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九百六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六十六 太平御览 卷之九百六十七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六十八

太平御览卷第九百六十七

果部四

    桃

易通卦验曰惊蛰大壮𥘉九候桃始华桃不华仓库多火

焦赣易林师之坤曰春挑生华季女冝家

毛诗周南桃夭曰桃夭后妃之德也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又曰何彼秾矣华如挑李平王之孙齐候之子

又曰投我以木挑报之以琼瑶

又曰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大戴礼夏小正曰六月煮桃以为豆实释名曰桃滥也盐水渍而藏之味滥

崔寔四民月令曰三月桃花盛农人候时而种也

礼记月令曰惊蛰之日桃始华

春秋运斗枢曰玉衡星散为桃

尔雅曰桃李丑核桃曰胆之孙炎注曰桃李之𩔖实皆有核胆释取其羙者

又曰旄冬桃子冬椃桃山桃椃音斯实如桃而小不解核

周礼曰夏食郁律桃李杏梅

汉书曰文帝六年十月桃李华

续汉书礼仪志曰仲夏之月阴气萌作以朱索施门戸

各以所尚为饰周人木德以桃为梗言气相更也

范晔后汉书曰杜林奏曰果桃菜茹之馈集以成𧷢小事

无妨于义以为大戮故国无廉士家无完行具菜门中

唐书曰康国贞观十一年献金桃银桃诏令植之于苑囿

后唐史曰潞州长柳巷田家有桃树伐巳经年旧坎仍在

其仆木一朝屹然而起行数十歩复于旧坎其家骇异苍

黄散走

又曰庄宗年迈多疾冯道因奏事言于帝曰臣愿陛下寝

膳之间动留调卫道因指御前果实曰如食桃不康翊日

见桃而思戒可也如食李不康翊日见李而思戒可也陛

下幸思而戒之矣

管子曰五沃之𡈽其果冝桃

韩子曰昔弥子瑕有竉于卫君与君游于果园食桃而甘

以其半啖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而啖寡人及弥子瑕色

衰爱㢮得罪于君曰是固尝啖我以馀桃

又曰孔子侍坐于鲁哀公哀公赐之桃与𮮐仲尼先饭𮮐

而后食桃公曰以𮮐雪桃也对曰𮮐五榖之长果六而桃

为下君子不以贵雪贱

梅子曰王莽畏汉髙神灵乃令虎贲抜剑四面斫髙庙桃

汤赤鞭洒屋

淮南子曰王子庆忌死于剑羿死于桃棓棓大杖以桃木为之以系杀羿

犹是巳来鬼畏桃也

抱朴子曰桃胶以桑木灰 -- 灰 渍服之百病愈乆乆身有光在

晦夜之地如月岀也多服之则可以断榖矣

又内篇曰五原蔡诞入山而还欺家云到昆仑山有玉桃

形如丗间桃但光明洞彻而坚湏玉井水洗之便软而可

金楼子曰东南有桃都山山上有𣗳树上有鸡日𥘉出照

此桃天鸡即鸣天下之鸡感之而鸣树下有两鬼对持苇

索取不祥之鬼食之今人正朝作两桃人法乎此也

说𫟍曰公孙侨相郑路不拾遗桃李垂街人不敢取

又曰孟尝君将入西𥘿賔客諌之百通则不听也曰以人

事諌我我尽知之(⿱艹石)鬼道则杀之谒者入曰有客以

鬼道闻客曰臣之来也过于淄水之上见一土耦人方与

木梗人语木梗谓土耦人曰子先土也持予以为耦人遇

天大雨水潦并至子必沮坏应曰我沮乃反吾真耳今子

东园之挑也刻子以为梗遇天大雨水潦并至必浮子泛

泛乎不知所止今𥘿四塞之国也有虎狼之心恐其木梗

之患于是孟尝君逡巡而退而以应卒不敢西向𥘿

晏子春秋曰公孙接田开强古冶子事景公勇而无礼晏

子言于公公馈之二桃曰三子计功而食公孙接田开强

