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八 后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七十九
宋 刘克庄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赐砚堂钞本
卷第八十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七十九

 广𬐱江臬二司申奏状

  乞免循查惠州卖塩申省状广东

某屡准省札指挥令与诸司同共相度前任巩提举

陈乞复循梅惠三州承塩钞事某详阅案牍博询利

害切见向来循州承卖本司钞引一千二百一十二

箩梅州承卖三百箩惠州承卖一千五百三十箩循

无钞商止是将钱陪贴连商旅卖去或遇运商旅

至州贩米随其所贩多寡以钞分配州家借此收税

名簰客钞塩钱又科百姓户纳塩钱五百梅接汀贛

私塩之渊薮也钞塩三百箩不能为夲州轻重有无

州家借此大典塩利梅溪市岁收税钱壹万七千贯

又于城内为仓一所自运潮塩出卖惠州干利尤甚

一箩取三箩之入而亭户怨一箩取数倍之息而民

户怨随税七等均卖无一户一口得免上则知通干

其嬴次则官属尝其味下则仓廒吏卒有事例之需

其捕私塩也狱吏有株连之蔓引之权巡尉弓兵有

搜山巡海之威淡水一场逃者数百户前任黄提举

因民不便申奏朝廷乞收回三州钞引本司自行措

置发卖已𫎇报可行下三州且大书深刻于本司之

𠫊事矣継因朝廷行下増钞巩提举以本司塩课有

限岁解骤增一时窘迫无可孹划遂有再复三府州

卖塩之请(⿱艹石)行其说在三州有不可胜言之利在夲

司有三司解发之助但既为三州计为本司计又当

为三司之百姓计循梅连年冦⿰扌⿳丆⺝⿱冖友-- 扰所存户口凋敝可

哀惠经蹂践亦非旧观某自海丰县行至州城目击

百姓多以把茅自蔽寝处其下(⿱艹石)有未除之害尚讲

求何况已蠲之利岂宜兴复容有惠州游谈者愿复

卖塩之旧本州歳认息钱二万贯解本司自増箩以

来财赋窘蹙岁𫉬二万缗为助不少循梅闻之必亦

增额以相弭第恐三州百姓自此受不可胜言之害

尝以说访士大夫有前惠教官林彬之归善宰曾历

二人皆言惠民方免塩祸决不可复盖此三州塩之

所出理宜小寛循梅住卖数年尚且有警今复榷卖

为上敛怨为国生事将自此始去岁梅州小小调发

诸司供亿不贷误后启衅不知三州所助本司㣲利

足以当调发之费否某区区之愚谓本司岁増起解

银三万五千两窘则窘矣要当廉俭节缩积少成多

以佐国用庶几合于前辈寛之一分意(⿱艹石)规一时之

近利忽三州之长患苟逃吏责遗毒后人某所不忍

 为也且公朝所以行下诸司相度不令本司得专之

 者盖欲闻利害之实在本司自当引嫌不应同议又

 某所见偶与前任巩提举不同欲望钓慈札下诸司

 径行相度回申仍免本司与议SKchar胜幸甚

   录回降省札

 具位刘某申 云

 照得广东之循梅惠闽之汀邵江西之贛建皆塩子

 渊薮十数年来为恵烈矣前度东提举黄某乞𭣣回

 循梅应三州钞引从本司自行措置其意羙矣后改

