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克图界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条约 恰克图界约 清朝
清政府、俄罗斯国
1727年10月21日
本作品收录于《雍正条约》和《乾隆条约
原约订立于一七二七年十月二十一日,雍正五年九月初七日,俄历一七二七年十月九日,恰克图;签订时有满、俄、拉丁文本,原无汉文本。本界约原为十条;其第三条实际上就是布连斯奇界约的条文,在订立本界约后附载于内。
界约第十条修改于一七六八年十月三十日,乾隆三十三年九月十九日,俄历一七六八年十月十八日,恰克图;修改约文俄文本称为“恰克图条约附款”,签订时有满、蒙、俄文本,原无汉文本,现见汉文本是由满文本所译法文本转译而来。
此外,本界约有别本,两本条文详略不同,属于一个条约的两个文本(见《喀尔喀会议通商定约》),惟此别本之第十条内容实际上就是乾隆时的“修改第十条”,即把修改后的条文代替了原来的条文。

原文[编辑]

雍正五年九月初七日,理藩院尚书图礼善,会同俄官伊立礼在恰克图议定界约十一条。尚书图礼善会同俄国哈屯汗所差俄使伊立礼,议定两国在尼布朝所定永坚和好之道。

一、自议定之日起,两国各自严管所属之人。

二、嗣后逃犯,两边皆不容隐,必须严行查拏,各自送交驻札疆界之人。

三、中国大臣会同俄国所遣使臣所定两国边界在恰克图河溪之俄国卡伦房屋,在鄂尔怀图山顶之中国卡伦鄂博,此卡伦房屋鄂博适中平分,设立鄂博,作为两国贸易疆界地方后,两边疆界立定,遣喀密萨尔等前往。自此地起,东顺至布尔古特依山梁,至奇兰卡伦,由奇兰卡伦、齐克太、阿鲁奇都哷,阿鲁哈当苏;此四卡伦鄂博,以一段楚库河为界;由阿鲁哈当苏至额波尔哈当苏卡伦鄂博,由额波尔哈当苏至察罕鄂拉蒙古卡伦鄂博,俄国所属之人所占之地,中国蒙古卡伦鄂博,将在此两边中间空地,照分恰克图地方,划开平分。俄罗斯所属之人所占地方附近如有山、台干、河,以山、台干、河为界;蒙古卡伦鄂博附近如有山、台干、河,以山、台干、河为界;无山、河空旷之地,从中平分,设立鄂博为界;察罕鄂拉之卡伦鄂博至额尔古讷河岸蒙古卡伦鄂博以外,就近前往两国之人,妥商设立鄂博为界。恰克图、鄂尔怀图两中间立为疆界:自鄂博向西,鄂尔怀图山、特们库朱浑、毕齐克图、胡什古、卑勒苏图山、库克齐老图、黄果尔鄂博、永霍尔山、博斯口、贡赞山、胡塔海图山、蒯梁、布尔胡图岭、额古德恩昭梁、多什图岭、克色讷克图岭、固尔毕岭、努克图岭、额尔寄克塔尔噶克台干、托罗斯岭、柯讷满达、霍尼音岭、柯木柯木查克博木、沙毕纳依岭,以此梁从中平分为界。其间如横有山、河,即横断山、河,平分为界;由沙毕纳依岭至额尔古讷河岸,阳面作为中国,阴面作为俄国。将所分地方,写明绘图,两国所差之人互换文书,各给大臣等。此界已定,两国如有属下不肖之人,偷入游牧,占踞地方,盖房居住,查明各自迁回本处。两国之人如有互相出入杂居者,查明各自收回居住,以静疆界。两边各取五貂之乌梁海,各本主仍旧存留;彼此越取一貂之乌梁海,自定疆界之日起,以后永禁各取一貂。照此议定完结,互换证据。

