰廷辩迁

都田奏王言 上曰希宪大病念亦及此邪南士

之议遂寝诏征名医王仲明于扬州未见行意士

大夫责之曰君术固妙其能已亿兆人之疾乎苍

生悬望廉公复相乆矣能起廉公是惠及天下也

仲眀乃至进其良剂能杖而起 上喜召入曰闻

卿比得良医日俟痊复王对曰医持善药治臣沉

疾苟能戒谨诚如圣喻稍尔肆情终将不疗盖以

医諌也 上曰卿从㡬人对曰惟一弟扶赞

上𥬇曰儒习不少变邪命近侍举御前白金赐王

为两五千𠡠中书赐钞万贯曰赏卿清白也议立

门下省 上曰首宫何称曰侍中非希宪不可遣

近臣谕㫖曰鞍马之任不以劳卿乘轩论道时至

治所必烦亲奏肩舆以入王附奏曰臣疾何恤输

忠效力生平深愿皇太子方听天下政遣人赐蒲

桃酒谕王曰 上命公领门下省勿难群小吾为公

德阿合马不利而止时营缮东宫工部官请曰牡

丹名品惟相公家乞移植数本太子知出公家矣

王曰若出特命园虽先业一无所靳我蚤事 圣主

𬾨位宰相未尝曲丐恩𦍒方尔病退顾以花求媚

邪请者愧止十六年春诏复入中书王称疾䔍

皇太子遣侍臣杨𠮷丁问疾因叩治道王曰君天下

者二道用君子则治用小人则乱臣病虽剧委之

于天所甚忧者大奸专柄群邪蜂附误国害民病

之大者殿下宜开圣意急为屏除不然日以沈痼

不可药矣语闻深嘉重之 上尝语王曰受戒国

师因参内典开益神智对曰臣幸𫎇圣训乆受孔

子戒矣 上曰孔子何戒曰臣也尽忠子也尽孝

上颔之尝戒子恪恂曰丈夫见义勇为祸福不足

逆计又曰宰相湏有力量未有无力量能为贤相

者天下苟无牵掣三代可复也又曰稷契皋䕫伊

传周召便谓无及是自弃也又曰汝读狄梁公传

否梁公有大臣节乃为不肖子孙所坠汝軰当深

以为警疾革曰吾疾不起矣儿惟多读书以承父

志夜大星陨于正寝之后乐堂流光烛地乆之方

灭是夕王薨至元十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也春秋五

十越某日葬于宛平之西原讣闻 天子痛悼士

大夫走哭相吊天下之知者无不嗟伤咸曰良相

死矣吾复何望 上每追思之曰当诸王大㑹议

决大事惟廉希宪能也夫人伟吾氏先朝贵臣孟

苏速女也生一男曰孚正议大夫佥辽阳行省事

三女适监吉州路淑丹适监嘉兴路撒里蛮适同

知杂造緫管府事蛮资夫人完颜氏知中山府事

海撇女也寛眀贞亮慈惠厚和与王德齐清䂓雅

𫈣有内助焉生五男曰恪通议大夫台州路緫管

恂荣禄大夫中书平章政事忱同知沔阳府事恒

资徳大夫御史中丞惇太中大夫西蜀四川道肃

政廉访使三安适参知政事刘纬适安抚使李恭

适管军万户何德温 成宗皇帝制赠清忠粹德

功臣太傅开府仪同三司追封魏国公谥文正两

夫人追封魏国夫人 仁宗皇帝制加赠推忠佐

理翊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恒

阳王仍谥文正两夫人加封恒阳王夫人

皇上既御宸极壹新庶政由御史中丞相恂平章

敬遵家范克奏父𪟝 天子嘉之诏中书曰其命

翰林学士眀善制恂父恒阳王碑文臣奉诏庄读

王之家传次第而论曰丞相淮安忠武王曰廉公

宰相中真宰相男子中真男子可谓名言然勲隆

帝室泽𬒳生民用舎合道安危一节大人之事备

矣臣再拜稽首铭墓神道其辞曰

天祐 大君岳降大臣君臣恊庆弘济斯民烈烈