 巩某以增额难辨遂请复三州卖塩今提举司所申

以为果行其说则三州可复厚利提举可得薄助

而百姓独被其害三州连年冦⿰扌⿳丆⺝⿱冖友-- 扰甫定岂堪再推剥

之为朝廷产祸邪其岁増起解银叁万五千两愿从

本司节约认解而不欲贻害于三州夫财用窘迫乃

今世通患居官者苟可取盈无所不至提举司所申

利害明甚上不损国计下可消盗萌非部使者深长

之虑乎

   右札付广东提举司从所申理事施行准此

嘉熙四年六月二十七日

  与都大司聨衘申省乞为饶州科降米状以下并江东

臣等误𫎇㧞擢俾将使指属部休戚皆条除画以闻

置司之郡财计筑底事𫝑危急忧在旦夕(⿱艹石)不以直

控告 朝廷早为之所设有阙误岂不上负使令𥨸

饶州向来苗米一十八万为额至嘉定间史定之为

守修鄱阳至米额止十二万比之旧额已失六万定

之有巨援行霸政然已失者不能复也其后米转额

见失䧟名为有十万催额端嘉以后毎岁仅催及八

万本州厢禁场监铺舍军兵每月合及七千馀石毎

岁合支七万馀石正米仅足以支遣本州军粮而解面

折价仅足以撑拄郡计如岁贡金七百两之𩔖皆

取此所有岁解淮西总所六万石淮东总所三万石

无所从来本州官吏非不知饷军事急乏兴罪大本

州军粮缺乏祸在目前故毎月且救目前而以欠

总所纲运为常目今两总所专官下州毎日州催到

些少两总所合分剖装船而去入州仓者全见管不

及万石仅可以支今月军粮自三月至七月整整六

个月支运粮四万二千石其可指拟者诸县未催万

馀石而已更缺米六万石还两总所二万石接续军

粮方可以待早禾之熟去岁几乎败阙幸前提刑蔡

都承摄郡目撃利害为白庙堂准省札拨借转般

仓米五千石义仓二千石又拨助义仓三千石某又

就本司拨借平市米六千石贴助仅免踈虞然所借

米本州至今无可拨还今岁又添闰月一郡之人

凛凛不安最是本州转般仓米旧管常平数万石近

准省札拨五千石借饶州一万五千石与池州三

万六千石与庐州见存止一万四千斛此外别无颗

粒可以指准官吏相视无䇿独有常平义仓乃属专

司为民间饥荒之备然义仓见管米三万馀石尚可

拨那军民休戚相闗切恐 朝廷未知饶州虚实取

拨转般仓米未已事闗相害某等今有条目申请下

一乞公朝体念郡计狼狈至此将见管转般仓米一

四千馀之内及于义仓米内照去年例拨借二万馀

石应副饶州接支军粮以解目前倒垂之急尚虑或

者必以去年已借未还为疑縁本州不幸四五年

连年荒旱蔡提刑与某各将本州米减放三万馀石

所以须用接济(⿱艹石)今年得稔官可既无减放人户亦

昜供输𨚫将所借之米令本州责限抱认𥙷还庶几

米斛有归本州军粮缺无缺伏倏 钓㫖

一两总所见行下催督纲运淮东止是催淳祐三年

至五年计欠四万馀石淮西则并催淳祐元年至五

年积欠计二十五石縁元额岁解淮东三万石淮西

六万石故欠淮西者尤多自淳祐三年以前米合该

赦免未𫎇豁除今衮同催督总使本州尽将五年催

到全米八万石馀尽解还淮西总所尚未可足偿四

年五年之欠如淮东总所何如本州军粮何事当论

实豁旧乃所以催新也欲望公朝酌行下总所照赦

豁欠及念本州荒旱相仍青黄未接之际稍赐寛假

少俟早禾登场逐旋𥙷解幸今两王人恻怛明恕

下情止是文移督责不忍谴劾官吏为德甚厚然