四、按照所议,准其两国通商。既已通商,其人数仍照原定,不得过二百人,每间三年进京一次。除两国通商外,有因在两国交界处所零星贸易者,在色楞额之恰克图、尼布朝之本地方,择好地建盖房屋,情愿前往贸易者,准其贸易。周围墙垣、栅子酌量建造,亦毋庸取税。均指令由正道行走,倘或绕道,或有往他处贸易者,将其货物入官。

五、在京之俄馆,嗣后仅止来京之俄人居住,俄使请造庙宇,中国办理俄事大臣等帮助于俄馆盖庙。现在住京喇嘛一人,复议补遣三人,于此庙居住,俄人照伊规矩,礼佛念经,不得阻止。

六、送文之人俱令由恰克图一路行走,如果实有紧要事件,准其酌量抄道行走,倘有意因恰克图道路窎远,特意抄道行走者,边界之汗王等、俄国之头人等,彼此咨明,各自治罪。

七、乌带河等处,前经内大臣松会议,将此地暂置为两闲之地,嗣后或遣使,或行文定议等语在案。今定议:你返回时,务将你们人严禁,倘越境前来,被我们人拏获,必加惩处;倘我们人有越境前去者,你们亦加惩处。此乌带河等处地方,既不能议,仍照前暂置为两闲之地,你们人亦不可占据此等地方。

八、两国头人,凡事秉公迅速完结,倘有怀私诿卸贪婪者,各按国法治罪。

九、两国所遣送文之人既因事务紧要,则不得稍有耽延推诿。嗣后如彼此咨行文件,有勒背差人,并无回咨,耽延迟久,回信不到者,既与两国和好之道不符,则使臣难以行商,暂为止住,俟事明之后,照旧通行。

十、两国嗣后于所属之人,如有逃走者,于拏获地方,即行正法。如有持械越境杀人、行窃者,亦照此正法。如无文据而持械越境,虽未杀人,行窃,亦酌量治罪。军人逃走或携主人之物逃走者,于拏获地方,中国之人,斩;俄国之人,绞;其物仍给原主。如越境偷窃驼只、牲畜者,一经拏获,交该头人治罪;其罪初犯者,估其所盗之物价值,罚取十倍,再犯者,罚取二十倍,三次犯者,斩。凡边界附近打猎,因图便宜,在他人之处偷打,除将其物入官外,亦治其罪,均照俄使所议。

十一、两国相和益坚之事既已新定,与互给文据,照此刊刻,晓示在边界诸人。雍正五年九月初七日定界时所给萨瓦文书,亦照此缮。

修改恰克图界约第十条[编辑]

兹因大清国大皇帝之特谕,为欲使协力决定境界之事如左:

理藩院右侍郎喀喇沁,贝子瑚图灵阿,理藩院左侍郎庆桂等,及自俄罗斯帝国女帝派遣使臣克洛扑夫等,互相详细讨论,其结果共订契约如下:

平和条约之十一条虽当保持之使永久不变,为欲开境界于山顶上,以收回自布尔古特依山附近俄罗斯之拒马(喀什喀)、毕齐克图、胡什古及他之场处为必要。虽然如不纳输入税,以前既定恰克图及图尔克伊图二市场之近旁。以平和条约之俄罗斯语及罗甸语之稿本中隐有误谬,又遗漏许多重要之点,以正误更正之为适当。加之两国间渐渝禁约,又逃犯无可再索。规定于前契约第二条者关于边境各自禁止臣民之掠夺及逃走方法,有隐约不明之观,故全然废弃此契约之第二条,而制定当遵守之新法律以代之也。从现契约,则两国各为欲使此等事件之不生,今后不可不警戒其臣民。若于国境上发见其痕迹,又有通知如此意外之事时,边界之头人等要迅速且确实搜查之。若反之,而彼等图自己之利害怠其义务时,两国国家当各从其本国之法律处罚彼等。对于强盗之协拏逮捕及越境窃盗者之罚,编纂制定之如下:

凡携带军械过界,而不由正道卡房经过,意存行劫者,无论已否劫夺,均行拏获,严行监禁讯问。从何处卡房越过,有无伙伴,除在卡房左右严行搜查外,即将在逃人名登记明白,开单分送各卡房协拏。如札萨克台吉及俄罗斯之统带札萨克头人闻报,立即会同俄罗斯官兵,到犯事地方,详细查讯,禀报专管交界事务之处。该处即选派一公正明白之人,到犯事卡伦,会同札萨克头人,公同再行查讯一次,仍禀报专管事务之处。如系中国人犯案,无论何项人等,均由审问衙门审明,治以死罪。如系俄罗斯人犯案,由俄国刑司审问科罪。如与中国人同犯一案,定案后,各应解至交界地方,当众行刑。该犯之马匹、鞍䩞、军器及别项物件,均赏给获犯之人。凡偷劫马匹、牲口及别项物件者,如系初次犯法,按賍价十倍科罚。

傥劫贼在逃,各卡房头目应公同到犯事地方,详细查看,据实禀报。该卡房头目,至迟不得过一个月,务将逃人拏获。如逾一月之限,即应禀报管理交界官,责令不出力拏贼之卡房头目、兵丁人等代赔賍价十倍。其并未持有军械,伹越界行窃被拏者,杖一百。该犯马匹、鞍䩞赏给获犯人;賍物给还原主;初次犯窃,按賍价五倍科罚,二次犯窃,按賍价十倍科罚,三次犯窃,即以劫贼论。如此种窃犯未获,由最近之卡房禀报,即限该卡房头目、兵丁人等,务于一个月内获犯。获到时,立杖一百,将偷去马匹或别项物件给还原主。如该卡未能于限内获犯,傥系未持军械之案,按賍价五倍由该卡头目、兵丁代赔,为不出力拏贼者戒。

凡马匹及别种牲口遗失路上,有人遇见,即应送交最近之卡房收领。如遗失以上物件,未经有人送还,失物人即将牲口数目、形式开明禀报。此种马匹等件,应于五日内觅还原主。如遇见此种牲口并不送还、竟行留用者,一经查出,即由卡房兵官禀报管理交界官,责令加倍罚偿。

持有军械,未有护照,而越界者,应即拏获,其马匹、鞍䩞及别项物件均赏与获犯之人。如系越界打猎者,照例当众杖一百,所猎之物、所骑之马并猎狗等,亦赏给获犯之人。未持军械而越界者,一经孥获,该卡房兵官严行搜检讯问:果系遗失路途,即可释放,立送彼处卡房收管,傥临拏避匿深林,或山上行人不到之处,应照例杖一百,其马匹等项亦赏与获犯之人。凡应杖罪犯系中国人,以鞭;系俄罗斯国人,以杖。

此约互换时,中国官以满、蒙文画押盖印,交俄国官收执;俄国官以俄国文画押盖印,交中国官收执。

两国应将此约刊刷多份,贴于交界地方,使两国人民共知。

附:别本恰克图界约[编辑]