丗祖如日亭午照临万国晖光草土惟恒阳王

帝命肃将如云龙从膏泽滂滂左右 圣皇大开明

堂四朝宁侯奏功效良手援群溺措之安康手援

众焚濯濯清凉饥食之食寒衣之衣汝无怖啼吾

母而依汝或受伤吾尔药治民曰相公卒相

天子母去庙朝我民是𠋣辽霫安化齐鲁嗟

有偏恩我不乆公 帝轸荆南抚养其堪恩浃威

行坐啸府覃秦蜀士女跋踵引领公昔父我孰我

之梗我父不来疾也孰省稽德无矜考功无成巍

乎元宰退然诸生先天下忧后天下乐范得我心

我非范学尧舜吾君䕫契在我时无留阂何施不

可格君以道持身以义蹈中绝利行与天契其生

也顺其死也安厥施未殚毕丗永叹尚在肖息镜

考跻攀发其所蕴肆其所难功名成纪奕叶袭祉

帝暦万年𡚒有廉氏上爵尊官酬其前𪟝孰知

帝德配天无极奉诏劖诗千祀昭垂慕者仪之肆

其齐而

  河南行省左丞相髙公神道碑元眀善

公姓髙氏讳兴汝南人其先蓟人逺祖青徙𫎇城

又徙随之洪山父祖农𨼆公慷慨多大节不肯低

心锄耜气长出人上蚤歳巳称伟丈夫至元十二

年从丞相淮安忠武王伐宋渡江破瑞昌之乌石

堡破张家砦破王家砦䧟南陵丞相以公功闻

丗祖皇帝诏公专将宋将张濡杀我行人严忠济

等于独松𨵿丞相使公报濡再战斩呉杜李三緫

管及甲首万级擒祝亮等四十二人破溧阳录前

最授怀逺大将军管军緫管佩金牌战银墅斩将

三甲首级二千䧟建平𫉬知县事黄君濯破独松

𨵿斩谷緫制战张濡武康离濡复命十三年我师

入宋遣公征南下建德降郡守方回下婺州降郡

通守刘甲衢人畔七战至破溪公孤军战敌七万

凡三月退屯建德宣抚使梭都益师进战兰溪斩

级三千首擒呉緫制唐知县复婺州追擒郡守章

焴等十九人战衢城下斩首五百战赤山斩呉监

军其军溃战陈家山围二日斩甲首七千级战江

山斩三千首擒五百人僇于衢门献大将魏福兴

七人于行省追赵秀王十日夜及于福安赵秀王

陈三万人水南我师夺桥奋击斩观察使李丗逹

等三千级擒赵秀王与择小王二禆将二𫉬印五

马五百下兴化宋参政陈文龙降降制置使印德

傅等百四十八人军三千水手七千馀人得海舶

七十八艘十四年旋师镇婺迁镇国上将军管军

万户佩金虎符俄加衢婺州招讨使闽人叛行省

檄公讨之公请以忙古台为都帅东阳贼张九强

和尚杀我宣慰使陈祜公进斩贼首千擒张九和

尚忙古台至自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平福建漳三州破敏阳等贼

砦十战贼福成砦屠万人公留镇闽宋故将黄华

以四万人畔公降之宋故将髙日新从闽畔邵武

公讨降之十五年兼右副都元帅召公入朝从诸

校三百馀人诏髙元帅及其从列布伯上布伯亦

大将也侍燕大眀殿公奏曰臣部五百人露元𥘵

臂奋刃死敌劳烈如右乞陛下官之诏曰卿自定

其秩颁宣𠡠金虎符金银牌鞍马衣服弓矢各有

差公迁辅国上将军浙东道宣慰使赐西锦服鞍

辔讨降海贼顾招讨处州贼冨大王反公战三十

擒冨大王等破斩贼无算又平王南尉贼漳州贼

起别将讨二年不下诏公福建等处征蛮右副都

元帅贼据髙安砦公身攻砦西北中弩矢五破砦

斩渠贼黄緫管得首二万平凡七日贼陈吊眼聚

众十万㩀五十馀砦公进破十五砦陈吊眼隘险

公歩与贼角一日贼不支吊眼手杀妻子潜遁𫉬

马五百眀日吊眼塞千壁岭拒我公诱吊眼释兵

面语吊眼下至山半公上与语遽接其手掣下吊