被差官员遂日分剖仓米而去不留军粮则极系利

害伏候 钧㫖

右今条具如前某等𥨸郡计所以狼狈不可为者非

一朝一夕之故询之郡人以自顷 朝廷知籴上户

规避各将产钱飞寄昔日之上中户皆化为下户绿

此苗米失䧟今湏重新计理板籍一番一也又自端

平初提举司因䑓臣建请将本州斛面毎斛二斗五

岁失斛面二万五千斛十二年间计失米三十万斛二

也鄱阳一县财赋最多数年缺知县以往往人望

而畏莫肯注授三也自绍定元年至今十八年间惟

八年得稔而十年皆以水旱减放四也拖照旧牍绍

定三年四年五年六年𡊮提刑四次检放十七万

八千馀石嘉熙三年史提刑检放八万馀石此三数

年内租税十分之中失其七八后人催到新租止了

得为前人补创痍填失䧟譬如穷人之家用过钱物

在前今虽极力撙节终是扶持不起不幸四年五年

俱旱某与前任蔡提刑各历郡县深知本州痛痒所

放旱伤通不三分亦知不满郡人之望不偿农夫之

劳寔以军粮缺乏不容放手而犹不了支遣此其可

不急求其故而听其自为败壊乎已减斛面不可复

增已蠲租税不可复理也凋弊郡县不可以骤扶

持虽欲选僚属立规模整薄复失䧟皆已无及于事

惟有哀鸣 朝廷早求拨助可解目前之急某等以

置司所在事急如此不容缄黙为谨一郡军民迫切

有请谨具尚书省伏望钧慈施行

  小贴

某等先乞拨借米斛所有鄱阳一面踏逐有才干人

申辟重新整顿版籍外伏乞钧照

  按信州守臣奏状

臣近奉八月十三日御笔时方多事念未能蠲租赋

而吏之不良或预借重催取或取嬴厚折复毒吾民

令监司觉察务苏疾(⿱艹石)而消愁叹臣捧诏感泣下之

郡邑君令臣行孰敢不共又准户部符备奉 圣㫖

以䑓臣奏请诸邑催科并寛二月付臣奉行而信州

守臣虞曾适以书至首言版曹总所限期之严次言

诸邑逋负之多其大意则谓臣不当禁至专人为诸

邑地臣答以诸邑皆昧生平寔无私主如专人之禁

则建康主帅所治太平以守兼漕皆不以臣为非且

巽谢曽曰圣主不以臣为不肖使之刺部固欲其相

规儆不欲其相和随又录御笔以示之去后九月初

六日据本州申近追阳典吏吴暹赴州责认钱帛其

人辄用万劵行赂州吏展限内排军呈成领去六百

十分俵衙蕃奉知郡书判本县拖欠财赋所如山追

吏不发宁不以钱解官动以万数贿吏县强州弱

前所未闻事渉入众不欲一一追究程成杖一百追

赃解提刑司臣读之骇然因记臣始入境州民遮

诉程成专一为郡鹰犬刻剥民财臣务存州民事体

指名行下戒约今覆出为恶赃六百千止从杖罪且

问卒而不问吏何也兼州出一引追吏县费万缗展

限州之可畏甚矣犹谓县强州弱其说寔不可晓况

此钱皆本县百姓膏血宪司虽贫何忍用此即委判

通判俞公明将程决配仍监此万劵纳州理为本县

欠额臣𥨸惟江乡诸独信州预借至淳祐六年苗米

其民尤可哀痛每因公牍私书谆谆镌免冀寛一分

曾方且札为紫袋黒匣下县遇缴一袋要三十千一匣百五十千今又于

御笔申严之初诏㫖缓催之际愈加峻急动以版曹

总所为词昔阳城牧道州观察使遣判官督赴城自

繋狱户判官惊谢而去不闻城之迁怒吏民流毒田

里也臣反复切磋之望绝丁咛告戒之词穷谨按朝

请郎知信州虞曾居国门之外生名相之阀宜知

圣主之德意宜接前修之见闻一剖郡符便忘县谱