先言功援桃而起古冶子又言其功令三子反桃二子惭

而自杀古冶子曰耻人以言夸其声不义也亦反其桃契

领而死

山海经曰夸父山北有林名曰桃林广圎三百里其中多

桃林今在弘农阌郷南饶野马

塩铁论曰夫桃李实多者来年为之穰

新序曰魏文侯见萁季从者食其园桃萁季禁之文侯曰

萁季岂爱桃哉是教我下无犯上也

典术曰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厌伏邪气者也桃之精生在

鬼门制百鬼故今作桃人梗著门以厌邪此仙木也

梦书曰桃为守御辟不祥梦见桃者守御官

神农经曰玉桃服之长生不死(⿱艹石)不得早服之临死日服

之其尸毕天地不朽

王粛䘮服要记曰昔者鲁哀公祖载其父孔子问曰宁设

三桃汤乎答曰不也桃者起于卫灵公有女嫁楚乳母送

新妇就夫家道闻夫死乳母欲将新妇还新妇曰女有三

从今属于人死当卒哀因驾素车白马进到夫家治三桃

汤以沐死者出东北隅礼三终使死者不恨吾父无所恨

何用三桃汤焉

汉旧仪曰山海经称东海之中度朔山山上有大桃屈蟠

三千里东北间百鬼所岀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二

曰郁垒主领万SKchar𢙣害之鬼执以苇索以食虎黄帝乃立

大桃人于门户𦘕神荼郁垒与虎苇索以御鬼

四王起事曰惠帝征成都王于安阳城北军败日巳向中

而太官未暇进食左右有赍秋桃十枚便以献帝帝食三

枚石超使人擘手夺三枚

汉武故事曰东郡献短人帝呼东方朔朔至短人指朔谓

上曰王母种三千年桃结子此儿不良巳三过偷之矣后

西王母下岀桃七枚母自啖二以五枚与帝帝留核着前

王母问曰用此何为上曰此桃羙欲种之母叹曰此桃三

千年一着子非下土所植也后上杀诸道士妖妄者百余

人西王母遣使谓上曰求仙 信邪欲见神人而杀戮吾

与帝绝矣又致三桃曰食此可得极寿

汉武内传曰西王母以七月七日降于帝宫命侍女索桃

㬰以玉盘盛桃七枚大如鸡𡖉形圎色青以呈王母王

母以五枚与帝自食二枚

西京𮦀记曰上林苑有𥘿桃樱桃缃核桃霜桃霜下乃堪食

城桃胡桃绮叶挑含桃紫文桃

妒记曰武阳女嫁阮宣武妒忌家有一株桃树华叶灼耀

宣叹羙之即便大怒使婢取刀斫树摧折其华

关令尹喜内传曰喜从老子西游省太真王母共食碧桃

列仙传曰师门者啸父弟子也亦能使火食桃李葩夏孔

甲为不能顺其心意杀而埋之外野一日风雨迎之讫则

山木皆焚孔甲祠而祷之未还而道死

又曰葛由蜀羌人周成王丗好刻木作羊卖之一旦𮪍羊

入蜀中王侯贵人追之上绥山皆得仙故里谚曰得绥仙

一桃虽不能得仙亦足以豪

又曰阳都女随犊子出种桃李一𪧐而返后数十年见在

潘山下冬卖桃果

神仙传曰樊夫人与夫刘纲俱有道术各自言胜中庭有

两大桃树夫妻各咒其一桃便闘纲所咒桃走出篱外

又曰张陵沛人也有天神降之遂服丹能变化有赵𦫵就

陵受学陵以七事试者陵与诸弟子登云台山绝岩上有

一桃树大如臂旁生石壁下临不测去上三四丈桃大有

实陵谓诸弟子曰得此桃者当告以道要弟子皆流汗无敢

视者𦫵曰神人所护何险之有乃从上自掷正投桃树取

桃满怀而石壁峻峭不得还乃掷桃上得二百枚陵分桃

赐诸弟子馀二枚陵自食一留一以侍𦫵陵乃申手引𦫵

𦫵忽见还以向一桃与𦫵

又曰髙丘公服桃胶得仙

钟离意别传曰周书言𥘿史赵觊以私恨告园民吴旦生

盗食宗庙御桃旦生对曰民不敢食也王曰剖其腹出其

桃史记恶而书之曰桃食之当有遗核王不知此而剖人

腹以求桃非理也

风俗通曰黄帝书称上古之时兄弟二人曰荼与郁律度

朔山上桃树下简百鬼鬼妄榾人则援以苇索执以食

虎于是县官以腊除夕饰桃人垂苇索交𦘕虎于门效前