眼及擒贼二十四人俱戮以徇馀党悉平十九年

有诏入朝赐银五百两宝钞二千五百贯西锦服

鞍辔弓矢休所将军一年廿年改宣慰浙西道建

宁贼黄华反有众十万烧信州南门公统兵战贼

铅山𫉬八十人战贼分水岭取嘉禾贼攻建宁急

公卷甲趍之㑹福建之师与贼战𫉬贼渠叶都统

梁都统等黄华走江山洞公追之赤岩黄华严陈

鏖半日华败走走赴火死擒华二弟及其妻子廿

一年改宣慰淮东道廿二年召赴阙𠡠副雪滴斤

征缅公辞曰臣不敢爱死母老子㓜无他兼侍愿

尽母年惟陛下所使上允其诚廿三年迁阶奉国

江淮行省参知政事平婺州贼施再十改宣慰浙

东道朝廿四年改行中书省为尚书行省复参政

丁太夫人忧庐于汝宁墓侧行省请讨浙东贼林

洪平之又讨𫉬贼柳分司廿七年处州贼詹老鹞

三万温州贼林雄四万伪立枢宻都督府改年刻

印公潜由青田险至叶山追及贼贼陈而待战擒

詹老鹞林雄等二百馀贼斩𫉬不㑹徽州贼起讨

四月不下公进师何秧砦擒汪大王等七十馀人

斩之军至淳安召父老谕之曰吾麾吾旗贼良一

碎尔民能擒送贼者赏尔如良民驩去缚七百贼

来㑹贼财物与县代民今年夏税廿八年罢福建

省进阶骠𮪍参政行福建道宣慰使拯荒残理𡨚

滞安反侧抚良愿闽人大和钩考省库隐官钱五

十万贯仓盗粮数万石谕降漳州贼欧狗诏公入

朝迁金吾左丞行江西省二十九年奏复立福建

行省改资德大夫福建右丞奏罢福建盐运司海

船万户府铁冶提举司爪哇黥我行人孟琪诏以

公及史弼为平章帅师讨其罪置福建平海行中

书省隶左右都元帅府二征行上万户府四发兵

七千赐公玉带西锦服甲胃弓矢鞍辔大都良田

千畒进阶荣禄谕公曹彬不杀降事以卅年正月

一日浮海二月十三日抵爪哇界史弼将水军公

将歩军期集八节涧王土罕毕阇耶举国降遣其

相来言葛郎王合只葛当帅数万众夺我要地公

救之进军二道杀数百人贼溃及西来贼战战至

暮贼败公虞爪哇葛郎合遂伐其谋合只葛当陈

兵十万公督战自旦至午贼退史弼军继至拥贼

入水死数万斩首五千合只葛当乃始降遣使招

旁小国公帅千人深入虏葛郎王次子烧其宫比

还史弼巳纵土罕毕阇耶归国遂畔去诛合只葛

当及其子载二国诸宝及旁四小国臣师还十一

月一日献俘紫檀殿赐公黄金五十两罪纵土罕

毕阇耶者是𭛠微公师㡬不反 成宗登极改福

建行省平章赐玉带号㧞都鲁夏言冠军也大德

三年以诬告者入对事白诛诬告者改江浙平章

八年授枢宻副使十年进同知皆兼平章改河南

行省平章 武宗登极召赴阙廷赐 成宗御服

迁银青荣禄大夫左丞相商议河南省事在至大

元年至是凡廿四制赐 丗祖御服夫人金纹币

今上赐银及𫀆皇庆二年九月廿日薨于大梁

之路寝讣闻诏若曰抒忠竭力国之宝臣也其令

汴省臣加礼以葬某月日葬祥符之史湖里春秋

六十有九延祐三年三月制赠推忠效顺佐理功

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梁国公谥武

定夫人某氏子某某官集贤大学士李某奉𠡠命

臣明善为公撰次墓神道碑文臣惟髙梁公始提

孤军为国出死力百战以成功名何其壮哉由一

校拜官至丞相赠太师封大国锡上谥国家之于

功臣亦云厚矣建戏桴鼔万人土靡而官极品寿

七十子男数人斯又何耶盖 世祖方夷大患致

天下于泰定非假手雄杰奚有今日之隆而公也