专为聚敛封殖之计不明保障茧丝之义群恩胥如

骨肉虐属邑如草芥藐藐然牧与刍之责皇皇焉玉

与剑之求故侍郎徐元杰身肉未寒罢吏侵其垣屋

残其竹木本州坐视不诘其家逺诉于臣曾为郡守

视牧养教化为不切甘掊克椎剥之有味倘为隐蔽

是负使令欲望 圣慈鉴烈祖紫云楼之训覧前贤

舂陵行之篇特发睿断将曾免所居官以为奉

诏不䖍剥下已甚者之戒

  为弋阳知县王庚应申省状

照对某近者按信州守臣虞曾纵容吏卒诛求属邑

非采浮议及听赞言其事皆据本州自申不敢加减

一字同时内䑓亦有章疏劾曾相去千馀里不约而

同可见舆议沸腾不容偶揜曾不自反多遣心腹来

此诇事及闻本司劾上罢命以后下数日之后迁怒

弋阳宰王庚应作日前按章逐而升之以快私愤某

与庚应初无一面之旧但弋阳凋敝庚应稍能植立

虽事𭧂守奉急符尚能寛之一分如折苗每石减五

百文纳䌷毎尺减十文之𩔖又如今夏旱干诸处催

科愈急庚应乃寛放半月某不觉称赏牒州寛假此

亦监司施行之常不曾积此等事意谓庚应形迹本

州疑入其心牢不可破其寔庚应与曾同乡受其举

荐前后不曾有一字至本司说曾长短一旦遭曽诬

劾其事乃大不然若以预借为罪则诸邑皆有预借

凡曾年岁间掊克椎剥而入者皆预借之物也今遂

嫁罪于庚应将谁欺乎(⿱艹石)谓其催多解少则自来诸

邑止辨解经常钱及曾为守又要办缴牌匣事例钱

方其在郡诸邑畏威而不敢言及其既罢某以弋阳

贵溪二邑最近㑹其簿历见得贵溪自今年正至九

计支过申缴牌匣官㑹八万二千九十贯弋阳自今

年四月至七月共支过申缴牌匣并本州吏卒事例

钱七万六千六百六十三贯皆在解发经常之外并是

以催到二税那移供应盖赂一专人则千缗缴一银

牌则三百二十千青袋则二百一十千紫袋则一百

五十千朱匣则二百五十千又有铜限历限色目不

一皆有定价来如风雨一刻不可违一文不可欠郡

人咸云牌区之费多于经常所谓诸邑催多解少不

何人合执其咎某即劾曾而罢之其责塞矣但去𭧂

守乃欲以持凋邑今反为邑令之累于不能无愧兼

其所按庚应为官妓落籍受金皆出于一时忿怼之

躁词非诚证验又劾章乃曾闻罢之后所发月日可

考尚赖天清明庚应止从薄责然邑怜其非辜欲望

公朝详某今来所申便见曽在部所为特赐敷奏或

委他司体量(⿱艹石)遂保全已之守则乞昭雪无辜之令

俾庚应赴部别行注授理为无过某今后尚欲奉公

举职谊不容黙湏至申闻者

  减放塩钱申省状

某照得臬司所以能专责郡县使之奉法受民者以

其不管财赋专以奉行寛大推广德意为职业迩来

数年以来 朝廷分委刑狱之臣卖塩舍平反之本

职而与郡县牙侩较锥刀之利生视敷押而不闻显

行切而不恤某每一渉笔常有赧容幸遇 圣主蠲

减旧逋某即索郡县簿历躬自检㸃将民旅牙铺

所欠多寡立为格眼各照指挥等第减放惜其所欠

多已自无几然计通放过旧楮五万六千馀缗并已

大字明榜县门使民间户晓君上措施予民之意其

净欠不该放者计三万九千馀缗一面催督务要纳

足申解外合行具申今后米塩差使乞经委财赋官

司庶几得以专心一意于狱事

  为池州通判厉髯翁申乞平反赏状

某仰惟 圣朝以仁立国哀矜庶狱谨刑有铭昭回

之光烂然下照某兢兢奉行罔敢失坠推鞠不寔者