一、自定议之日始,彼此各严饬所属,敦尚和睦,遵依定界,各将属下之人严行管束,毋许滋事。

一、既经和好,所有往事,毋庸追论。以前之逃人不必索取,均听其照常住留;嗣后之逃逸者,两边均不准容留,务须严行查拿,送交各守界之人。

一、恰克图之小河沟地方有俄罗斯卡伦房间,鄂尔辉图山上有中国卡伦鄂博,于此卡伦房间鄂博之中间,分中设立鄂博,为南北通商之地。由此地起,分两边边界之处,迤东循布尔固特依山梁至奇兰卡伦,自奇兰卡伦至齐克泰、阿噜奇都哷、阿噜哈当苏;此四卡伦鄂博之基,以此一路之楚库河为边界;自阿噜哈当苏至额伯尔哈当苏卡伦鄂博,自额伯尔哈当苏至察罕敖拉蒙古卡伦,乃系俄罗斯属下所占之地与中国蒙古卡伦之鄂博,将此两间之空地,照恰克图地方,分中划界。近俄罗斯属下人所占之地,如有山、河、台噶,以山、河、台噶为界;近蒙古卡伦鄂博,如有山、河、台噶,以山、河、台噶为界;如无山河之平明地面,自正中分中,设立鄂博为界;自察罕敖拉卡伦鄂博至额尔固讷河堤蒙古卡伦鄂博之外,另立鄂博为界。自恰克图、鄂尔辉图两间为界:所立之鄂博迤西鄂尔辉图山、特们库珠浑、弼齐克图、霍硕果、贝勒苏固山、库克齐老图、黄果尔鄂博、庸科尔山、博斯口、棍咎山、呼他海图山、科山梁、布呼图岭、额古登昭山梁、多什图岭、克色讷克图岭、固尔弼岭、努克图岭、额尔吉克塔喇噶克台噶、托罗斯岭、肯哲玛达、霍尼音岭、克木克木齐克之博木、沙弼奈岭,循此山梁,由正中分中划界。此间如有横出之山、河,将山、河横断,分中为界;自沙弼奈岭至额尔固讷河堤,以山之阳为中国,以山之阴为俄罗斯。彼此属下,如有不肖之徙,偷入游牧、占地居住及盖房居住者,查明各令移回本处。边地之人如有犬牙相错居住者,亦查明各令收回本处,肃清边界。其两边各取五貂之乌梁海,令照旧各归其主,彼此各征一貂之乌梁海,自定界之日起,将各取一貂之处永行停止。

一、中外既经通商,其商人之数,照原议之额,不得过二百人,间三年一次举行。伊等既系商人,其供给食物、盘费之处,照旧例停止。买者、卖者,均不征税。商人到界时,预将前来缘由呈明,酌量派员迎入,令其贸易。如途次购买驼马、粮食,雇觅人工,令其自行购买、雇觅。其管理贸易官弁等,将所属下人妥为管辖,倘有争端,秉公辧理。此随行贸易之官弁既均系有职分之人,均从优看待。凡买卖之项,不得阻止;彼此禁止之物,不准买卖。倘有欲潜行留住之人,无头目之言,不准容留。若病故者,伊所有之物,交给各本国之人。至中外通商外,其附近边界之地,零星买卖,在尼布楚、色楞格二处,择平妥地面,盖造住房,令愿往贸易者,前往贸易。住房周围墙栅,量与修造,亦不征税。均由官定路经行走,有绕道,或赴他处贸易者,将贸易货物入官。一体派员按名数拨兵,同心守护。

一、京城之俄罗斯馆,嗣后惟俄罗斯人居住。其使臣萨瓦所欲建造之庙宇,令中国办理俄罗斯事务大臣在俄罗斯馆建造。现在京居住喇嘛一人,其又请增遣喇嘛三人之处,著照所请。俟遣来喇嘛三人到时,亦照前来喇嘛之例,给予盘费,令住此庙内。至俄罗斯等依本国风俗拜佛念经之处,毋庸禁止。再萨瓦所留在京学艺之学生四名,通晓俄罗斯、拉替努字话之二人,令在此处居住,给与盘费养赡。

一、彼此移送文卷,印信最为紧要。中国行俄罗斯之公文,仍照从前用理藩院印信,咨行俄罗斯萨那特衙门,及托博勒城守尉印信,咨行中国理藩院衙门。其馀近边地方,偶有偸窃、逃亡等事行文时,中国在边之图什业图汗王、俄罗斯在边之城守尉,各用画押钤印公文为凭。由图什业图汗王咨俄罗斯公文,由俄罗斯咨图什业图汗王公文,其送文之人,由恰克图一路行走。