有功王室固大有德在民潜施于不识不知之地

者亦多矣虽然公之建立烈烈若此继之而起益

震益显者端在诸公子也臣谨献文曰

天命圣元帝临天下

太祖辟国SKchar金灭夏 世祖一统乃屋宋社维此

宋孱元戎是祃 帝曰丞相汝师渡江凡尔征夫

母𢦤我降紏紏梁公孰敢婴锋按剑愕睨万夫失

雄如虎如龙腾𡚒雷风无强不破无坚不攻既虏

元王丞相还朝群盗驩跳执戈炰烋首䑕林莽乘

暗发髇朝斩千聱暮集万呶昼栖岩巢夜出民骚

凡二十年有伐斯鼛陋彼海邦汗漫天池奉辞伐

罪颿进王师两主𭕒执孰纵其一既纵乃畔投兵

窜载厥妃儿珍怪陆离归献赤墀 帝曰噫嘻

逭厥罪魁汝赏彼笞梁公承圣百战百胜勲在宗

稷著于国令既蕃既宣枢机是权端揆之垣致理

平平爵以功迁人由正贤多寿而安多子而官归

完路寝而德不写天实相之相夫人者史湖有石

勒此诗雅维范维垂流辉朝野武子之承文孙之

绳奕丗重升何可纪龄

  稿城令董府君神道碑   元明善

稿城董氏自太傅寿国忠烈公显忠烈奋田间有

佐命勲复与金人战死冢子金紫光禄大夫平章

政事忠献公辅

丗祖皇帝平六诏辟江汉竟灭宋一四海为国元

臣然忠烈死事时九子皆少忠献年十六事母李

寿国夫人夫人持家既有法忠献复善教育诸弟

俄 上命忠献令郷县县大治号为神君数年去从

丗祖军乆之上复以君嗣令实佩黄金符尽蹈前

迹益励清敏乃求政要贤良者使在官悉逐诸剟

削民者振德孤弱劝率耕蚕而均赋役时禁网尚

漏官者未禄苞苴一绝豪不得曲法于货讼罔不

平民自以不讼乃脩孔子庙广黉舎招名儒躬行

舎菜礼执经问道以先诸生医究经脉吏明法律

亦命相师凡五年民土著盗贼屏息物阜家给俗

厚而人能里巷肃然至相戒曰母过过必令知迨

今稿城人或谯为县者辄曰汝吾董君耶君讳文

直字彦正忠烈第四子刚毅庄栗简言𥬇通经史

法律初忠献及季弟大司徒忠贞公去事

丗祖次兄少保忠穆公亦在朝俱有仰于家而家

食者馀百口待𧁧而衣指苗以饭君倡勤昭俭始

卒不替内则飬生祀死之合礼外则中表賔问之

中度奉上接下一敬一爱蔼乎其睦也又好施而

甚仁里间或贫不自立每阴济其𣗥不使之知恩

所来微至僮病必手予粥药或止之曰不忍以其

贱违吾爱心及弃官浮沉里社任真适意亲賔过

从尊酒相劳家门日以烜赫已独恬然不见诸辞

至元十三年歳在丙子五月十日以疾终享年

五十有二其年七月十有六日葬于九门之北原

君娶杨氏稿城丞沂之季女贤而克配相君子以

成又二年之六月七日卒多君寿一年合葬子男

士表从忠献下江南有战多其最者宋将张丗杰

陈大军焦山下致死于我忠献为元帅将战分而

请先忠献闵其无兄弟不许固请乃许父子果大

捷䇿勲累迁邓州新军万户改淮东屯田军万户

佩金虎符阶至定逺大将军女适同知真州路緫

管府事萧𠃔功孙男守义嗣屯田万户曽孙男钩

钊昔者君之哀闻于忠献忠献方留镇宋都𡘜之

恸左右曰公恸伤柰国事何忠献𭣣泪曰身及诸

弟子出理皇家委百口是弟弟劳苦三二十年吾

无内顾今而后永负之矣复大哭夫一门四世若

相若将光辅累朝清忠纯孝照耀天下世之谈者

必首董氏赵人张世昌先生之状曰君范家𩔖柳

公绰驭吏𩔖包希仁㓗已𩔖呉处黙若君者国家

得而大用之未必不与兄弟并辉齐烈此墓碑之

待表于信辞也虽然蕴徳深者其发必大以逺子

将孙将克弘世业而孙也器宏而才良盖大者哉