既以论其罪平反得情者无以旌其劳可乎𥨸见建康

府左司理院勘宁江县江课儿彭义等三人谋杀事

如府尹所劾三人已伏罪矣本府检断谋杀人者斩

从而加功者绞此三人皆抵死罪具申本司详覆本

司以江课儿归自和州中𡍼抱死皆曾倩人挑衣包

同行今同行人与所挑衣包了无踪迹一再行下疏

驳牒官府经自奏裁既而刑寺 朝廷果有疏驳至

委宪臣亲勘本司遂选承事𭅺通判池州厉髯翁代

行解理翁不惮伏暑慨然就道至则反复研究三囚

各哀鸣讼𡨚始者吕义妄招将张琳雉网麻绳扣死

课儿今借雉网绳头比对行𠒋元䋲具见大小长短

之不𩔖始者捕兵朱贵曾证行𠒋之夜鸣铃走传与

吕义等邂逅于途今索递铺簿历挨究当夜吕义等

三人各自走送文字独朱贵在家即无承传来历可

见州县已成之狱出于吏手无非鍜炼文致之所为

髯翁以此阅寔能使幽暗复明𡨚抑𫉬吐推方寸之

公心脱三囚于死地徐考所申直情径述略无阿

附之意其视寻常差委畏懦避事苟且塞责者大不

侔矣本司回申刑寺及牒府别行根捕原与江课儿

挑包同行不识姓名之人究勘并将失当官赵与稀

王湘等按奏仰𫎇俞𠃔责罚所有髯翁平反之劳

合与旌赏庶几赏罚对行在法诸入人罪死谓巳结之案馀

条推正驳正死罪准此所举驳正元不义大情官吏别推能正

者准非当职官驳正格赏格命官入人死罪而非当

职官谓诸州非知通职官之𩔖能驳正一名者减磨三年二人转

一官三人以上奏裁成法昭然所合具申尚书省欲

望公朝特赐敷奏优加旌擢照例推赏施行

  辟休宁知丞洪涛充本司干官申省状

某契勘诸路提刑司属官两员民讼委干官狱案委

检法不可一日缺官本司干辨公事一员两年以来

未见除人仅有检法独员案牍如山公事积压不免

分委州县官书拟极为不便𥨸见承奉𭅺知徽州休

宁县丞洪涛故端明殿学士咨䕫之子才学器识底

法乃父顷监水口镇漕臣方大琮帅臣徐清叟皆荐

其材及来休宁摄邑数月有廉平声某檄之入幕

于婉画之际多忠益之言欲望 钧慈特赐敷奏差

洪涛在填本司干辨公事见缺庶几一路狱讼免至

淹留而某庸虗亦赖禆助

  为苏棼申省状

某误𫎇上恩承乏臬事以奉行寛大理雪𡨚滞为职

况年岁之间德音屡发赦宥者一减降者三含生之

𩔖莫不鼓舞切见前儒林郎苏棼昨因论列羁管饶

州在某置司之所与之素昧生平未尝觌面但阅犯

由有可矜悯盖尝三为具申兹𫎇特㫖放令逐便因

棼来辞始 其人𥨸谓多事之时宜开使过之路如棼

尝佐戎幕于淮襄间事身历目撃其材有足用者当

来非犯赃私直以口语追勤兼二苏之裔凋零无几

阜陵 御制文忠公轼集序宸翰真本棼见宝藏

文定公辙子尚书迟尝守婺其后遂居婺厥有源流

谓棼冒族寔则不然欲望 公朝念党家之遗绪悯

寒士之失宜特赐敷奏将棼稍与牵复驱之烦使以

旌忠贤之后以劝功名之士谨录申闻者

  按发张记等奏检

臣叨𫎇 圣恩俾司一路臬事审克平反乃臣本职

今阅郡邑狱案乃有下令惨刻陨平人于非命便文

卤莽抑平人为凶身者案牍昭然按发一二何以儆

劝其馀臣近据宣城县百姓孙百三经部陈诉麻姑

管界两寨妄申私塩提去母亲阿赵闗两日夜致阿

赵赴水而死臣即索宁国府元断参考见得本府

将寨兵葛良汪胜徒罪编管详观守臣所断深不满