一、乌特河等处地方,暂置为两边公中地方,均不得侵占居住。

一、设立边界头目,凡事务须秉公办理,速行完结;如怀私推诿贪黩等情,各按本国刑律治罪。

一、两地奉差大小使臣,因公事到边时,说明因何事前来,系何等人在边候信,听候迎接。俟迎接之文到时,均给予驿站廪给,照看进界。到时给与住房,支放廪饩。遇非贸易之年,不得进来贸易。如有紧急事件,差驿夫一、二人将带来执照给守边官员验明,免其呈报,即差人看待,给与廪饩、马匹。彼此文移,差人之事,最为紧要,不得稍有迟误推诿。嗣后彼此移文时,如有将差人勒背,并不即行令回,推诿迟滞,不给回文,既非和议之道,于遣使贸易有碍,暂为停止,俟事明后,方准照旧贸易。

一、嗣后凡各卡伦遇有持军器强劫者,无论伤人、未伤人,一经拿获,务将被获之人严究,其由何处出卡伦,同伙几人,审明暂行看守,由本卡伦章京一面将所供出之卡伦踪迹交查外,并将未获贼名交付查拿,一面呈报各管卡伦之札萨克台吉、俄罗斯头目等,即会同札萨克头目,即赴该处,审明出具缘由,呈报办理边务大臣,出派贤能品级较大之员,遣赴该卡伦,会同该札萨克头目等复审,仍呈报办理边务大臣。强劫属实,无分首从,系中国人,报理藩院斩决;系俄国人,报萨那特衙门斩决。将此应斩人犯,拿赴各边界处斩首示众。贼骑之马匹、鞍辔、军器给拿获贼犯之人,以示鼓励。所窃牲畜、马匹、物件给付失主外,仍一倍罚十倍。如当时未能弋获,先将踪迹咨明,将彼此坐卡伦之章京等调齐,详验失事处所及尸伤并生伤伤痕,各书手记,即着落该卡伦章京,予限一月查拿。逾限不获,各呈报辧理边务处,将应罚之马匹、牲畜、物件即于承缉不力之卡伦章京、兵丁名下,—倍罚十倍。如有未带军器行窃者,当时拿获,鞭一百示众,贼骑之马匹、鞍辔给拿获贼犯之人,以示鼓励。其所窃牲畜、马匹、物件给付失主外,初次一倍罚取五倍,二次者一倍罚取十倍,三次者即照强盗例辧理。如当时未获,查其踪迹系由某卡伦之处,或给文书,或给记号,其承缉贼犯,即着落某卡伦之章京、兵丁缉捕,予限一月。弋获时,鞭一百示众,所窃马匹、牲畜、物件之数目,照现时拿获贼犯之例,以次罚取。卡伦官兵逾限拿获,应罚马匹、牲畜、物件即于承缉不力之卡伦兵丁名下,按一倍、五倍罚取。两边之人,收得逸失马匹、牲畜,即取和交还。各该卡伦如当时未获查看逸失马匹、牲畜踪迹,或行文,或给号记,五日内寻得此马匹、牲畜,按原色给还。若逾限收留,隐藏不给,或后来将遗失马匹、牲畜内认出一、二,各卡伦章京呈报办理边务处行文领取,将原失牲畜给付外,仍一匹罚取二匹。如无文凭持械越边者,虽未行窃,杀人,一经拿获,所带器械、鞍马均给拿获贼犯之人,以示鼓励。如越边打牲被获,所得牲畜、器械、鞍马并给拿濩之人,以示鼓励。该犯鞭一百示众。如未带军器越边,被获时,卡伦章京、头目询明,若实系迷路者,各卡伦章京、头目即派人送原卡伦处交明。如在树林、山洼隐藏,形迹可疑,拿获时,马匹、鞍辔并给原拿之人,以示奖励;仍鞭五十示众。凡人犯应责者,中国人照例鞭责,俄罗斯人杖责。

一、此次议定,互相给与之文凭,使臣萨瓦用俄罗斯文字兼书拉替努文字,钤印画押,交中国大臣存贮;中国大臣用满洲文字兼写俄罗斯、拉替努文字,钤印画押,交俄罗斯使臣萨瓦存贮。将此文刷印通谕在边人等知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