明善于董氏为门生宜为表君之辞辞曰

抑抑董君宪宪令人巍巍闬闳赫赫父晜佩黄金

符来吏郷县民亦有谣来⿺辶商我愿匪鉴而明匪冰

而清民斯怀之播逺颂声于戏君子胡器之盈而

敦而琏清庙是承大厦栋楹杞梓乃胜列㦸差差

朱户辉里髙牙虎节銮和至止惟晜弟之荣惟章

服之华何必在身而起歆嗟嘅彼厚壤九门北原

下有九泉孰急斯贤嘅彼旻天羽者翚聮瑞若皇

鸾孰靳髙骞人贵乎徳徳大人大大而弗逹徳也

奚害铭以掲𨼆昭示来代尚万斯年无泐攸载

  集贤直学士文君神道碑  元明善

宋死节臣少保右丞相兼枢宻使信国公姓文氏

嗣子曰集贤直学士奉训大夫讳陞字逊志本

皇朝嘉议大夫同知广西道宣慰司事信公之弟讳

璧之仲子信公二子蚤亡初就死时过先太师墓

告而使之后皇庆二年青龙癸丑春代天子祀淮

济二渎中南二岳及南海六月二十有五日至贛

以疾卒得春秋四十有六卒不一月有以闻至京

师者其友玄徳真人呉全节翰林侍讲学士元明

善𡘜之曰审耶传者妄耶曰或审矣君雅病𤍠不

贯于驰而驿道万里六月历岭海间审矣虽然君

生也无慊而死也又无憾惟书之于墓石者我与

子知之子当秉笔又再月孤富果走人奉状托玄

徳问铭于明善乌乎审矣忍铭予亡友耶是良友

可不与铭耶状曰文氏自成都迁庐陵七世祖炳

然居郡之永和六世祖正中居富川五世祖利民

髙祖安世曽祖时用祖仪用子信公贵赠太师祖

妣曽氏齐魏国太夫人昔信公囚中与君书曰吾

死吾节矣汝能世吾诗书真足后者公䘮归君庐

墓侧毁瘠㡬不起信公家破失夫人欧阳氏后有

传其犹在北方者君泣誓曰父骨既复于土母生

而不得养我则非子迹交海内犹将求之况有徴

敢惮逺行行不母得吾必不归凡五年得之平章

康里文贞公道德威望盖一代士得接纳者为荣

甚延君至府公卿大夫满席公曰宋养士三百馀

年死国之昭昭者文丞相一人斯其子也坐之客

右谓君曰予贤乃公良愿见子吾请见子于朝君

对曰得母归养恩寛天地仕非志也众咸曰臣者

有其父之忠子者有其子之孝美哉乎文氐既归

二年欧阳夫人卒䘮之合礼 今上之初徴求儒

士不限官级近臣以君闻𠡠江西省臣礼遣乘传

入朝见光天宫执石本九经奏书一通其略曰臣

陞徒以先父之故辱降特命召臣臣愚无一足用

不敢违谨待罪阙下然臣闻帝王之道布在方𠕋

方𠕋之要无先九经臣辄献九经伏望陛下采其

所载资辅 圣祖神宗之法嘉惠天下万世上说

受其所献藏之秘书命中书颁制予今官明年从

幸上都诏若曰尚书帝者宝范臣轨粲然译为国

语朕便于观覧兼使国人习读今以命汝集贤学

士某次明善及君是年集贤院臣奏建京师孔子

庙碑増国子贠免天下儒士徭役君实赞之君取

徐氏故宋兵部侍郎卿孙之女子男三人长即富

也次曰实曰宖女六人长适胡孝友次适徐镒馀

在室富以某年月日葬君于某山某原礼也铭曰

肃穆尔门道谐 圣君何二三年忽焉以泯天耶

果人天孰䟽亲晰而其𩓿庄而谦谦敦本以廉不

来忌嫌翼翼子服如不我克昔也天民无戾天德

今也帝臣𠃔由帝则彼不逹人小中窥瞰尝试大

观万物皆暂在者奚哀游者奚憾郁乎薮泽崒乎

峦峰违诸不利惟吉之丛藏君其中福及尔宗我

诗在石石与山崇山有时夷不磨显诗



国朝文𩔖卷第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