于倅𠫊之轻信盖受诬告之辞而差寨兵𭣣捕者

承议郎通判宁国府张记也事已年馀而抱𡨚之家

哀诉朱已又据宣城县申检验到百姓陈六六被杀

尸首亦是管界寨兵妄捉私茶所致陈六六者居于

路傍有客担干鱼猪儿偶过其门寨兵张俊等意为

茶率领一十六人各持枪刀围屋掩捕陈六六避之

房内众兵各用枪从窗眼戳入陈六六者死于枪下

臣诘闻寨官据申今年三月年内准府判𠫊给历

令寨兵捕茶臣行下索历则倅𠫊见杀人事发已

先索回以泯其迹盖给历令寨兵捕茶者承议𭅺通

判宁国府藩釡也又准刑寺驳下江课儿杀之狱如

江宁县建府所勘皆以为捕兵彭义而吕义王顺者

寔知情臣以江课归自和州中途抱病既曾倩人挑

包同行今同行人与所挑衣包了无踪迹而执彭义

为凶身无怪乎刑寺之䟽驳遂选委池州通判厉髯

翁别推据髯翁索出递薄㸃对彭义等三名是日各

有递传文书天道昭昭焉可厚诬臣契勘妄以彭义

平日踪迹可疑执为凶身迪功𭅺江宁县尉应文炳

也信凭县尉所申而误勘者奉议郎知江宁县赵与

稀也信凭本县所申而误勘者文林𭅺建康府右司

理𠫵军王湘也人据信州申铅山县姜于八被杀

之狱如巡尉及本县所勘则以叶辛乙为凶身及夲

州审勘叶辛乙者行止分明于杀人事了无闗渉时

铅山宰黄辛叟方遭对移狱成吏手而终始共误者

修职郎铅山县尉赵彦楀武经郎巡检沈纬也臣巳

将逐项寨兵及推吏等人分头研究施行外谨按张

记潘釜俱碎大藩各无𩔰过但此二事过亦不少且

茶塩 固吏卒𠫊然捕私贩也必有𧷢差捕卒也必有

时今信无根之白词给循环之引历使之数十为群

纵虎出柙为民患前辙覆已后车不惩臣以为杀人

与挺与刄寨卒也杀以政二倅也先贤有𭣄涕书

私贩之狱者二倅岂未之闻也应文炳赵彦楀沈炜

但畏凶人之未𫉬不察平人之非辜赵与稀王湘付

狱事于吏手视人命为物臣视此七人者皆不可以

问内不记与稀文炳俱以去官馀见在任欲乞特发

睿断将记釡各与稀湘文炳彦䄔炜各与免官已替

人与罢新任以戒鞠狱失寔执诬平人者

  贴黄

 臣𥨸见保义郎𫞐宁国府管界巡检吴杓从义𭅺

 权宣城县麻姑巡权刘桩皆是摄官寔纵寨卒

 贼杀人不辜琐琐虮虱不足以污简书然寨卒害

 民极矣(⿱艹石)寨官漏网继之者将以为常欲望

 睿慈㫁并赐镌责以儆后来

  按饶州路分叶准奏状

臣𥨸惟濒江当多事之日管军非养疴之地伏见武

翼郎江西南东路兵马副都监饶州驻札叶以去岁

八月到任臣见其形神困𢢑气息奄奄具饭招之辞

疾不至初谓偶然既而深居简出为常今春 圣节

漙率同庆穿秉赴宴不为劳苦又辞疾不至臣以此

知其不堪勉强矣(⿱艹石)膂力既愆智略可采犹可觊其

卧䕶昨者散赏给钱支月粮米几失伍淮不能诘臣

亟榜晓谕而后定徤儿月请科钱五薄而军典逐名

抽除八文淮𠫊下衙兵司抽除十一文每人仅馀百

金卒有后言淮不罪减刻者而反怒被减刻者臣又

为区区以息众哗其人衰頺如此昏愦如此兼不检

下又不恤士如此缓急何足仗哉欲乞

睿㫁将淮姑与禄仍催差下人疾速之任或未差人

即乞于大使臣选经行阵有智略之人俾填见缺庶

几一 郡军政不至废弛湏至申闻者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