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贼臣董卓庙议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后汉贼臣董卓庙议
作者:高适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357

昔汉祚陵夷,桓、灵弃德,宦官用事,国步多艰,宗社有缀旒之危,宰臣非补衮之具。董卓地兼形胜,手握兵钤,颠而不扶,祸则先唱。兴晋阳之甲,君侧未除;入洛阳之宫,臣节如扫。至乃发掘园寝,逼辱妃嫔。太后之崩,岂称天命!宏农之废,孰谓人心?敢讽朝廷,以自尊贵;大肆剽虏,以极诛求。焚烧都邑,驰突放横。衣冠冻馁,倚死墙壁之间;兆庶困穷,生涂草莽之上。于是天地愤怒,鬼神号哭。而山东义旗,攘袂争起,连州跨郡,皆以诛卓为名。故兵挫于孙坚,气夺于袁绍。僭拟与服,党助奸邪,驱蹙东人,胁帝西幸。淫刑以逞,有汤镬之甚,要之糜烂,刳剔异端。乃谓汉鼎可移,郿坞方盛,殊不知祸盈恶稔,未或不亡。故神赞允诚,天假布手,母妻屠戮,种族无留。悬首燃脐,遗臭万代,骨肉灰烬,不其快哉!今狄道之人,不惭卓之不臣,而务其为鬼。苟斯鬼足尚,则汉莽可得而神,晋敦可得而庙,桓元父子,可享于江乡,尔朱弟兄,可祀于朔上。嗟乎!仁贤之魄,寂寞于邱陵;义烈之魂,沈埋于泉壤。何馨香之气,而用于暴悖之鬼哉?适窃奉吹嘘,庇身戎幕。每承馀论,饱识公忠之言;不远下风,尽知仁义之本。昨忝高会,敬受德音,今具贼臣之事,悉以条上。谨按《尚书》,王者望秩天地之神祇,诸侯祭境内之山川,乱臣不言,淫祀无取。则董卓之庙,义当焚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