事也

玄中记曰木子之大者有积石山之桃实焉大如十斛笼

嵩髙山记曰魏文帝时嵇叔夜胡昭在此学桃树见在

王子年拾遗记曰汉明帝时常献巨核桃此桃霜下结花

隆暑方熟常使植于霜林园俗谓相陵故声之误也

又磅磄山去扶桑五万里日所不及其地寒有桃树千围

其花青黒色万歳一实

陶潜桃源记曰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从溪而行忘路逺

近忽逢桃花林夹两岸芳华鲜羙落英𦆯纷林尽得山山

有小口𥘉极狭行四五歩豁然开㓪邑屋连接鸡犬相闻

男女衣着悉如外人见渔父惊为设酒食去先世避𥘿难

率妻子家此遂与外隔问今是何代不知有汉不论魏晋

既出白太守遣人随往寻之迷不复得

晋宫阙记曰华林园桃七百三十株白桃三株侯桃三株

郑缉之东阳记曰太末龙丘山有一岩前外如䆫牖内有

石章岩前一桃树其实甚甘

裴渊广州记曰庐山顶上有山桃山桃大如㯽榔形亦似之色黒而味甘酌

时登采拾只得于上饱啖不得持下下辄迷不能返

石虎邺中记曰石虎苑中有勾𤾁桃重二斤

南康记曰南康玉山上有石狗故老云古有寒桃生于岭

巅隐沦之士将犬取其实因変成石焉

杨炫之洛阳伽蓝记曰景阳山百果园有仙人桃其色赤

表里照彻得霜乃熟亦岀昆仑山一曰西王母桃也

杜宝大业拾遗录曰四年五月帝将北巡发自东都江东

送百叶桃树四株敕付西苑种其花似莲花而小花有十

余重重有七八叶大于寻常桃花

唐景龙文馆记曰四年春上宴于桃花园群臣毕从学士

李峤等各献挑花诗上令宫女歌之辞既清婉歌仍妙绝

献诗者舞蹈称万歳上𠡠太常简二十篇入乐府号曰桃

花行

广志曰桃有冬桃夏桃秋挑

神异经曰东北有树焉髙五十丈其叶长八尺广四五尺名

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狭核食之令人知寿核中人可

以治嗽今之桃也

甄异传曰谯郡夏侯文规亡后见形还家经庭前桃树边

过曰此桃我昔所种子乃羙好其妇曰人言亡者畏桃君

不畏𫆀答曰桃东南枝长二尺八寸向日者憎之

异苑曰太元中南郡江陵郡有𬃷树一年忽生桃李𬃷三

种花子

SKchar录曰剡县刘晟阮肇共入天台山取榖皮迷不得

返十三日粮食乏尽饥喂殆死望山上有一桃大有子实

而绝岩𮟏涧永无登路扳縁藤葛然后得上各啖数桃

而不饥下山一大溪边有二女资质妙绝因要还家敕婢

云刘阮二郎向虽得琼实犹尚虚弊可速作食遂停半年

怀土思归女曰罪牵君如何便语大路

任昉𫐠异记曰桃之大者谓之木桃诗云投我以木桃是

又曰𦒿旧说桓灵之世汝颍间禾麻为蒿莠桃李不实花

而复落落而复花而官有朽粟

岭表录异曰偏核桃岀占卑国肉不堪食胡人多收其核

遗汉宫以称珍异其形薄而尖头偏如雀觜破之食其桃

仁味酷似新罗松子性𤍠入药分与北地桃仁无异

太清诸卉木方曰酒渍桃花而饮之除百病好容色

本草经曰枭桃在树不落杀鬼

楚辞曰斩伐橘柚列树苦桃

夏侯孝(⿱艹石)梁田赋曰沉朱李滥甘桃

潘岳闲居赋曰三桃表樱胡之别二柰耀丹白之色

左思吴都赋曰洪桃屈盘丹桂灌丛

曹毗魏都赋曰紫梨朱柿侯桃丹𬃷侯桃人山挑子如胡麻子

古歌辞曰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傍虫来食桃桃李树代

桃僵树木身相代骨SKchar还相忘

阮籍诗曰嘉树下成蹊东园桃与李

宋子侯董娇饶诗曰洛阳城东路桃李生路傍花花自相

对叶叶自相当春风南北起花叶自低昻



太平御覧卷第九百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